凭什么领导敬酒没喝就当众搧人耳光?丑陋的劝酒文化已到非治不可的地步

领导敬酒没喝就搧人耳光,丑恶的劝酒文化非治不可

文/草青

领导请员工喝酒本来是联络感情的高兴事,却因为没喝而遭搧了员工的耳光。这不仅是件奇葩的事,而且严重侵犯了人权,已构成犯法!近日,一位本月才入职厦门国际银行北京支行的新员工小杨爆料,自己和领导、同事在一次聚餐时,因为领导敬的酒没有喝,结果被自己的部门领导怒搧耳光,而且口出秽言,还遭遇同事的冷眼和嘲讽。据小杨说,现场一幕丑陋不堪,一些新入职的同事喝得大醉吐了一地,摔酒杯砸桌子,还有人对女同事动手动脚。

这种丑陋的现象不是出在农村,而是出在北京这样的大都市,不是出在没有文化的农民身上,而是出在一帮受过高等教育的金融白领身上。于是,有人感慨,“对金融圈一切美好的想象彻底幻灭了“。被打者小杨理性地揭发中国酒桌文化的丑陋一幕,引起大多数网友的共鸣。也有人为小杨鸣不平。

此事发生后,昨天厦门国际银行北京分行官方微信发推送表示,经核实,员工杨某反映的中关村支行营业部某领导及该支行个别员工在私下非公款聚餐中,确系存在因酒后失态而对杨某做出言语及行为失当等举动,上述行为确实对其本人造成了影响和伤害,对此我们深表歉意。并对两位该领导作了处分和扣罚绩效工资的处理。

对此,整个舆情除纷纷谴责外,都对厦门国际银行北京分行的处理结果表示不满。认为有必要深入再查,有错必纠,以平民愤。对一些社会现象,也应引起各界的认真思考。

处罚太轻是大众的一致看法。此事发生后,该银行对该领导董某给予了严重警告处分,扣罚二个季度绩效工资;对支行负责人罗某给予警告处分,扣罚一个季度绩效工资。显然处理的太轻。不喝酒打人,已属犯法,应该行政拘留,直至清除金融队伍。而厦门银行有法不依,轻描淡写。不能做到杀一儆百。可见厦门银行并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和它在社会上的恶劣影响。

纪检监察部门应该介入是大家的呼声。检查一下是不是公款吃喝,以非公款聚餐的理由或许是一个幌子,好把责任推到个人身上,以逃避和减少责任。根据常理判断,很少有人舍得花自己的钱去请大家。在目前全国提倡节约的情况下,仍带头顶风铺张浪费大吃大喝,是在风头上起到恶劣影响。

 

社会风气不正,好坏不分亟待诊治。当此事出现后,社会上虽有对某领导及该行个别员工的不良行为提出批评。但对被打者小杨因为揭丑提出了以后还怎么在此混表示质疑。有的甚至指责小杨处事不行、不对。少有抵制酒桌文化的积极意愿和办法。一个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的理性举报并未考虑自己的后果,而是对变质的酒桌文化说不的行为,理应大赞特赞。如果社会上多一些这样的人,风气就会好转。如果忍气吞声不说,就会助长此类歪风邪气。本来是一件激浊扬清的正义之举,不仅没有得到更多人的支持,相反却出现了质疑之声,可见社会的堕落和人性的异化。

老板要求不会喝酒的也要把酒桌上在座的每一位酒杯倒满酒都要敬上一杯,而不会喝的喝完就要去厕所呕吐这样的桥段,几乎每个在职场的人都亲身经历过。有的甚至不得不在交际场中喝出了胃溃疡。应酬、喝酒成了玩命。

如果身在这样的公司,即使离开也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职场里第一份工作对人生的影响至关重要。好的职场环境比好的待遇更重要。没有人际关系纯粹美好的职场,但有正义的呼声和主流价值观的氛围更重要。在学会跟不同性格、不同价值观的人相处中,更需要抵制歪风邪气的侵蚀的勇气。

再看,如今银行业的收入高、待遇好,在招聘中成了人见人爱的香饽饽。据说银行到学校招聘都要先问一下酒量如何,看一看颜值高不高。为什么?还不是为了用酒色拿下大客户。

因此,银行的高收入的渠道也有酒色配对的一份功劳。贪污近18亿的赖小民在与金融业的那些大老板的交往中,哪一天不是在酒色中度过,哪一天不是用酒色敲开金钱的大门?赖小民就说,他在和金融业大佬的接触中,权钱交易即是在酒色之中搭起的桥梁。

由领导敬酒没喝就当众搧人耳光一事,更需要从根源上分析,为什么酒桌文化在中国长盛不衰,仍有相当大的市场?

酒桌文化就是糟粕

酒能助兴,酒能联络感情,拉近关系。常在酒桌觥筹交错之时,就有这样话,“不多说了,都在酒中“这就是中国的酒文化。

中国人的劝酒之风,是与人们一直津津乐道的中国的传统酒文化有关。酒文化是酒神精神的象征。是一种追求自由,忘却生死利禄荣辱的所在。追求的是醉酒获得的艺术的自由状态,同时也有一种人的炫富、盲从、吹牛、拍马和畸形与变态。既有传统也有糟粕。它在制酒饮酒活动过程中形成的特定论形态,文人学士对酒的品评鉴赏,与琴棋诗书画宴席,在交往中占有独特的地位,并演申到劝酒酗酒的酒桌文化,而成为畸形陋习的丑陋文化。

在网易今天的最新一项有关“觉得酒桌文化是传统论的糟粕吗”的调查中,认为优良传统应该弘扬的229人占17%,认为全是糟粕必须抵制的614人占46%,内心拒绝但没办法的93人,占22%,评论区说出你的故事的186人占14%。

酒桌文化中的变态劝酒最典型的可追溯到三国人物。张飞劝酒用鞭抽。他宴请军官,酒菜上齐,最常听到的套话是,“今日都要满饮“。看到主子,所有人都跟张飞一起满灌。有个叫曹豹的不会喝酒,就向他求情,将军,我实在不能喝啊,张飞大怒,违我将令,该打一百。于是张飞亲自抽了他五十鞭。如此一比,这个行长的一耳光就像是从张飞那儿学来的一样。客人不喝,主人强劝,在酒文化盛行的中国非常普遍,但像不喝就打的,张飞那时盛行,但经过了1800年的进化后又有反刍,实在是时代的悲剧。

刘表内秀,劝酒却用针扎。你喝醉了,我就用把扎醒,接着再喝。还有曹操敬酒,典韦持斧相随,就是主子向谁敬酒,典韦就用斧子向你表意:敢不喝?劈死你!而孙权劝酒则是一摔方休。如有人不喝,就往他身上泼水,直到他喝得迷迷糊糊,摔倒为止。

你看,领导为什么喜欢敬酒,当别人表示不能喝的时候,他会更来劲。而酒桌上也有一个怪现象,一定要让你喝醉,喝得东倒西歪,躺倒出丑。难道领导爱喝酒吗?显然不是,大部分人表示不爱喝酒,只是应酬,即是应酬为何要强人所难?这里有它的基因遗传性和传统继承性。

晚清鸦片战争后,劝酒、酗酒是宴会应酬的常态。劝酒是与猜拳和大声喧哗交相辉映的。

一次钦差大巨耆英曾到访香港,参加英国人的宴会后,以中式宴席回请英人,宴席上不乏有中国好酒、烈酒,款待客人,他们几次三番用大杯劝酒使对方无法逃避。有一位清朝官员酒上脸,除喝下若干香槟、干红外,趁跟人聊天之机又灌下大半瓶黑樱桃酒,紧接着又去喝另一瓶白兰地,每喝一杯,他都会敲打手链,大声道好。

很多人不解,为什么一定要强行让人喝醉,是中国宴请的普遍行为吗?心理学上有什么依据?在饭桌,很多人的说法都是醉酒伤身,明知伤身却一定要必须喝,对于劝酒与被劝的双方来说,在近似于多次重复博弈的情况下,为什么不能选择少喝和不醉的办法来?

中国政界和商界的劝酒文化绝不仅仅是人礼仪性的东西,而是有非常明确的实际功能的,最主要的有三个目的:一是服从性试探;二是诚意性试探;三是舔沟子试探。

服从性试探:作贱自己彰显他人权力

服从性试探指的是劝酒者通过观察你是否服从他的继续饮酒的指令,从而观察你能不能为了场面伤害作贱自己的身体,来判断你对其的服从程度,这是一种典型的权力和彰显方式。尤其在掌权者并不稳固的时候,往往需要周围人反复以各种确权的仪式让他确信自己的权力在握。当对方被逼喝酒的窘态一旦出现,是权力者在酒桌上的最佳享受。

劝酒者并不掌权人,但大多为马屁精,为了实现不可告人的目的,可谓出尽八宝,有些劝酒者把利益包裹成威胁,“你不喝可不够意思呵”,言下之意是喝了是朋友。有些劝酒者习惯把威胁包装成利诱,“这杯干了,这个合同就是你的了。“我就亲眼看到在酒桌上,一个来推销中秋月饼的姑娘为了图酒桌上的老板的那句,你把这瓶白的喝了,我就把你的月饼全都包圆了。那姑娘不由分说,将一斤全部干了,便立马倒下。

表示服从是服从性试探的核心意义。同样,在酒桌上,你以为他真的不知道喝下去你会难受,不知道对身体有害,不知道你第二天会头疼欲裂,劝酒者完全知道。但这种伤害和痛苦恰恰是意义所在,如果没有后果,则无法测出服从的程度,就像帮会入会需要在手上划一刀,以微量的自我伤害来展示服从的姿态。这种测试是一种宣誓效忠的仪式,在政界,是提醒上下的位置要摆正,在商界,是提示到底谁有求于谁。表面看似平等,却从来也不平等。

自己不喝,让别人干,或让随从带酒,一般是上级对下级,因为别人有求于自己,需要表忠心表谢意,就成了理所当然地让别人喝。这也是服从测试的另一种做法。酒桌上被敬酒实际上是高位者对低位者的压迫。低位者对高位者的迎合。你情我愿无可厚非,若强压逼就,就是借题发挥耍官威了。

在酒桌上,双方都干,地位对等,也都随意,可见自己人的关系铁,不用再表心意,而是心甘情愿。一般发生在同级或哥们之间。也是服从性试探的一种。

敬酒、劝酒是一种盲从度检测,希望员工喝多的领导要的不是忠诚而是盲从,是不讲规矩不讲原则的绝对服从为了[F1]领导可以不要自己的身体,对领导言听计从,愿意这么做的人被信任,然后有可能被重用,这就像清朝的时候,大臣们以称“臣”为耻,反以称“奴才”为荣是一个道理的。也有人对这种酒桌文化不屑一顾,无意委身领导的“信任”,上赶着让领导“舒服”,蔑视那种给领导当动物的人,他们愿意以多种渠道获取更好的资源。他们庆幸,市场越开放,酒风会越差。

诚意性试探:放下体面甘愿展露丑态

诚意性试探指的是劝酒者在观察被劝者是否能放下心防和体面,甘愿向劝酒者及旁观者展现丑态。要维持一种即得利益和关系就需要付出代价。这里的醉酒就是代价。但这还不能算作是完全信任,只是一个小小的抵押物而已。所谓喝到位就是指的这个,如果一席下来,你仍思路清楚,走路不晃,就会说你今天不够意思没喝到位。言下之意就是你没有交付丑态作为抵押物,你仍把你的自尊、体面看得比我的信任还重要。真到疯疯颠颠,吐完躺倒,才算收到足额的抵押。这期间的观众越多越好,洋相越大越好。比如,这次领导打了小杨一耳光,他不敢惹事,不停地给领导赔不是。可他的一群同事却不依不饶,坚持让他继续喝。当他中途撤离,同事们又追骂他到电梯。这些起哄者个个成了真正抵押交付的见证人。

而诚意性试探又源于多年来的假大空话所污染着的互信关系的严重缺损。这是荒谬酒桌文化的背后的真正的逻辑。喝软饮料长大的一代已经继承了它的衣钵,以至渗透到中国的大多数的男女的味蕾。

 

舔沟子试探:用畸形心理尽表愚忠

舔沟子试探即是溜须拍马试探。它是用畸形心理达到向上司表愚忠的目的。在下对上的敬酒中,表示“我先干为尽,您随意”。有的人觉得这个逻辑很荒谬,但中国的自残式愚忠必须荒谬,就好比指鹿为马,上级其实心里知道这不是马,下级也知道这不是马,上级知道下级知道这不是马,下级也知道上级知道自己知道这不是马,但你还得说这是马,双方心知肚明,互飚演技给外人看罢了。

酒桌文化是中国的特色,它用于自酌是饮品,用于相互交际就成毒品。酒桌文化是用一小部分群体的爱好,来裹挟大众的意愿。世界上酗酒的国家多了去,但大多是自喝自的,都不会强人所难地劝酒和敬酒,酒桌文化堪称恶臭,知道别人过敏还一个劲儿地劝酒敬酒,自己不喝叫别人猛喝。前脚喝了,后脚就吐。这种损人不利已的行为,中国独此一家。

显然,这种传统的劣根,近些年却越来越盛。它耽误了多少时间,贻害了多少条人命,葬送了多少人的前程,破坏了多少人的关系,损失了多少的人尊严。如今,到了必须马上整治的地步了。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