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中(对台)政策基调骤变 中国被骗40年

美国对华(对台)政策基调巨变

1978年12月16日,中美两国发表了《中美建交联合公报》。1979年1月1日,中美两国正式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美国宣布断绝同台湾的所谓“外交关系”,并于年内撤走驻台美军,终止美台《共同防御条约》。这就是中美外交关系正常化的三个基点,即“断交、废约、撤军”。

过去,我们一直强调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达成的共识,即美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构成了中美关系或中美建交的政治基础。

但是,现在美国不认账了!

昨天即8月31日,美国在台协会(AIT)公布两份刚解密电报,强调“六项保证”始终是美国对台及对中政策的根本要素。

看看,美方宣布其对台“六项保证”才是美国对台及对中政策的根本要素,而非中美三个联合公报。

美国昨天公布两份刚解密的白宫文件,其中一份是有关美国对台湾的六项保证。美国国务院亚太助卿史达伟(David Stilwell)逐一宣读了《对台六项保证》。这六项保证的具体内容如下:

第一、美国未同意设定终止对台军售的日期;

第二、美国未同意就对台军售议题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征询意见;

第三、美国不会在台北与北京之间担任斡旋角色;

第四、美国未同意修订《台湾关系法》;

第五、美国未改变关于台湾主权的立场;

第六、美国不会对台施压,要求台湾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谈判。

细读上述六个方面内容,看出三个问题:

一是六项保证前两条涉及的对台军售政策显然与中美八一七联合公报相违背。八一七联合公报第六条:“美国政府声明,它不寻求执行一项长期向台湾出售武器的政策,它向台湾出售的武器在性能和数量上将不超过中美建交后近几年供应的水平,它准备逐步减少它对台湾的武器出售,并经过一段时间导致最后的解决。”

根据博尔顿去年解密的1982年8月17日电报里根发给舒尔兹与时任国防部长温伯格的一份备忘录,阐述美国逐步减少对台军售的前提条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平解决两岸分歧的持续承诺。如果中华人民共和国采取更为敌对的态度,美国将增加对台军售。

这就是说,美国一直要施压中国只能用和平方式解决两岸问题而军售不过是筹码。

二是第三条、第四条、第六条表明美国不会促使两岸关系改善,说到底不会促成两岸统一。美国对台关系不是依据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而是美国国内法:《台湾关系法》。

美国只希望两岸维持长久分治的所谓现状,马英九的不统、不武、不独也许是最为全面、准确地概括。

三是第五条:美国未改变关于台湾主权的立场。美国没有作具体解释,但因该六项保证是里根政府对时任蒋经国当局的承诺,外界感觉其中隐含着没有否认中华民国主权的意思,也可以解读为“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随便美方怎么变化着话语解释。

这也与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大相径庭。

中美建交联合公报开宗明义:美利坚合众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在此范围内,美国人民将同台湾人民保持文化、商务和其他非官方关系。

八一七联合公报第一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美利坚合众国政府发表的一九七九年一月一日建立外交关系的中,美利坚合众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并承认中国的立场,即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在此范围内,双方同意,美国人民将同台湾人民继续保持文化、商务和其他非官方关系。在此基础上,中美两国关系实现了正常化。

但是,美国的六项保证却留有“后门”,为现在的对华(对台)政策巨变埋下伏笔。

“六项保证”机密38年欺骗中国

所谓“六项保证”,指1982年7月14日里根政府对台湾做出的六项承诺。此前,里根政府于1982年上半年就军售台湾问题与中国大陆谈判,并于当年8月17日签署中美公报。现在看来,里根政府在签署八一七公报时就暗度陈仓,私下里对台作出上述六项承诺,并由美国时任在台协会主席李洁明向蒋经国传达。

据美方透露,这“六项保证”是在1982年8月17日由时任美国国务卿舒尔兹发送给时任美国在台协会处长李洁明的电报内容中揭示的;另一份文件则是1982年7月10日由时任美国国务院次卿伊格尔伯格发给李洁明,这份电报对美国与中国在1982年签属《八一七公报》做出解释,关键在美国的对台军售。

在已故美国驻中国大使李洁明(James Lilley)回忆录中,已故前总统里根口述起草的美国对台《六项保证》文件,一直存放在白宫国安会的保险箱里。

上述两个文件由白宫国安顾问奥布莱恩在7月16日签署解密;在此之前,奥布莱恩的前一任、也就是白宫前国安顾问博尔顿在2019年8月30日离任前也解密了一份有关解释美中《八一七公报》的相关文件。

博尔顿去年解密的电报是1982年8月17日、也就是《八一七公报》签署的当天,里根发给舒尔兹与时任国防部长温伯格的一份备忘录。这份电报阐述美国逐步减少对台军售的前提条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平解决两岸分歧的持续承诺。如果中华人民共和国采取更为敌对的态度,美国将增加对台军售。

就是说,这“六项保证”在长达38年之久作为机密并未公布,其内容只有美台双方心知肚明,而中国一直被蒙在鼓里,直到现在文件解密方才惊醒。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日前在记者会上表示:一个中国原则是中美建立和发展外交关系的政治基础和根本前提。美方应该遵守的是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规定,而不是什么“与台湾关系法”或者“六项保证”。她强调:“任何人都不能低估中方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坚定决心和意志。”

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也表示,美方所谓的“六项保证”严重违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和美方对一个中国原则的承诺,是非法、无效的。我们对此坚决反对。民进党当局挟洋自重、倚美谋“独”无异饮鸩止渴,必将自食恶果。

美国高调宣示“六项保证”用意何在

38年后的今天,一直秘而不宣的“六项保证”突然蹦跶出来,不但见了天日,更由美国国务院亚太地区最高外交官、助卿国务卿史达伟在美国智库一场探讨美台关系的活动上,主动地一字一句照事先准备好的演讲稿,慎重做出口头宣示。史达伟高调说:“我要很高兴地宣布,特朗普政府刚解密了两份美国政府的官方电报,是关于美国对台《六项保证》的细节”。史达伟还特别指出,美国对华与对台的很多政策都很重要,但多年以来,外界对《六项保证》有困惑,因此,美国要清楚地做出政策宣示。

美国从公开官方文件到国务院高官在公开场合宣示,此事很不简单!

美国此时高调宣示“六项保证”用意何在?这是要推翻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宣示的“一个中国”原则吗?亦或是美在台协会所强调的:“六项保证”而非三个联合公报才是美国对台及对中政策的基本政策?

在美中关系里,美国很长时间里一再强调的是美国的一中政策是基于美中三个联合公报,后来增加了《台湾关系法》,但没有提到六项保证。直到2016年,六项保证才浮出水面,被作为美国对台政策的基石。

2016年4月20日,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以口头表决方式通过《第88号共同决议案》,重申“台湾关系法”与“六项保证” 是“美台关系”基石。这是美国国会首次将对台“六项保证”列入法案。

从时间窗口看,美国国会反华势力在当年“5·20”政权交替前夕的关键节点,重申“对台六项保证”,其用意颇为毒辣。有专家直言:这是是为“台独”势力壮胆。

提出这项共同决议案的共和党议员夏波表示,台湾是美国真正的“盟邦”,中国大陆至今有1600枚飞弹对着台湾,即使台湾人民享有完全的民主自由和自治,但中国大陆的最终目标仍是不排除以武力统一台湾,六项保证是雷根与中国签署第三公报时给予台湾的保证,与“台湾关系法”并列为“美台关系”的基石。只要台湾和美国强大,台海发生军事冲突的危机就小。

在特朗普政府将中国列为最主要对手,且随着中美关系的恶化,六项保证出现的频率也逐渐增高,但往往欲盖琵琶半遮面,只是在国会质询时才被动表达出来。现在却毫不顾忌地主动宣示“六项保证”是对中(对台)关系的基石。它要向北京、(中国)台北释放什么样的信号?这不是公然挑战“一个中国”红线是什么?

按照美国国防部亚太事务前助理部长、华盛顿智库2049计划(Project 2049)主席薛瑞福对媒体的解读,这(六项保证)就是美国对台湾的“再保证”,将已众所周知的内容留下明确的公开纪录,也让日后的美国政府有所依据,可以承担相应责任。他更直白地表示:

“将这些文件变成公开纪录,是为了再次向台湾提供保证,也是一锤定音,让日后的美国政府有所依据,可以承担相应的责任。”

薛瑞福说:“特朗普政府的政策,有助于修改美国对台某种战略清晰与战术模糊的框架。美国的战略清晰就是,台湾以现有、或是更好的形式持续存在,是美国的战略利益;但是,美国的战术模糊依然存在,也就是在台海两岸某些特定可能情况下,美国会如何回应。”

华盛顿智库战略暨国际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葛来仪则解读说:“很显然,美国对自己(原本)的‘战略模糊’正进行一些讨论,但截至目前,我没看到美国政策有朝向更清晰的方向调整的任何迹象。“

一些亲台的反华人士更借此解读“六项保证”第五条“未改变关于台湾主权的立场”,声称在美国的政策中,美国一向是“认知”中方的(一中)立场与表态,未予以“承认”。

不论怎样,尽管史达伟表示“六项保证”“只是做出(相关政策)调整,但不是政策变化”,尽管美国前在台协会主席包道格表示此刻公布”六项保证”“很大程度只是在作秀”,但联系到美国会《第88号共同决议案》、特朗普质疑“一个中国”原则和与台湾发展高级别官方关系,联系到民主党新的党纲删掉“一中政策”,中国不能不警惕:美国正在试图颠覆三个联合公报确认的“一个中国”的政策基石。其中高调宣示“六项保证”只是美国对中(对台)政策转变的一个缩影。

.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