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县拖欠教师5亿工资:当民意能直达中南海,地方官员却仍在打压维稳

刚正不阿说舆情 专业理性释疑惑

 

对教师极不“大方”的大方县,却“大方”地为微时代地方政府舆情处置提供了一个堪称经典的案例。

 

 

9月4日,中国政府网发布了《关于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拖欠教师工资补贴挤占挪用教育经费等问题的督查情况通报》(以下简称《通报》)。

 

全文3363字的《通报》,披露了一个令公众和舆论震惊的事实:大方县5年间拖欠教师工资高达近5亿元。

 

如果说《通报》带给大方县的教师们教师节的“惊喜”,那么,对于全国的教师和公众,则是令人咂舌的“惊愕”:诚如人民日报的诘问——在绩效工资上动手脚,在生活补贴上出歪招,岂可把教师当“唐僧肉”?

 

 

一个县长达5年的问题,直到国务院的直接介入才为世人所知,才被迫开始解决,实属罕见。

 

5年间,全县全县各级各类学校教职工13008人在遭遇如此不公的待遇后,难道就没有向有关部门反映、通过媒体包括自媒体投诉甚至上访过吗?

据南方周末报道,这几年确有不少教职工通过多种渠道和方式为保护自身合法权益做过不懈的努力。

 

换一种表述,教师们的这些举动对当地政府而言,就是重大舆情。

 

面对舆情,这些地方官员都在干什么呢?

 

据《新华每日电讯》,曾有老师因向政府反映相关问题被处分,还有不少老师遭到解聘威胁,县城老师被威胁调到边远村小,不准参加职称晋级和评优。

 

更为恶劣的是,就在被国办督查室点名后,当地仍有教师因在朋友圈转发国办督查室《通报》而被相关部门电话警告。

 

据《南方周末》报道,此事曝光之后,教师被要求不能转发相关信息。随后,陆陆续续有一些老师退群。“若不退,年终考核与职称评定将会受到影响。”

由此可知,他们并不是不知情,也不是没有“作为”,他们的“作为”,就是如此不遗余力地拼命压制民声、捂紧盖子,从而违规违纪甚至涉嫌违法地一手“打造”了“拖欠5亿”的烂摊子,伤透了教师的心,侵犯了广大师生的合法权益,严重损毁了政府的公信力。

《新华每日电讯》指出,大方的问题不是一天产生的,正是当地一些职能部门习惯性捂盖子,“不解决问题,先解决提问题的人”,一次次打压“提问题”的人,一次次对潜在问题视而不见,才让拖欠教师工资问题越来越严重。

进入“一网双微”的微时代,媒介生态已然更加复杂多元,信息传播包括公民发声的平台、渠道、方式等都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也为公权力部门以及官员们的工作带来了新的严峻挑战。

在任何一个公民都可以在千万里之外,直接向中南海表达诉求、反映问题的当下,而许多地方官员无论是思想意识还是行为模式,都完全没有正视这样的现实和跟上形势的变化,依然故步自封,停留在“封堵删”的思维层面,笨拙粗暴地处置舆情。由此形成了“自造舆情——封堵打压——次生舆情——封堵打压……”的恶性循环。

新时代新传播新挑战

舆情处置到底该怎么办

要解决引发舆情的那个问题

 

而不是解决(打压)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