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与中国彻底划清界限的在美华人还是先想办法整容成白人吧!

文/老C

 

1、

 

9月9日,纽约时报登了一篇文章,描写了当今在美华人的纠结和无措。其中的"切割派“ 想与中国彻底划清界限,斩断自己与曾经的母国之间的血脉关系,却又无法洗白自己那黄种人的面孔。

 

作者是在美国的记者,她的文章我之前就看过,虽然倾向上肯定比较亲美,但还算是比较中立不过份的写作者。在国内也开设了公众号(名字叫对着镜子说中文)和博客,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文章中,已经进入美国精英阶层的,美国华裔国会众议员刘云平,强调他代表美国,而不代表中国,强调美国华人与中国政府没有关联。而另一名留学生却觉得自己无法与文化传承分离。

 

在中美关系如自由落体急转直下的今天,越来越多的美国华人选择远离中国,划清界线,华人中的切割派的声音愈发响亮。为了避免被美国政府调查,华人的专家学者切断了和中国研究人员的合作关系。

 

更可笑的是,在这篇文章中写道:在2020年美国人口普查中,华人团队和个人呼吁,要求华人在填写普查表时,在“族裔”一栏不要选表上列出的“华人”,而要选择“Other Asian”(其他亚裔),或者在旁边手写“香港人”、 “台湾人”,甚至早已尘封在历史中的“满洲人”。很多人都提到了同一个原因:新排华即将开始,不选“华人”是为了免受牵连。

 

纽约时报还特意在”满洲人“这几个字上加了一个超链接。

点开后是一个”满洲帝国流亡政府/皇帝陛下流亡政府的“的社交媒体账号,头像是应该是溥仪。还自封了国务总理大臣、参议府议长等等。账户置顶推文是《關於復國大業中帝室及帝位繼承之件》。

 

一个美国顶级精英媒体文章中的超链接,指向这么一个明显精神不正常,完全脱离现实的,自称皇帝的账号,不禁让我再次哀叹美国精英媒体的堕落。

 

另一个Other Asian的超链接指向的是另一个社交媒体账号。账号里是各种恶臭的种族主义言论,呼吁在裔族栏选Other Asian,以区别”恶臭的、喷臭的“中国人身份。他们认为填写一个Other Asian,就能洗白他们的中国人身份。

 

在美国最经常使用微信的是在美华人。但在特朗普威胁要封禁微信时,在美国的很多华人,坚决支持封禁微信。他们认为,微信是他们无法彻底斩断与中国的关系,封了最好

 

纽时文中说:”在美国华人热衷的一些网站上,有人说“最该封的就是微信”,有人表示,“在美国的华人和中国政府没有了联系,只会过得更好。” 一名美国华人商人晋滇宏说,“如果华人这时候因为微信禁令而签名反对或者上街游行,就表明你跟中国政府站在一起,这对在美国的华人有百害无一利。”

 

晋滇宏曾经是美国晋商总会执行会长。在国内的新闻稿中,也能找到他的名字。

 

 

 

晋先生还说:“你看古巴移民为什么在美国不受歧视?就是因为人家一到美国就跟古巴一刀两断,全都旗帜鲜明地反古巴政府。华人在美国教育程度、平均收入都很高,并没有受到系统性歧视,但很多中国人没有融入美国,还是把根放在中国,思想跟美国人格格不入。如果华人争点气,都站在一起反中国政府,我们在美国的日子就会更好,获得更多机会,取得更大成功。

不知道晋先生来华赚钱时,是不是也说了类似的话呢?

 

古巴移民在美国确实比华人混得好。古巴移民本身大多都是政治移民,直到2017年前只要在美国一落地就可以一年以后申请绿卡,再可以申请美国公民,而中国移民很多是留学生和经济移民,他们走常规渠道成为美国公民的过程最少也要10年以上。有些在美的华人,羡慕古巴移民,也是很正常的。

 

然而,在美国,对少数族裔的认定是“人以貌相”的。这些切割派,还是研究研究怎么漂白自己的皮肤,做做整容,让自己长得像个白人吧。

 

 

2、

 

在一张Instagram的截图中,名为antiasiansclubnyc(纽约反亚裔俱乐部)的用户宣称:“明天,我和我的人将会他妈的带上枪,对我们在唐人街看到的每一个人开枪。这是我们能在纽约消灭新冠感染的唯一方法。”

 

朱媛媛(音)走在去健身房的路上,想着这恐怕是最近最后一次去锻炼了。这时,一个男人冲她吼起来。骂声里针对中国。然后一辆公交车驶过,她回忆说,这个男人冲着公交车喊道,“轧死他们。” “那个人看起来一点也不奇怪或愤怒,你知道吧?”她描述那个施暴者,“他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人。”

 

在德克萨斯州,华人家庭受到威胁信件,如果他们不滚回中国,就会在超市、健身房、在一切能看到华人的地方,开枪射杀他们。

 

现在,在特朗普政府的甩锅和煽动下,华人在美国确实受到了更多的歧视和威胁。

 

一些人站出来反对种族歧视,反对特朗普。

 

但另一些人,切割派,把这种威胁归咎于自己的中国血统。并因此更加仇恨自己曾经的母国和母国人。

 

切割派的心态不足为奇。今天2月,我写过一篇文章。里面就描写了一部分海外移民的所思所想。

 

股票卖掉了之后大涨,自然而然就有希望股票崩盘的心态。

 

在美国,持最极端最反华言论的人,反而是一批华人。同样在2月份,我写了一篇文章,引用了一些美国社交媒体上,华人的种族灭绝和种族屠杀的言论。

 

 

 

有一小部分在美华人,为了表达自己对美国的忠诚,发表的言论是最种族主义的白人都说不出来的。他们有主张核平中国的,有主张再来一次八国联军的,有主张种族灭绝所有中国人的。

 

 

3、

 

在美国的中文舆论场上,华人川粉的声音非常大。

 

特别是所谓的去国异见人士这个群体,川粉的比例尤其大,而且非常极端。

 

那些人中,不少曾经在国内社交媒体上都是大V。当年都是号称追求自由、民主、普世价值的,怎么到了美国,都变成了川粉。特朗普,说什么也不能代表西方自由民主平等的普世价值吧?

 

这些华人川粉对拜登,和美国民主党的攻击言论,可能已经快赶上对中国的攻击了。说拜登是罪犯叛国贼,中国的白手套。华人川粉和华人左派在美国社交媒体上的对骂和互相攻击谩骂,也算个让人大开眼界的西洋镜了。

 

为什么会形成这样一个华人川粉,或者说华人保守派的群体?原因很多。

 

首先,这批所谓的政治移民,其中很多其实并非自由民主的爱好者。相反,他们是政治的爱好者,是权力的爱好者。但又没有办法获取权力,就只能口High,做键盘政治家。特朗普从一个圈外的键盘政治家当上了美国总统,让这些人热血沸腾了起来。忍不住也幻想一把,大丈夫当如此。

 

第二,这批川粉,并没有人人平等的真正的左派思想。相反,他们自认为众人皆醉我独醒,自认为是高人一等的。这种,自己与群氓不一样,是启蒙群氓的启蒙者的自我认知,在中国境内的公知中,也并不少见。他们心中,有一个很明确的排序:白皮肤的西方人是第一等的,把自己当成第二等,是高等华人。认为自己应该是介入西方主子和中国人之间的第二等。他们并不认为人人平等,而是有很深的高等民族情结。所以,他们对黑人和拉丁裔嗤之以鼻。

 

第三,他们坚决反对中国,反对社会主义,认同完全优胜劣汰的资本主义,甚至认同社会达尔文主义,认为不存在剥削,贫穷者活该。他们认为美国左派讲求的“平等”理念越来越接近社会主义,接近中国改革开放前干好干坏都一样的“大锅饭”。他们认为美国完美的资本主义被左派的社会主义理念所污染。他们自认为是精英是强者,对弱者并没有什么同情心。

 

他们认为,特朗普叫嚣的”中国病毒“不是种族主义,对劣势民族的照顾才是真正的种族主义,种族歧视。他们认为,对“中国病毒”,美国华人无需吹毛求疵,更不要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扯,引导主流社会和媒体在“美国华人”与”中国”之间划上等号,这样对在美华人有百害无一利。

 

第四,他们没有什么全球视野,也没有什么全人类共同进步的思想。相反,他们有“皈依者狂热”,远比一般的美国人更加反华。他们觉得,特朗普会比拜登更加反华,所以支持特朗普。

 

坦率的说,华人川粉的出现,对于中国人是个好事。这些人在中国当年说的比唱的都好听,而去了美国,反而把真心话都暴露出来。让我们了解到他们真正的内心。

 

 

4、

 

我在之前的文章中写过,未来20年,是“站队”的时代。

 

曾经在中美两国之间左右逢源的华人企业和精英,在美国政府的逼迫下,最终要选择把后半生的赌注,下在哪一边。做“骑墙派”会越来越困难。从这一点,“切割派”的想法也没有错。既然下了赌注在美国这一边,就做忠诚的美国人,彻底和中国切割,也许最符合自己的利益。

 

即使选择了美国,也要选择做川粉还是华左。美国,左右两派的裂痕越来越深,左派越来越左,右派越来越右。美国人自己也需要站队。这次11月的大选,不管谁当选,两派之间的裂痕应该只会扩大,不会缩小。

 

世界各国,在未来也许,或多或少也需要站队。毕竟,美国看待其他国家一贯态度是,要么是小弟,要么是敌人。要不跟随美国做小弟,要不就是美国打压的敌人。

 

按照自己的判断,做出自己的选择吧。至于选择正确与否,那只有让未来的人们去评说了。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