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毛洪涛已离世:刚烈的死谏,现实的问题、官场逆淘汰何时是终局?

文:陈勇评论

毛洪涛的离世是他个人的悲剧,也是群体性悲剧。如果不从生态环境的根源上来进行系统性的治理,毛洪涛的悲剧还将持续上演。

相关媒体报道,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毛洪涛的遗体在位于其位于成都温江住家附近的江安河畔被发现。10月15日早晨6时许,即将年满50岁的毛洪涛在自己为微信朋友圈发出疑似遗书之后失联。1970年11月出生的毛洪涛为河南焦作武陟人,1989年考入位于四川成都的西南财经大学,就读会计学专业。熟悉他的人说,在学生时代,他曾担任校学生会主席。1996年,硕士毕业后,毛洪涛留校任教,并曾到美国伊利诺亚大学做访问学者。2001年开始,毛洪涛担任西南财经大学发展规划处副处长、教务处处长、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等职。2014年,调任四川旅游学院任副院长;2016年,出任四川省眉山市副市长,后任眉山市委常委、宣传部长。2019年2月,毛洪涛调至成都大学,出任党委书记。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毛洪涛2020年10月15日清晨,毛洪涛在自己微信朋友圈发出“绝笔信”。矛头直指成都大学校长王清远排挤三任党委书记。

毛洪涛采取如此激烈的死谏方式,形成巨大的社会影响,实在令人哀叹唏嘘:人生正值年富力强的黄金阶段,事业有成,身居厅官高位,为何要走上绝路?毛洪涛不是初出茅庐的职场新人,而是在官场历练多年。为何在成都大学党委书记任上不过一年多时间,竟然会有如此严重的挫败感?成都大学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他和校长王远清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毛洪涛已经离世,遗书中反映的问题也有待查证。但是并不妨碍公众进行合理推断。毛洪涛在遗书中反映:“王清远披着学者的外衣,满心名利追逐,在成都大学建立起的利益集团和独立王国,强力防御着从严治党和党委领导下校长负责制的政策要求,连续挤压三任党委书记,而我是被害最深当然也是斗争最强烈的。”成都大学校长王清远那么,这样的问题,毛洪涛是否向上级进行过正常的反映?遗书中并未提及,但笔者想应该是反映过的。毛洪涛提到了“斗争”两个字。显然,毛洪涛在和校长王清元的斗争中处于劣势。上级并没有对他反映的问题采取过任何措施,或者说早已经被校长王清远摆平成为了关联利益。因此,毛洪涛才感叹到:“确实没有想到的是制度机制建设,治理体系健全如此艰难,甚至无助到付出生命代价”。实际上,大学中的问题和腐败现象并不少。中纪委近期就集中查办了一批涉大学负责人案件。

毛洪涛应该是想到过调离成都大学,摆脱困境,但是没有得到上级的批准或者没有合适的岗位安排。“精神上崩溃、身体已失调、每天面对越来越理不清的乱麻”。那种无助、无奈、非在局中不能体会其中抑郁。

毛洪涛在遗书中称:“虽然独善其身、两袖清风,但身陷污泥浊水,拼尽力气难以改造环境,日渐一日觉得无力无助”。劣币驱逐良币,官场逆淘汰其实是一个古老的话题,但至今仍屡屡新鲜呈现。就像大明朝的海瑞一样,坚持原则,秉公执法、依法行政、两袖清风、作风正派的官员往往不受欢迎。他们被认为是书生意气、迂腐不堪,破坏“规矩”,成为嘲笑和打击的对象。而那些蝇营狗苟、曲意逢迎、尸位素餐、贪腐堕落的官员却混得风生水起,左右逢源。那些在官场上默默无闻、呕心沥血的小人物们常常被忽略,而那些拍马溜须,阿谀奉承、指鹿为马的卑劣小人却往往快速升迁。这样的官场逆淘汰文化,不知造就了多少毛洪涛式的心灰意冷和无助绝望。毛洪涛的离世是他个人的悲剧,也是群体性悲剧。如果不从生态环境的根源上来进行系统性的治理,毛洪涛的悲剧还将持续上演。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