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正法操刀路,中国政法系统整顿下高官纷纷落马

01

10月24日,江苏省政法委书记王立科主动投案。

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监委的调查审查。

王书记时年55岁,长期在政法系统内工作。

1982年10月到2013年3月,深耕辽宁政法系统30多年。

2013年后,王调任江苏,升任为省委政法委书记。

直到如今,从政法委书记的位置上落马。

他是今年江苏的首虎,也是首个主动投案的省级政法委书记。

02

王书记的自首虽然让人感到很意外,但是也在情理之中。

首先是政法系统整顿的大背景。

 

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进入尾声,“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接力开启。

在两项行动叠加共振的情况下,很多以前能躲过去的问题政法官员,现在躲不过去了。

在这样严厉的环境中,很多问题政法官员接连落马,这是必然。

而在明知道自己躲不过去的情况下,问题政法官员会做出自己认为最有利的选择。

这个科戴表在《有人自杀,有人自首》一文中已经分析过。

在衡量利弊得失之后,有人选择自杀,有人选择自首。

其次,就是在王书记投案前,他有下属已经被查。

7月31日,江苏省公安厅刑事刑事警察总队原总队长、刑事侦查局原局长罗文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

罗文进是王书记在江苏省公安厅长期间的下属。在此期间,罗文进从正处级升为副厅级。

9月23日,辽宁省政协原常委、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副主任白月先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白月先是王书记在辽宁政法系统任职期间的下属。

因此,无论是大环境,还是下属已落马的小环境,对王书记都是十分不利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王书记是很难躲得过去的。

所以,他选择主动投案自首,也是情理之中。

03

在之前的文章中,科戴表提了很多次政法系统的整顿。

借此,来大概梳理一下这些年以来政法系统的操刀。

首先,政法系统老大的“降格”。

斯巴大以前,政法系统一把手是由七人组中成员担任的。

斯巴大以后,政法系统一把手不再由七人组成员担任,而是由25人组成员担任。

其次,就是将政法系统一把手辖下的吴静部队划归君队。

这大大的降低了政法系统一把手的实权。

然后,是政法系统内的反腐,一大批中央与地方有政法背景的官员落马

比如,18大以后,已有李东生、杨焕宁、孟宏伟、孙力军四位公安部副部长落马,以及上海龚道安、重庆邓恢林两位公安局长落马。

已有江苏王立科、辽宁苏宏章、河北张越、河南吴天君等四位省政法委书记落马……

这些,都是对过去积弊已久的政法系统的打碎、清理。

 

而在打碎之后,就是要对政法系统进行重建。

04

打碎之后,想要再次捡起来用,必然需要重新建设。

2018年1月,我们开启了为期3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

行动要求“扫黑除恶”与“基层反腐败”结合起来。

旨在打击黑社会的保护伞,打击政法系统的腐败,从基层开始重建政法队伍

今年,“打黑除恶专项斗争”进入收官之年,但是政法系统的重建远未结束。

于是,今年7月,我们开启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工作。

这次整顿,是将刀子向内,是政法系统的一场刮骨疗毒式的自我革命。

现在这项行动只是处在一个试点的阶段。之后,会在全国全面铺开。

2021年起,将自下而上一级一级逐级在全国政法系统铺开;到2022年一季度前,完成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任务。

如今,试点工作才开展3个月,已经有大批的政法官员落马了。

也就是说,在未来,还会有大批的政法官员落马。

05

从2013年到2022年,这一次的政法系统整顿,花费了整整10年。

可以说,之前的降格、削权、反腐,是从上而下的来进行打碎。

后面的打黑除恶基层反腐、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是从下而上的进行重建。

重建,需要把自己认为可靠的人换进去,替代不可靠的人。

这个替代,可以是职位的替代,也可以是权力的转移替代。

比如,如今的政法系统一把手基本被架空,政法系统的事情都是秘书长在搞。

这次重建完成之后,希望达成目标是:打造一支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的公检法队伍

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

社会个别官员的黑,让黑社会有了生存的土壤。

只有绝对忠诚于党和人民,绝对纯洁,绝对可靠的公检法队伍,才是对老百姓最好的。

反腐,永远在路上……

文:科戴表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