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美国总统选举是世界上最大的洗钱平台

WeChatQzoneFacebookTwitterEmailTelegramWhatsAppShare

在美国,没有比参加大选更好的生意了,因为只需要一张嘴,无本买卖赚得是盆满钵满!

根据美联社、CNN等美媒的综合报道,美国最高法院于3月4日就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被控“企图推翻2020年选举结果”的案件做出了判决。美国最高法院最终判决特朗普胜诉。

虽然总统选举资格司法问题是解决了,但是特朗普还面临着其他诸多司法问题烦恼。纽约地方法院2月23日院正式下达了对其民事欺诈案的判决书:仅他个人就需要支付454,156,783.05美元,此外,他每天还需支付超过10万美元的判决后利息。这还不包括最近在E·吉恩·卡罗尔(E. Jean Carroll)诽谤案中对他做出的 8,330 万美元的判决。

据彭博社亿万富豪榜估计,特朗普2021年的净资产约为23亿美元,如果上述判决获得执行,他的资金要被减去将近五分之一。特朗普确实很富有,但很难一下子拿出这么多现金,可能不得不出售很大一部分投资。

 1    “逆天改命”,把法院变成筹款场所

2024年大选进程紧锣密鼓,针对特朗普的司法斗争也进入白热化,反对者企图用一连串官司把特朗普阻击在竞选途中。

当前,特朗普一共面临两个州法院和两个不同联邦区的91项刑事指控,其中任何一项罪名成立,都可能使其入狱。他在纽约还有一起民事诉讼,即上述2月23日宣判的民事欺诈案件。

特朗普老调重弹,当庭不承认犯有任何不法行为,并且发誓要上诉,宣称此案是出于政治动机的“猎巫”,否认自己有任何不法行为,这一长串重罪指控和诉讼是政治攻击,意在破坏他2024年的竞选。

特朗普的招牌发言:Fake News

他竭力“逆天改命”,把严肃的法庭变成一个竞选舞台。在佐治亚州,他分享自己因被指控“非法策划推翻该州2020年大选”而自首的经历,其竞选团队在当天售出约4.7万件T恤衫、咖啡杯和海报,他们共筹集到940万美元。

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的数据显示出特朗普的一种模式:他陷入法律纠纷,然后作出有力回应,于是其支持者的捐款激增。

虽然司法斗争很难动摇特朗普的基本盘,但有可能让特朗普的竞选资金大失血。

根据最新数据,特朗普目前拥有的竞选资金为6500万美元。拜登与之相比大幅领先,其竞选团队和附属委员会在2023年底拥有1.18亿美元现金。拜登在2023年只在竞选中花费了6700万美元,特朗普花了多少呢?答案是2.1亿美元,超过拜登三倍多。

为什么会多花这么多,一个重要原因是把钱用来打官司了。

特朗普在法庭应诉

特朗普在2020年总统选举失败后不久就成立了“拯救美国”(Save America)政治行动委员会组织,把它当作主要筹款工具,鼓动支持者为其捐款,却把大部分收到的捐款都用于和特朗普相关的法律诉讼。在2023年下半年中,特朗普的竞选机构支付的法律费高达到3400万美元,而全年总费用则高达6000万美元,这些钱都是从特朗普的支持者那里筹集来的

反对者认为,特朗普把筹集到的钱用于打官司,属于个人挪用竞选资金。但是特朗普根本不在乎这种批评,因为这个问题很模糊,也暴露出美国大选更加让人咋舌的一面。

 2    从美国建国起,越来越被金钱裹挟的选举

美国大选和金钱的关系人尽皆知,没有钱想竞选成功犹如天方夜谭,角逐总统职位更不用提了。

在美国建国早期,政治人物参加竞选通常“自带干粮”,但是自己的钱是有限的,很多人想实现梦想就得靠朋友圈的有钱人来资助,向公众筹集竞选资金起初是没有的,毕竟那时的交通、通讯和资金流动都不发达,因此也没有相关的管理规定和披露要求。

 

但是,有钱人对选举的介入越来越深,腐败越来越严重。金钱和选举的关系剪不断,理还乱。

在1974年的巴克利诉法雷奥案中,最高法院认为政治运动中的资金开支也是受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的一种言论形式,取消了联邦政府对候选人和独立团体竞选支出的限制,认为限制竞选开支违反了言论自由。这一裁决为政治组织在选举中大撒金钱打开了方便之门,选举更加成为有钱人的游戏。而且这一趋势没有扭转的迹象,反而越走越远。

到了2010年,美国最高法院在“联合公民诉联邦选举委员会案”中裁定,公司和工会等团体可以通过“独立花销”来影响选举,无限制地花钱做“独立”政治广告。

每年花费巨额资金制作竞选海报

政治行动委员会(PAC)出现于20世纪70年代,主要目的就是搞钱。以前个人捐赠者每年向PAC捐赠的资金不得超过5000美元,美国最高法院在2010年开启了筹款绿灯之后,个人、公司和工会等机构都可以无限制地向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投入资金,“间接”支持政治运动,这些资金由于不是直接捐给候选人,不受以前的很多选举资金管理制度监管,成为“黑钱”

美国政界人士使用通过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筹集到的资金有很大的自由度。虽然美国法律禁止候选人将竞选资金用于个人开支,但负责执行竞选财务法的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并未明确说明该禁令是否适用于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

如今,特朗普正使用他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拯救美国”提供的巨额资金应付各种官司。特朗普发言人说,法律费用是“根据法律和律师的建议”支付的。但怎么能把个人的司法官司费用转换为竞选必须花费,两者既没有直接联系也没有获得大部分捐款对象的同意,美国竞选资金的管理混乱可见一斑!哪有什么公开透明的竞选,有的只是官商沆瀣一气的合理贪污!

 3    都是老熟人,有钱大家一起花

肥水不流外人田,谁能拿到这些丰厚的法律费用也很有意思,仔细研究名单,可以发现很多都是特朗普的老熟人。

其中最大的受益者是Red Curve Solutions,这是家由特朗普期竞选财务主管布拉德利·T·克拉特 (Bradley T. Crate) 领导的公司。克拉特的公司在2023年获得了700 万美元。这不是左口袋进右口袋出嘛?甚至还洗白了竞选资金,落到谁的口袋里还不好说呢。

 

特朗普的政治网络又向与佛罗里达州前副检察长克里斯·基斯(Chris Kise)相关的公司提供了890万美元,仅处理一起涉及在其海湖庄园保留白宫文件的联邦案件,但此后又为特朗普代理其他案件。花公众的钱,走自己的关系,合算!

“拯救美国”还向特朗普律师克利福德·罗伯特的律师事务所Robert & Robert PLLC支付了520万美元,该律师事务所在《纽约时报》发起的民事欺诈诉讼中代表特朗普的儿子唐纳德·特朗普和埃里克·特朗普。离了大谱,儿子惹的祸也需要老子花民众捐的竞选资金帮忙擦屁股?

特朗普的法律网络已向哈密特·迪隆(Harmeet Dhillon)旗下律师事务所 Dhillon Law Group 额外支付了近500万美元。其中大部分支出(约450万美元)发生在2023年。迪隆已经成为散布“2020年选举被窃取”这一阴谋论的主要声音。

2020年大选寄票制饱受争议

巨额的法律费用通过公众筹集的竞选资金支付,支付过程不公开,支付价格不透明。怪不得,巨富的特朗普也忍不住再次参选!在美国,没有比参加大选更好的生意了,因为只需要一张嘴,无本买卖赚得是盆满钵满!

 4    能用竞选资金打官司吗?去问选举委员会吧

竞选资金的使用问题越来越复杂了,是否可以个人使用也成了一只“薛定谔猫”,因为对于什么是个人使用都得复杂无比。

美国历年来都不乏个人使用竞选资金的丑闻。虽然选举规则对竞选资金个人使用有规定,但实施起来困难很多,而且有人总能想到方法进行滥用。

2008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约翰·爱德华(John Edwards)受到指控,将竞选资金用于其情妇和她的孩子,夫妻恩爱的假象被戳穿。有意思的是,经过讨价还价,爱德华最终承认的是接受非法选举捐献的罪名。果然是自由开放的美国,罪名都能商讨!

约翰·爱德华

2008年,艾尔·沙普顿(Al Sharpton)在民主党初选中受到将竞选资金用于个人开支的指控,包括购买高档服装和旅行,他没有受到任何指控。

2011-2012年共主党初选期间,赫尔曼·凯恩(Herman Cain)受到将竞选资金用于个人开支的指控,包括用于私人飞机、计算机设备和旅行支出等,凯恩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也没有受到指控。

既然就事论事,那就更玄妙了。“拯救美国”的钱都是从特朗普的支持者中筹集来的,目的是用于竞选,能不能转用于特朗普面临的一大堆官司,当然需要进行具体研究。

民众参与“拯救美国”集会活动

华盛顿竞选财务监督组织公民责任与道德组织的研究主任罗伯特·马奎尔表示,特朗普多年来一直欺骗“拯救美国”的捐助者。马奎尔对媒体表示:“2020 年,特朗普毫无根据地声称选举结果被颠覆,并将‘拯救美国’称为‘保卫正式选举基金’,为‘拯救美国’筹集了数千万美元。从那时起,该委员会在很大程度上成为支付特朗普、其家人和同事的法律诉讼费用的工具,同时也向支持特朗普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输送了数千万美元。”

到底这事合不合法?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FEC)拒绝就此事发表评论,而且短期内也不可能进行干预。即使FEC对此进行研究,特朗普也不怕,因为他有底气。这个机构有6名委员领导,共和党和民主党各占一半。3名共和党委员都是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期间提名的,本来力量已经是1:1。至于日后会不会把特朗普这样使用竞选资金认定为非法挪用,现在谁也说不准。

特朗普作为巨富,尚且抵制不住挪用竞选资金的诱惑,又拿什么去相信那些美国政治家族不拿民众的钱。毕竟,他们更没有收入来维持他们奢靡的上流生活!

美国选举这场既不透明,又花费巨大的闹剧何时才能停止?没有人能给出答案,但毋庸置疑的是,它已经充满了铜臭味,变成一门赤裸裸的生意了!

[老墨]

 

WeChatQzoneFacebookTwitterEmailTelegramWhatsApp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