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克杰与情妇李平的黑色档案

编者按:成克杰,1933年11月出生,广西上林人,壮族,大学学历,1984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7年9月参加工作。曾任第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2000年7月31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宣判,以受贿罪判处成克杰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成是新中国成立后首个因腐败被判处死刑的“国家领导人”……继2000年7月31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成克杰死刑之后,同年8月9日该院以受贿和走私数罪并罚一审判处成克杰情妇李平无期徒刑,然而案情背后这对“狼狈为奸”的男女还有一些鲜为人知的事情——贪婪女色,成克杰与李平勾搭成奸1992年上半年,成克杰会见一位台湾客商,他见这位年已花甲商人的夫人是一位年仅20来岁的绝色佳人,心里不禁开始波澜起伏。于是,他决定找一个固定的“地下夫人”。当时,李平虽已年近40,但在全身名牌的包裹下,风韵犹存。她出身平凡,原本在广西某厅做一名小职员,后来嫁给某官员的儿子,从此调至外事办公室管辖下的明园酒店,穿梭于达官贵人之间,行事专权,手段高超。她正是成克杰贪污受贿案的关键人物。成克杰主政广西期间,常到隶属区外办的这家饭店送往迎来,于是他与李平“一见钟情”,不久两人即勾搭成奸。

李平(资料图片)

自从跟随了成克杰之后,她开始感受到自己不再是昔日的李平了。一大群素不相识的人走近她,把她请进酒楼、舞厅,仿佛是一群老朋友,甚至一些有头有脸的厅长、处长,大公司、大厂矿的经理、总裁、厂长之类的头面人物也对她恭而敬之,屈尊相求。她心花怒放,飘飘欲仙,似乎步入人间天堂。于是,她不惜离婚向成克杰提出结婚的要求。“铁杆情妇”在当地人眼里是个神秘角色笔者在广西采访的10多天里,发现当地人对成克杰的“铁杆情妇”李平知之不多。即使在广西首府南宁市,李平在人们心目中也是个神秘的角色。直到笔者准备离开南宁时,才获得一条确实的线索,找到了李平以前的工作单位南宁市商业局和她的同事,也看到了一张二十多年前李平与同事的合影。

据该局监察室的黄主任介绍,李平原来在南宁市一家建筑公司开货车,70年代中期调到商业局下属车队,当时开一辆吉普车。因为局里没有专门的司机,后来把李平抽调到局里来开车,但工作关系还在车队。

李平在商业局工作期间,就显示出特别的交际能力。她当年的一位同事说,李平当时打扮很时髦,活动能力强,经常与市里有关部门的人来来往往。追求李平的人也很多,李平是个“很开放”的人。与李平相熟的一位司机说:“虽然她父亲去世早,但她国外有亲戚,哥哥又较早做生意,在同事中家境属于中上等。当时她与一些高干子弟来往密切。”李平与一官员儿子结婚后便调至广西区政府外办下属某大饭店任职。

老婆赚钱、情妇花钱的闹剧

成克杰原配得知成克杰的风流韵事后,怎肯咽下这口气,发疯似地向自治区党委负责人告状,甚至到李平的单位大闹,公开骂李平是“臭婊子”。成克杰对此,称李的原配是“更年期综合症”。别人也懒得过问,事情就不了了之。滑稽的是,后来成克杰又将串通家人所赚的黑钱,交给李平保管,并说日后均分,上演了一出老婆赚钱、情妇花钱的闹剧。1996年,李平与成克杰的联名账户,已积存了1000多万元。这时,通过成克杰的影响力,李拿到了一本往香港的单程证,李平成为香港居民,成则利用李平将他贪污得来的金钱,转运到香港及澳门。

其后,李平将母亲和兄弟接至香港定居,她置下豪宅,每个月购物开销,据说高达数十万元。除了替成保管财产,李平亦自组公司,倒卖从成克杰手中获得的化肥、食油配额,获利900万元。这种投机倒卖行为以及到澳门的豪赌行为引起国家安全机关的注意,成了导致成克杰罪行败露的原因之一。据知情人透露,李平还有一个16岁的女儿现寄宿在澳大利亚一位朋友家中。李平在去年8月被捕前,曾向女儿承诺汇100万澳元给她在澳大利亚生活。李平先汇了30万澳元,并在电话中告诉女儿,9月份再汇70万澳元给她。但是李在汇出30万元给女儿后不久被捕。

钱铺满整整一张床,成克杰与情妇躺在上面心里却只有恐慌

自从成克杰与李平相约弄一大笔钱就结婚后,李平一直在寻找弄钱的机会。机会终于出现了,1994年广西银兴实业发展公司总经理周坤找上李平的门,请求李平帮忙批块地,并许诺给一笔可观的“信息费”。当夜,李平就在成克杰耳边吹风。在李平的牵线搭桥下,周坤把成克杰请进一家高级宾馆,喝得满脸通红的成克杰当即答应周坤的要求。事后有人告知成克杰,这块85亩的地早已批给了自治区民委,民委准备建广西民族宫。成克杰为了显示自己一言九鼎的尊严,他强调:就是批给了民委也可改批给银兴公司嘛!有人提醒,银兴公司的开发项目是不是另选个地方?成克杰脸一沉,呵斥道:少罗嗦,我说批给谁就给谁!在成克杰的大力支持下,这块地最终以低价改批给银兴公司。不久后的一天,当周坤将一提包钱递到成克杰手里时,拉开拉链后成克杰着实吓了一跳。他本能地把钱推了回去。周坤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便指天发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放心吧,不会出事的。成克杰犹豫了,就在他犹豫的瞬间,金钱的诱惑力将他彻底俘虏了。那一晚,满屋都是钞票的墨香,成克杰和李平头枕着钱,脚踏着钱,身子压着钱,通晚睡在钱床上真可谓过足了“钱瘾”,而钱带来的不都是快乐,据李平后来交代:“那晚一上床就有种恐惧感。”后来,周坤为了解决开发资金紧张的难题,专门找成克杰帮助,经成克杰出面找一家金融部门撮合,该银行陆续投放给银兴公司贷款1.88亿元。作为回报,周坤又送了一大笔钱给成克杰,两次共计人民币1730万元、港币804万元。1996年4月,某建筑公司总经理刘某通过李平的介绍想找成克杰帮助找些工程做,并许诺:事成一定重谢。刘某伸出一根指头问:100万?成克杰摇头不语,对方伸出两根指头,他这才笑了。成克杰仅从民族宫那块地和相关工程中就挣得折合人民币3000多万元的非法所得。3000多万元对于成克杰来说,相当于他连续工作2500年所能得的全部收入。民族宫于1998年12月建成后至今仍未开放。该项目的审计、交接及评估工作都没有结束,产权也不太清楚。而区政府在这个项目上实际投资了近亿元。广西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洪普洲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在成克杰眼里,没有党组织,也没有民主集中制,即使集体研究决定的事,他说不行就不行,只要是有钱赚、有利可图的项目,他都要伸手。”洪普洲当时是区计划委员会主任,在成克杰插手民族宫建设问题上,计委和南宁市市长宋福民共同反对,但成克杰连夜打电话给洪普洲,又压宋福民,最后硬是让周坤建了停车场和购物城。

在老家人面前,成克杰装扮成一个廉洁自律的好干部

成克杰的家乡在广西上林县大丰镇塘栖村。据村民介绍,该村人均年收入一两千元,村里90%的人都姓成。村民们说,成克杰的哥哥于1992年因病去世,一个姐姐和两个妹妹均嫁到外地。祖屋里只有他堂弟成克能一家住。成克杰在本村读完小学后就去外地读书,至今只回过两次老家。成克杰的堂弟成克能至今仍在家务农,有时去南宁做些建筑小工。他说,那年4月,他正好在南宁打工,从电视新闻联播中获知了成克杰被查处的事。当时他感到很意外,成克杰平时对他们这些亲戚要求特别严格,经常告诉他们不要做违法违纪的事,谁知他自己却出了震惊天下的违法乱纪的大事。

提拔情妇的好友做自己的秘书

对于成克杰秘书肖锦荣的一步登天,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但他们不知道,肖锦荣其实是李平介绍给成克杰的。肖锦荣原为南宁市商业局车队司机,与李平是同事,两人关系很好。虽然肖锦荣没有什么学历,能力平平,但一夜之间成为成克杰的秘书,并提升为处级干部,完全是李平的“功劳”。成克杰在尝到权力的甜头后,更加贪婪,渐渐地走上了卖官敛财的险途。1994年初的一天晚上,张某敲开了成克杰的家门。他先后4次送给成克杰共2.9万元现金,还特地从广州买回了一条价值3888元的金项链送给李平。成克杰以“恩”报惠,从考核到审查批准,疏通了上下一切关系,使张某顺利进入国家机关成为一名干部。1995年10月,广西某县副县长徐某,听说组织上要将其安排在县政协当副主席,他嫌政协副主席没有实权,为了能得到提拔重用,徐某先后两次给成克杰送去8万元。在成克杰的关照下,徐某成为另一县的县委书记。中纪委的通报指出,1994年至1998年间,成克杰应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副秘书长甘某等13名党政机关及企业领导干部的要求,为解决他们的提拔、调动等问题,向有关人员打招呼,并多次接受甘某等人的钱物,共计人民币59.5万元、美元3.5万元、港币2万元。成克杰的政治生涯终于走到了尽头,至此,成克杰还在保护着他的情人,真令人发笑。

情妇自首揭发有功免一死

2000年8月9日,成克杰的情妇李平因受贿和走私,数罪并罚,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没收2688万港元的个人财产等刑罚。法庭认为,李平伙同成克杰,利用成克杰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财物,已构成受贿罪,且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李平伙同张静海非法倒卖免税进口汽车,偷逃关税,已构成了走私普通货物罪。但李平在有关部门调查成克杰其他违法问题时,能交代其与成克杰受贿和伙同张静海走私的全部事实,积极主动退赃,并揭发了成克杰单独接受他人贿赂的其他事实,经查证属实,分别构成自首和立功。根据刑法第67条、第68条的规定,对其所犯受贿罪减轻处罚。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