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凭只有社会功能,从不促进教育发展,不用文凭设门槛,教育才能回归初心

现代社会之所以需要文凭,不是因为文凭可以衡量一个人的知识水平,而是在于它的社会功能。

比如,文凭可以成为人们提升自我社会地位的“文化货币”,可以成为社会组织分配资源的借口,可以成为不同族群争夺文化领导权的武器,还可以成为不同社会阶层之间进行政治斗争的工具。

 

正因为文凭好处多多,所以文凭开始值钱了,一个东西只要值钱,那就会有人加大供给,文凭就开始泛滥,贬值之路也就不可避免。

这就像货币一样,发多了,也就通货膨胀了嘛,那钱也就不值钱了。

01

从小到大,我们每个人都会接受教育。

不论你上过什么样的学校,修过什么样的课程或者是参加过什么样的考试,在漫漫求学之路的尽头,都会有一纸证书在那里等你。

当然了,这不是一张普通的纸,这纸证书会把你标识为“专科”、“本科”、或者是“研究生”,并且把你归类到“理科”“文科”或者是“工科”中的一类。

这张纸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你能找一份什么样的工作,展开一种什么样的人生。

这张纸,我们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做文凭。

 

同时,我们根据纸跟纸之间价值的差异,把它们区分出了不同的等级,我们也给这种等级起了个名字,叫做学历。

但说起近年来的文凭贬值,恐怕我们每个人都有切身的体会。

人们对本科学历见怪不怪,硕士、博士学历也失去了往日的光环。

在现在的就业市场里面,硕士学历已经是很多用人单位招聘的底线,而像博士这样十年寒窗才能拿下来的学位,如果没有点海外经历加持一下,都不好意思拿着应聘简历进重点高校的大门。

 

尽管文凭的贬值已经成为了板上钉钉的事实,但还是源源不断地有人通过考研甚至考博的方式,增加自己在就业市场里的竞争力。

我们这个社会对于文凭的要求也随之水涨船高。

学历和文凭就是一块敲门砖,如果你没有,你连门都没资格靠近。

02

文凭虽然重要,但它跟具体的工作技能其实没什么关系。

而随着文凭不断贬值,想通过文凭改变命运,也就越来越难了。

其实,文凭在相当多的时候,和一个人拥有的知识还有实践能力之间,并不能划等号。

哪怕是本科五年制、本硕七年连读的医学生,刚毕业时也不能直接看病开药。

要想成为一名医术高超的主治大夫,还得经过多年的历练,慢慢地积累临床经验。

也就是说,单纯从技术的角度来说,文凭是没有什么用处的。

 

其实,不光对一个人来说,学历跟知识水平无关,社会学家把不同国家的数据放在一起比较,发现在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跟这个国家的教育水平之间,也并不存在显著的相关关系。

换句话说,一个社会富不富有和它的人民的学历高不高,其实没有必然的联系。

这点也挺好理解,李光耀曾经对邓公说,“我们是中国南方渔民的后代,而你们有学者和科学家,你们可以做得更好。”

新加坡花了二十年,从第三世界,进入了发达经济体,其国民的学历低得可怜,绝大部分人也只会读书识字。

但这并不妨碍新加坡的经济高速发展,也不妨碍现在的新加坡的大学连续十年霸屏亚洲最好大学。

 

同时,还有权威的社会学调查数据表明,那些受教育程度更高的人创造的价值,也并不见得比普通工人更高,有时这些高学历的人工作效率反而还更低。

而我们这个号称是现代的社会,其实也不需要那么多的知识跟技术。

没有任何的证据表明,我们在2020年找一份工作,比如当一个理发师、一名出租车司机、或者当一名饭店大厨,跟1920年相比需要掌握更高的技术。

 

而在整个社会范围内,尽管科技在飞速的发展,但是高技术工作和低技术工作的比例变化也没有想象的那么明显。

美国一教授引用了20世纪美国就业市场的数据。

数据显示,从20世纪初到20世纪六十年代,美国非技术的体力劳动和服务工作的比例仅仅降低了15%。

也就是说,比起文凭的生产速度,美国高技术职位的增长速度要慢很多,说明我们这个社会其实不需要发放那么多的文凭,就能维持它的正常运转。

 

这也说明了,为什么今天很多拿着文凭的大学生干着没技术含量的货,因为高技术岗位没那么多啊。

所有当一个大学生,甚至硕士生去送外卖、送快递、当前台时,别惊讶,这是正常的。

03

 

好了,说了一堆文凭的坏话,那为什么我们还要孜孜不倦去追求高文凭呢?

文凭和技能确实划不上等号,但不代表文凭没有用,文凭的用处是大大的。

文凭的重要不在于它能给一个人的知识水平背书,而在于知识水平以外的东西。

 

文凭是“社会利益的平衡器”。

说得直白点就是,文凭可以作为社会资源还有利益分配时的一种有效的“借口”。

文凭最早干这个事儿还要追溯到工业革命时期。

随着19世纪美国从一个农业国转型成为经济高度发达的工业国,美国社会发生了一个重要的变化,那就是不论在生产还是在生活领域,它的社会组织都变得越来越复杂。

比如,大型的商业公司逐渐取代了个体商贩,工厂代替了家庭生产作坊,而政府机构也变得日益庞大。

这跟文凭有什么关系呢?

 

社会学家们发现,社会组织的规模越大、越是复杂,对于学历的要求也就越高。

对于一个社会组织来说,它的规模越大、资源越多,分配的问题就越是优先于资源获取的问题。

这就导致了围绕某些特定职位的争夺成为大型组织里的一个常态。

在这个时候,文凭和学历就可以为一个事业单位或者公司企业的人事安排提供一种天然的借口。

每一个大型组织都会对它的职位进行精心的塑造,而它们塑造职位的方式之一,就是为这些职位设置一些门槛,针对某些岗位提出一些准入的要求。

而专业文凭和学历由于打着客观中立而且有用的旗号,刚好可以满足这种需求,“利益的平衡器”也正是这个意思。

 

大型组织之所以看重文凭、拿文凭说事儿,实际上是把文凭当成一种政治手段,打着公平公正的旗号,把某些人,比如说体力劳动者排除在了职业晋升的通道之外。

04

文凭、还是“冲突的终端机”。

文凭还有文凭所依赖的教育系统,可以提供一种关于“我们应该如何生活”的标准答案。

谁有权发放文凭,谁就能掌握这种“文化的解释权”,从而在价值观的博弈中占得先机。

这有点像历史上的“挟天子以令诸侯”,而文凭就是被大家抢来抢去的“天子”。

 

在20世纪,外来移民的大规模涌入美国,在白色和有色人种之间,在信仰新教的英裔、德裔白人跟信仰天主教的意大利、西班牙裔白人之间都有矛盾。

在“争夺文化领导权”的过程中,每一个族群其实都希望自己的民族有更高的社会地位,而那些已经占据较高社会阶层的民族,则希望通过垄断资源来维持住这种地位。

在这个意义上,接不接受教育、接受什么样的教育,不仅仅是“提高国民素质”这么简单,而是跟一个人的政治立场有关。

 

那么,用什么方式结束这些争端呢?

用教育。

不管你属于哪个族裔,如果你想成为美国社会的精英,你就必须去考大学、接受高等教育。

而一旦接受了高等教育,你就自然而然地会认同美国的主流文化,并且按照英裔还有德裔美国人的生活方式去生活。

因为你会不自觉地把高等教育教给你的那套价值观当成一种客观真理和标准答案。

 

所以,如果你握有一张文凭,那就代表你接受了高等教育,也就代表了你已经被美国文化洗脑了,也就成为真真正正的美国人了。

05

文凭,是“特权的防火墙”。

文凭其实是某个社会群体或者社会阶层借以谋求各种特权,比如行业垄断或者精英地位的工具。

 

众所周知,在全世界,收入最高、口碑最好的职业有两个:一个是医生一个是律师。

而这两个职业确立自己社会地位的过程,其实都伴随着建立“职业准入制度”的过程。

其中就包括在高校里面建立专门的医学院或者法学院。

并且把拿到医学学位或者是法学学位,作为成为一名合格大夫而不是江湖骗子,或者进入精英律师圈子的敲门砖。

 

但是要知道,想要成为一名大夫或者律师,呆在学校里面上课修学分这个事儿并不是必须要干的。

在19世纪之前的大部分时候,成为医生或者律师都是不需要拿学位的。

那这些行业为什么要把文凭作为进入职业的前提呢?

19世纪后半叶,美国上流社会的内科医师们组织起来,成立了精英医学协会,通过协会的运作垄断了行医执照的颁发权,并且把这个权力给到了附属于大学的各个医学院。

这就让所有想成为医生的人,必须拿到文凭

而法律行业的情况也类似。

 

文凭就成了特权阶级的防火墙。

你想当某个职业,先得拿到我给你的文凭,否则,好工作轮不到你。

华尔街的投行,招人只招常春藤的学生,中层管理以上人员,清一色常春藤白人男性。

难道其他学校毕业的人、女性、有色种族,就干不好投行工作吗?

显然不是。

是特权防火墙,把这些人都给挡在了外面,而文凭就是其中的一面防火墙。

 

其实,现在中国社会里,规定你要某某学历、某某专业才能报考公务员,也是特权的防火墙。

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本科生、硕士生,当公务员更好。

但这防火墙就给你设了,你想当官,先拿到文凭再说。

06

叨叨絮絮说了文凭的作用,结果都是“坏”的作用。

下面就说说,文凭好的一方面吧。

 

文凭,其实也是社会就业调节器。

当下我们的教育系统其实承担着一个重要的社会功能,那就是通过把一部分适龄劳动力留在学校接受教育来调节就业市场,防止失业率攀升。

上过大学的人都知道,大学里学的知识,出到社会根本没用。

其实我们高中毕业就能出来工作了。

通过上大学,就把一部分的就业需求拖了4年。

社会的就业压力就没那么大了。

 

同时,超发的文凭还可以制造大量原本不必存在的“闲职部门”。

所谓闲置部门,就是根本不需要技能的岗位。

这也有助于降低失业率、保障就业。

很多对学历有要求的岗位,像每天文山会海的办公室职员,还有机关、体制内的很多岗位,这些岗位的设立本身就不完全是出于提高生产效率的考虑。

而是为了让这个社会上更多的人能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好让这个社会在科技升级带来的失业危机面前不至于崩溃。

一个人考上了大学,毕业后,你给他一份公务员工作,是不是就很感恩国家了呀,虽然这份工作根本不需要用到大学里学到的技能。

读书人不造反,社会就稳定了。

 

想想某个大学图书管理员,丢了工作后,扛起了改天换地的重任,结果推翻了蒋家王朝,建立起了新中国。

所以,给读书人一份体面工作,让他们安分守己,也是好的,这也算是维稳必须要付出的成本。

07

 

看到这里,我们发现,文凭成了社会就业的宏观调控工具。

社会就业压力小,那文凭就少发点,大家都去工作,上那么多学干嘛。

社会就业压力大,文凭就多发,读几年书再出来工作。

 

央行通过货币调节社会资金,维持社会经济发展,用的也是这一套逻辑。

所以,文凭就货币化了。

央行进行宏观调控时,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印出去的钱,是很难收回来的,容易引发通货膨胀。

文凭的调控也是如此,为了缓解就业压力,多发出去的文凭,也是会造成文凭通货膨胀。

出来混,迟早要还。

 

所以现在我们看到,文凭就不值钱了,这个现象其实全世界都一样。

全世界的钱都越来越不值钱,文凭也是越来越不值钱,道理是一样的,就是滥发的后果。

08

 

那要怎么解决文凭贬值这个问题呢?

我们回到货币滥发这个问题。

货币之所以可以无限制印,是因为央行没有约束。

如果央行实行的是金本位制,印多少钱,就要根据你拥有多少黄金来决定。

这个时候,钱就不能乱印了。

所以,结束货币通货膨胀的根本办法,就是实行金本位制——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会导致通货紧缩的发生,这对经济同样是灾难。

所以,文凭贬值的根本解决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废除文凭制度。

 

废除文凭,并不是说废除教育。

而是让教育回归初心。

教育的本质是教授知识,而不是发文凭。

我们先不说工业革命前,人类没文凭制度,在19世纪,人类科技文明爆发增长时,那些伟大科学家们,他们读书上学接受教育,也没拿到文凭啊。

牛顿是啥文凭?达尔文是啥文凭?

两人都去剑桥大学读书,但剑桥没给他们颁发本科文凭。

 

还有促进第一次工业革命爆发的珍妮纺纱机发明人詹姆士·哈格里夫斯,促进第二次工业革命爆发的瓦特蒸汽机发明人詹姆斯·瓦特,都没有文凭。

 

学士、硕士、博士,这些学位成了多少人的拦路虎。

你没这个学历,不好意思,你不能报考公务员。

你没这个学历,不好意思,我们公司不招你。

你没这个学历,不好意思,丈母娘看不起你。

你没这个学历,不好意思,升职没你份。

 

有人可能会说了,没有文凭,拿什么证明你的本事呢?

我想起了一件事,现在很多大学,都开设了餐饮方面的专业,什么螺蛳粉专业、辣条专业、小龙虾专业。

但是中国的餐饮界认的,其实是新东方烹饪学校出来的学生,这些学生可没有文凭,能让他们找到工作并获得高收入的,是新东方教授的手艺。

 

我们需要教育,但教育并不一定需要文凭。

在文凭泛滥的时代,不用文凭来设门槛,才是真正回归教育。

文:狐狸先森几点钟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