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金服集团马云与《大明王朝1566》富商沈一石:首富也不能呼风唤雨

剧本不曾改变,只是主演再变

 

温乎曰:

认清地位,守好本分,千万别越界。

1

今天来聊明朝的事,准确说是一部电视剧——《大明王朝1566》。

 

这部电视剧很经典,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没有热播,估计看过的人不少,没看过的也很多,所以我们聊的详细一点。

 

《大明王朝1566》里有个豪商叫沈一石,常年住在浙江杭州,旗下产业有三千架织机、数万亩桑田,还有上百家绸缎行和茶叶行。

 

如此丰厚的产业,可以说富可敌国了。

 

我们都知道,小富靠俭中富靠勤,大富只能靠运,没有贵人相助和自己运气爆棚,大富大贵基本不可能。

 

沈一石能做到富可敌国,也是靠运。

 

剧里刚开始就交代了,沈一石是织造局的官商,而织造局是太监管理的宫廷机构,太监的直属上司便是嘉靖皇帝。

 

 

那么问题就很清楚了,豪商沈一石是给宫里赚钱的。为了获得地方配合,沈一石也会给地方官员分红,有钱大家赚嘛。

 

正是有大佬撑腰,沈一石才能得到各种额外照顾,不仅政策文件一路绿灯,偶尔有什么不合规矩的事,大家睁只眼闭只眼也过去了。

 

沈一石很清楚,产业和财富看起来是自己的,实际上却是背后一群大佬的,自己不过是暂时替人保管而已。

 

什么时候大佬不喜欢沈一石了,随时可以转交给别人,而沈一石也没什么反抗的余地,只能认栽。

 

所以太监杨金水问他,这么有钱了为啥不改善生活的时候,沈一石很诚实的说,钱都是诸位大人的,我哪敢乱花。

 

沈一石的回答,颇有一种“我不喜欢钱,我从来没碰过钱”的意思。

 

杨金水很满意。

 

而且钱这个东西,数量不大的时候是属于个人的,要是和沈一石似的拥有富可敌国的钱,那就不是自己的了,哪怕是白手起家也没用。

 

因为钱多到某种程度,可以转化为权力和影响力。

 

比如贿赂朝臣、收买民心、左右舆论、招兵买马......只要钱足够多,可以做很多事情。

 

这玩意谁不怕?

 

沈一石背后的大佬也怕。

 

所以自古以来中国的国策就是抑制豪商,也就是说,商人可以赚钱致富,但是不能脱离朝廷的控制,一旦资本有脱离监管的苗头,说什么也得按下来。

 

沈一石也明确表示过,这些产业都是朝廷的,朝廷想要随时可以收回去。

 

可话虽如此,沈一石又岂能甘心?

 

 

2

 

就在沈一石春风得意的时候,朝廷出事了。

 

此时的大明朝正值多事之秋,内有藩王、官员、富豪等食利阶层,外有蒙古骑兵经常来打秋风,偶尔还有瘟疫、洪涝、干旱等自然灾害凑热闹。

 

总之,大明朝用钱的地方很多,国库基本空了,要是再不开辟财源充实国库,将来很麻烦。

 

内阁首辅严嵩想了个办法,把浙江一半的农田改为桑田,多生产些丝绸高价卖给洋人,便能给大明朝开辟财源。

 

至于那些不种田的农民,可以买外省的粮食生活嘛。

 

这项政策就是“改稻为桑。”

 

朝廷的本意是扩大实体经济,用高质量的产品去赚洋人的钱,并且在这条产业线上增加朝廷收入、带动地方经济、保证人民的收入稳增长

 

好事啊,对不对。

 

然而政策传到地方变味了。

 

以地方官员和豪商为代表的食利阶层,想在完成“改稻为桑”国策的同时,顺便给自己捞好处。

 

比如浙江官员郑泌昌、何茂才,为了压低买田的价格,不惜让人扒开河道毁堤淹田,让淳安和建德成为灾区,最后以赈灾的名义买灾民的田。

 

这么做是有好处的。原本50石粮食一亩的田,大灾的时候只需要10石粮食一亩,算下来是正常价格的2折。

 

真狠啊。

 

虽然利益不能直接到官员手里,但“改稻为桑”的执行人,正是织造局官商沈一石啊,沈一石赚了钱,不就相当于他们赚钱了嘛。

 

沈一石更狠,原本只需要买20万亩田,他却张口要50万亩,还说什么是给大人保管的。

 

但是有个问题。

 

官员是流动的,杨金水、郑泌昌、何茂才现在是浙江官员,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调到别的省份了,到那个时候,这些田和织机还不是沈一石的?

 

如果买50万亩田的事真做成,那沈一石这个豪商,可就豪的没边了。

 

第一,50万亩田不可能都种桑树吧,就算都种桑树,织机不够也产不出丝绸啊。退一万步,丝绸产出来了,洋人能吃得下?

 

所以这些田进入实体经济的必然是少数,大部分田会租给佃农种稻子,沈一石转型成坐地收租的大地主。

 

第二,沈一石赚的钱可能投入实体经济,但更大概率是放贷给农民,毕竟放贷的赚钱效率更高啊。

 

只要能赚到钱,那些官员又怎么可能反对?

 

于是通过买田、增产丝绸、放贷等一系列骚操作,沈一石把地方官员和宫里太监都绑架到资本战车上,上可用财政收入挟制朝廷,下可用放贷收租控制人民,甚至可以绑架浙江的地方经济

 

到那个时候,沈一石的局就算做成了。

 

哪怕大佬想换人,也得好好掂量一下,这种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局面,换个人能不能稳得住?

 

沈一石以为,这样就安全了。

 

 

3

 

沈一石的局还是没做成。

 

郑泌昌、何茂才、沈一石毁堤淹田制造灾区,买田的事谈不下来,导致人民拿不到救济粮,结果灾区人民都快饿死了。

 

为什么谈不下来?

 

海瑞等代表朝廷的官员不同意,因为这事让他们做成了,只有官商勾结的资本战车是受益者,而朝廷和人民都是受害人,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就在双方谈不拢的时候,沈一石做了一件事,他打着织造局的旗号赈灾买田去了。

 

 

这就是作死的举动。

 

大明朝的人都知道,织造局是宫里的机构,沈一石打着织造局的旗号买田,不是明摆着告诉浙江人民:我只是个办事的,真正要买田的是皇上

 

是,皇上批准了改稻为桑。

 

可皇上是让你们按照市价买田,努力发展实体经济,做些利国利民的阳间事情,你们却毁堤淹田想趁机坐大,现在捅娄子了,又把屎盆子扣在皇上的头上,就连低价买田都打着皇上的旗号。

 

你沈一石让皇上的脸面往哪放?

 

而且沈一石除了买田,还放粮赈灾。对于灾区的老百姓来说,谁给他们粮食,谁就是救命恩人,他们的心就向着谁。

 

这可是赤裸裸的争民心啊。

 

要知道,天下民心只能是皇上的,沈一石不过是给宫里做事的商人,却想和皇上争民心,怕不是忘记前辈沈万三是怎么死的?

 

沈一石的做法始终在表达一个意思:

 

好事都是浙江官商做的,坏事都是皇上的锅,灾民有意见,就去问皇上。

 

这么做事,沈一石当然知道很危险,但他还是做了,因为他的目的就是把事情闹大,裹挟舆论和民心,最终逼迫朝廷让步

 

可惜沈一石的算盘打错了。

 

这种做法在洋人的国家完全可能成功,但这里是大明朝,大明朝容不下这么狂妄的资本玩家。

 

大明朝保护的不是商人,而是朝廷的安危和人民的生计

 

毕竟严嵩都说了,历来造反的都是种田的人,没听说商人能闹翻了天,都是大佬支持的生意,给谁做不是做。

 

而且沈一石忘记了荣华富贵是谁给的。

 

正是大明朝做了200年的基础建设,才有了通畅的的道路、熟练的丝绸工人、流动的白银、有效率的官府,以及太平安稳的经商环境,只有这些条件完成了,才能吸引买丝绸的洋人。

 

这样的大明朝,总能出几个赚大钱的豪商,不是沈一石,也会是别的幸运儿。

 

那些说自己赚的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白手起家想怎么放贷就怎么放贷的豪商,往往忽视了成功的必要条件。

 

他们站在外滩,真以为自己是天选之人。

 

其实说到底,不是大明朝离不开沈一石,而是沈一石离不开大明朝

 

沈一石作死之后,真的死了。

 

他在死前反复念叨:“侯非侯,王非王,千乘万骑归邙山。狡兔死,良弓藏。”

 

可能觉得自己还挺冤。

 

但从沈一石的所作所为来看,他是真的该死啊。

 

沈一石的死也再次说明,大明朝只有一个人能呼风唤雨,而那个人就是皇上,以及皇上领导的那个不允许有私心的朝廷

 

 

4

剧中皇上出场的时候,念了一首唐朝诗人李翱的诗:

 

练的身形似鹤形,千株松下两函经。

我来问道无余说,云在青天水在瓶。

 

尤其是最后一句“云在青天水在瓶”,在皇上见内阁和司礼监的时候说出来,可谓颇有深意。

 

意思就是:

 

认清各自的地位,守好本分,千万别越界

文:温乎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