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日记的方方始终不懂,自己为什么在网上不受人喜欢

东北的九月

方方是什么人

方方是一位作家。 她的作品曾经获得第三届路遥文学奖 ,第五届鲁迅文学奖中篇小说奖,第十三届百花奖优秀中篇小说奖 。她拥有副厅级待遇,曾任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但是,真的要走进方方,还要从她的家庭出身说起。

杨赓笙故居蜡像

方方的曾外祖父杨赓笙毕业于日本庆应大学,是国民党元老,“二次革命”的秘书长,讨袁檄文的作者。方方的伯祖父汪辟疆,是南京大学的教授,小舅公杨叔子是华中科技大学校长。方方母亲毕业于九江教会学校励女中,结婚后没参加工作,父亲1937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方方大哥1964年以湖北省状元进入清华大学,现为华中科大教授。二哥从华科大研究生毕业后,在东北大学任职。三哥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现任武汉直升飞机公司CEO。

如此家庭即使不能称之为显赫,但完全称得上书香门第,位于社会的较高阶层,是大多数学子只能仰望的存在。

她的日记都写了什么内容

方方日记共60篇12万字,并不算长,如果真的想要了解其中的那日不妨亲自来看一看。总的来说,这是一部作家基于自己亲身感受所创作的文学作品,他的内容记载了那段时间,那个地区个人的恐惧,悲伤,彷徨与愤怒。

这实际上是一个残酷的话题。从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组的发言中可窥一斑,“感谢武汉人民的贡献,世界亏欠你们。”从中我们可以体会到,是谁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即便后来有了雷神山,火神山和方舱医院,有了全国医护支援,但仍有很多未能及时救治的不幸者。就当地的每个普通人来讲,第一时间去发达的大城市,才是存活率最高的方案。这一点其实大家心照不宣,不愿捅破,但是方方以此日记为载体,发泄了出来。至于会有什么影响,与她无关。

这是一部文学作品,其真实性天然经不起精细推敲。但是仅从作者的创作手法来看,其意图还原和记录疫情期间当地的真实生活,那么谣言就是无法绕过去的一个点。即,如果真实创作,那当地的谣言也就可能会被真实地写进日记里。而日记中出现的事件内容到底是否存在,会不会因为作者知名的影响力而让某些人蒙冤,某些事蒙尘,这都不在身为作家的方方思考范围之内。

找寻情绪的宣泄点。当灾难来临的时候,人们总是希望找到一个可以责备的对象,一种错误。然后只要打倒他,改正错误,事情就可以恢复到往日的平静。她的日记中充满不信任与怀疑,这种思路完全应对了西方个人主义的价值观与叙述方式,坐实了方方作为作家本身的倾向与立场,也证实其反复强调的真实视角与公正理念不过是方方追随者一厢情愿。《方方日记》在国外的迅速获得认同,快速出版就是证明。

网民对方方日记看法的转变

网民的特点是情绪化与反权威。在方方日记刚开始发表时,吸引了大量关注和网络转发。开始的时候,很多人对方方是理解和认同的。一次次事件中,红十字也好,李医生也好,众网友仿佛化身另一个方方,想当然的将自己和方方置于同一战壕。这些人大多不是当地人,本身对当地发生的一切不知情,对那里的情况即关心又同情,怎么可能质疑或者挑衅当地人写出的内容。多少人甚至给新浪微博点赞,嘲笑其他平台的默不作声。

但随后,事情发生了一些变化,一些质疑之声随之而来。第一件是方方侄女在封城期间,让警察开车送去机场回新加坡。第二件是方方小产权别墅转正一事。这时网友们才意识到,方方与自己不同,她家世显赫,属于“特权阶级”。这种感觉仿佛是自己阵营中出了一个叛徒,让人如鲠在喉,于是开始找寻她的黑点,对她进行批判。

真正引起形势完全扭转的是在4月8号,方方日记由美国哈伯柯林斯出版社出版,并在亚马逊上架。这种出版速度惊爆了众多人的眼球,导致网上轩然大波。而且日记封面上的小字“来自疫情发源中心的信”更是击碎了众多网民承受底线。从此,方方日记与国外众多毫无真实性的内容一起,成为了被口诛笔伐的对象。

反方方成了自媒体的狂欢。随着国外疫情逐渐加重,国外政府在处置当中种种震惊国人的神仙操作,让大家对国内抗击疫情的种种进行了重新的审视,爱国主义重新上线。这个时候,内容存在大量不真实内容的方方日记就显得如此碍眼。众多自媒体嗅到了这个热点,一番节奏带起,方方成为众矢之的。

方方和其支持者犯了什么错误

以作家自居的方方,摆脱不了中国传统文人对普通民众的轻视心态。她斥责网民,批评胡锡进。她喜欢乱扣帽子,谁反对方方,谁就是红小兵,斥责张伯礼院士文革式的大字报,等等……其实她始终不懂网民的特性,不论是谁发出这些贬低别人,抬高自己的发言,都会引来这些网民的反对。

方方的文字和思路中蕴含着与对西方的崇拜。西方确实对于言论约束很少。无论是疫情造谣论,比尔盖茨反人类论,还是5g传播病毒论都可以在西方的广泛传播。方方深受其影响,觉得自己可以不受约束自由写作,既不关心内容真实性,也没考虑过去进行考证。

无论如何,方方公共知识分子的帽子是摘不掉了。现在公知这个词污名化严重,其的真正的概念越来越模糊,甚至很多体育明星因为支持方方,而“被”加入了公知的群体。人们不知道是应该为所谓公知群体的野蛮增长而忧心,还是应该耻笑、鄙视公知们水平的参差不齐。但是,作为一个见惯口水战,善于逻辑的当代网民,我还是想对那些自觉得高人一等,以为标榜敢讲真话,套个西方口号,就能引领舆论的公知们说一句:大人,时代变了。

.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