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慢的瑞典不打压华为和中兴就没有西方上等人的优越感

文/老C

 

1、

 

这段时间都在关注美国大选了,最近还有个事情也挺有意思。

 

10月底,瑞典邮政电信管理局(PTS)在公布该国将于本月10日进行的5G频谱拍卖条件时,以所谓的“国家安全”为由,明确要求任何参与5G频谱拍卖的运营商不得使用中国5G设备供应商华为和中兴的设备,正在使用中的两家企业设备被限期于2025年之前全部移除。

 

国际知名期刊《外交学人》刊文称,瑞典推出的对华为的限制,是各国中强度最大之一。瑞典也走上了追随美国,用国家安全做借口,用行政手段排斥其他国家的特定企业。

 

这个事情有意思就在于,华为在设备领域全球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爱立信公司,就是一家瑞典公司。爱立信公司(Telefonaktiebolaget LM Ericsson)是在1876年成立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从早期生产电话机、程控交换机,已发展到全球最大的移动通讯设备商之一。

 

瑞典政府搞华为,是不是想为爱立信出头呢?我觉得还真不一定。

 

中国是爱立信的重要市场。在2020年第二季度,爱立信公布的财报中,一个季度的收入是556亿瑞典克朗(61亿美元),其中以中国为主的东北亚收入78亿瑞典克朗。据报道,爱立信在中国市场的总收入占全球的9%,仅中国移动2020年5G基站采购中,爱立信就获得了超过5亿美元的合同收入。2020年第三季度,爱立信在中国的收入继续大幅增长,同比增长达到39%。

 

我没有查到爱立信在瑞典市场的销售额。但瑞典的总人口不过1000万人,不到中国一个二线城市的人口数量。市场再大顶多也就是中国一个省而已。

 

如果瑞典能以“国家安全”做为理由,禁止电信运营商使用华为和中兴的设备。那中国凭什么对爱立信的设备如此放心?中国为什么不能同样以“国家安全”为理由,禁止电信运营商使用爱立信的设备呢?为什么中国不能要求运营商设定期限,在网络中移出爱立信的设备呢?

 

瑞典的邮政电信管理局能做,为什么中国的通信管理局不能做?没有这个道理吧?

 

华为和中兴失去1000万人口的瑞典市场,爱立信失去14亿人口的中国市场,到底谁的损失更大一点?这一点不言而喻吧。

 

 

2、

 

瑞典是一个富裕的国家,只有1000万人口,人均GDP高达5万美元以上。瑞典自然资源也算丰富,1000万人口,土地面积高达45万平方公里。然而,瑞典并不像挪威那样守着北海石油,瑞典的经济还是建立在瑞典强大的跨国公司的基础上。比如赫赫有名的瓦伦堡家族持有的控股公司InvestorAB。阿里巴巴的二当家蔡崇信在加入阿里巴巴之前,就在InvestorAB工作。

 

InvestorAB持有的知名公司包括:爱立信、ABB、Saab、阿斯利康(AstraZeneca)、伊莱克斯、SEB银行,还包括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

 

其中,爱立信、ABB、阿斯利康、伊莱克斯在中国都有不少业务。

 

ABB在中国的业务比爱立信更为庞大。在ABB的一个官方文件中写道:早在2013年,中国就成为了ABB全球第二大市场,占其收入的13.3%,在中国的年收入高达56亿美元。

 

大家都知道的宜家和H&M也都是瑞典公司的品牌。中国同样是是宜家和H&M全球最重要的市场之一。

 

瑞典这个国家的经济实力,就是建立在瑞典众多的跨国公司的基础上。而中国是这些跨国公司最重要的市场之一。而瑞典的跨国公司,又没有像美国这样在某些领域拥有绝对的技术垄断地位。这些公司的产品,都有替代品。

 

在这个情况下,瑞典用行政手段去禁止华为中兴的产品,一旦中国用同等方式报复,对瑞典企业的打击会十倍于中国企业。而瑞典市场本身比较小,并没有什么反报复的手段。

 

如果说美国市场大,美国公司具有技术垄断性,中国在与美国打技术战是确实有些吃力。对美出口这么多,美国市场这么大,中国也不愿意和美国脱钩。

 

但对瑞典这个国家,如果中瑞两方都以国家安全为理由,互相限制对方国家公司的产品,瑞典损失远大于中国,瑞典是玩不起这个游戏的。

 

 

3、

 

既然瑞典和中国玩不起所谓脱钩的游戏。瑞典用国家安全这个理由干预正常公司经营,而中国反报复时瑞典的损失远大于中国。为啥瑞典会跳出头来玩火呢?

 

这就是一个比较复杂的话题了。简单说,就是瑞典这个国家的很多人,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

 

虽然瑞典现在只有1000万人口,和45万平方公里的国土。瑞典祖上曾经很阔很强大。

 

大概将近400年前,被称为大帝的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二世·阿道夫率军站在新教徒一边,远程德意志,介入德国的三十年战争。瑞典大军在德国境内所向披靡,屡次击败神圣罗马帝国军队,甚至攻占了德国南部的慕尼黑和纽伦堡。古斯塔夫也和亚历山大、汉尼拔、凯撒一起,被拿破仑评价为西方军事史上的四大名将。

 

三十年战争后的瑞典帝国,包括今天的瑞典,芬兰,挪威的一部分,现在俄罗斯的圣彼得堡一带,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德国北部的多个城市,掌控整个波罗的海。当时,瑞典是欧洲首屈一指的强国。

 

现在,虽然瑞典的国际地位远不如前,但其经济水平在欧洲仍然位居前列。瑞典做为中立国,在两次世界大战都发了不少战争财,国民富裕,经济强大。

 

这种经济上的强大,以及多年未卷入战争的安全感,全民福利国家北欧模式,这些让瑞典国民非常自信自傲,也喜欢站在道德高地对其他人指指点点。

 

 

4

 

2018年9月,瑞典国家电视台的瑞典新闻栏目制作了一个电视节目,这个电视节目,基本上是我在西方正规媒体上见到的,最“辱华”的节目了。

 

主持人Jesper在进入涉华话题时就坦然承认对中国人(他还重点提及俄罗斯)发表种族言论是被社会接受的,说侮辱东亚人、中国人的种族言论在瑞典也不会面临调查,但是对黑人,对阿拉伯人就完全不一样了。

 

节目说:中国人建了个巨大的水坝,甚至能导致地球自转减慢,让北极点位置偏移两厘米.....中国人有钱.....他们买了沃尔沃,买了北欧院线,还生产手机,是一个快速崛起的全球超级大国,几乎买下了半个非洲。

 

节目说:中国人喊”救命啊“的发音是”Kill me now。“西方人听了不知道是救他还是杀掉他。中国大使王世廷的名字发音是拉屎王。中国人喜欢用筷子吃饭,还喜欢在历史建筑物门口一边吃饭一边拉屎,所以瑞典人要专门给他们一个警告标记。瑞典人用刀叉,也不会一边吃饭一边拉屎。

 

在中国和华人的抗议面前,电视主持人开始还拒绝道歉,说这些都是瑞典人的幽默,中国人听不懂而已。

 

其实,无论是瑞典电视台这个节目,还是瑞典政府出头去禁华为,和他们这种优越感都有关系。

 

我的看法是:瑞典政府出头去搞华为,并不是为爱立信出头。如果中国政府用瑞典对待华为的手段去对待爱立信,爱立信的损失至少十倍于华为。

 

瑞典出这个头,归根到底是这种优越感作祟。

 

由于西方国家数十年如一日的对中国的抹黑宣传,很多西方国家的民众心中,中国都是一个邪恶的国家,华为这样的中国公司都是政府的傀儡。

 

因此,瑞典做为自认为道德最优越的北欧国家,应该站在正义的西方对抗”邪恶“中国的最前线。所以要跟随美国,出头打华为,来满足自己的道德优越感。

 

中国越强大,西方越需要用各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道德优越感。这次Covid-19疫情和中国抗疫的胜利,让西方人更迫切的要在各种地方表达自己的优越感。很多辱华反华事件,都是这种西方优越感的表达。

 

瑞典,一方面要通过封杀华为中兴来表达自己的优越感。另一方面又过于自信,认为不会遭到中国的报复。所以就要出这个头,来显示自己是西方国家道德最优越的,是对抗中国的先锋官。

 

然而,别忘了中国有句老话:枪打出头鸟。

 

这种西方人的道德优越感心态,是中国目前与西方交流时必须要注意的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我打算专门写一篇文章。下周争取发出来吧。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