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华人川粉这么多?

昨天的推文一如既往地收到了大量来自特朗普支持者的留言。我大致数了一下,在总共586条评论里,有100条左右能确定是铁杆的川粉。虽然比例不到五分之一,但你要知道其余四百多条里大部分并没有明确的态度,而且以我从2015年特朗普第一次参选时就一直反川的立场,川粉陆陆续续取关的应该不少。这么一算,在中文网络上,川粉的数目应该是非常庞大的。

微博和公众号里充斥大量川粉的谬论,推特更是华人川粉聚集的重灾区。我早期在推特上曾经关注过很多身在美国的中国人,后来发现川粉就马上屏蔽,但过一段时间总是会有另一批冒出来,好像怎么屏蔽都屏蔽不完。

昨天写到,华裔支持特朗普的比例比较高。这个说法其实不太准确,那些在美国土生土长的第二代、第三代华人移民,也就是ABC,支持特朗普的人还是很少的。川粉多的是出生在中国、后来才入籍美国的第一代移民。

很诡异的是,这些人往往拥有比较高的学历和收入,这和白人川粉集中在低学历低收入人群的典型图像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大概会是一个有意思的社会学课题。不同的人因为不同的原因成为川粉,很多东西我在这里没办法展开细说。但总的来说他们都有一些相同的特点。

中国人总体倾向保守、重利和利己主义——这本身并不算是太大的缺点,甚至在很大程度上还是让华人在美国成为模范族群、在升学就业等竞争中脱颖而出的原因。

在国内,这些特质没有发生冲突的外部诱因。但到了美国,面对一个推崇人人自由人人平等的社会环境,这些人本能地会觉得自己受到了威胁。LGBT,同性婚姻,族群平等,这些在国内几乎不存在的公共议题,却是美国生活的日常,让他们感到困惑和恐惧,并且由此对推崇这些理念的人产生了极大的抵触和反感。

这个时候,特朗普靠着拳打脚踢过去支撑维系着美国社会的这些基本价值观横空出世,并且竟然还选上了总统,一下子让他们找到了归属感,于是成为特朗普的死忠。

另外,这些人虽然学历较高,但是他们在成长的过程中并没有接受过太多人文教育的熏陶,他们所擅长的只是在自己专业所限的一个狭窄的领域,但他们从来没有上过“尊重人”这一课,更对他人的苦痛与遭遇缺乏共情能力。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虽然他们是硕士博士,但在人文素养这一块大概和美国那些没有上过大学的白人川粉同一个水平。

像那些白人至上主义者一样,他们的内心深处原本就埋着歧视的种子。在国内的时候歧视外地人,到了美国歧视黑人、歧视印度人、歧视穆斯林、歧视任何其他族裔,把人分成三六九等。

特朗普的出现,正好给了他们一个释放内心这些原本藏得很勉强很辛苦的丑恶一面的借口,同时又自欺欺人地自我代入白人的角色。

所以他们迫不及待地嘲笑白左,嘲笑政治正确。他们把“black lives matter”这句原本指向平等的话(黑人和其他族裔一样,黑人的生命同样重要)故意曲解翻译成“黑命贵”。

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全美大游行,美国主流社会大多抱持同情态度,游行中出现的暴力只是少数现象,大部分支持游行的人同样也在谴责这些失控的暴力行为。但华川粉故意歪曲成白左支持暴力打砸抢。

所以,他们对特朗普身上那些超越正常政治人物底线的乖张、怪异、粗鄙、谎言视而不见,对他种种厌女和仇恨言论选择性眼瞎耳聋,不在乎他指着女性说“grab them by the pussy”,也不清楚他对白人右翼团体Proud Boys喊话stand back and stand by对于美国主流社会来说是性质多么恶劣的表态。

只是他们看不到的是,身为少数族裔,正是这些让他们觉得难以理解的价值观保障着他们在美国的权益和尊严。当特朗普粉碎了这些价值观之后,他们自身才是最大的受害者。如果美国成为白人至上弱肉强食的丛林,丧钟为谁而鸣,丧钟就为你而鸣。

 

美国华人川粉的这些特点,国内的川粉也有。作为特朗普的坚定反对者,身处中文网络常常会感到孤独,不仅仅是因为川粉众多,更因为特朗普的那一套手段,正在迷惑着更多的人,并且让更多的人效仿。

特朗普上台的四年,世界在以让人瞠目结舌的速度发生着扭曲和异化。黑的可以被说成白的,白的却被描绘成黑的。曾经让人尊敬的那些负责任的主流媒体,被特朗普和他的粉丝们歪曲成假新闻媒体,然后被更多的人质疑,而他们自己不停炮制的毫无事实根据的谣言却大行其道。

浏览英文信息,你会看到有很多很多的力量在牵制制约着特朗普和他所代表的那个庞大的群体,你会知道还有很多人在努力不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坏,在试图把他们生活的地方扭转回正常的轨道。但在中文网络上,这样的牵制力量太少。

2020年的美国选举也是这样。这其实并不是红蓝之争、左右之争、民主党和共和党之争,而是一场正常和不正常状态之间的对决。

文:假装在纽约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