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宋教仁和陈炯明是民国最不受欢迎的异类?

宋教仁和陈炯明之所以是民国最不受欢迎的异类?一般来讲,是因为这两个人都是孙中山的政敌:

一、宋教仁

宋教仁,字钝初,号渔父,1882年4月5日出生于湖南省常德市桃源。原同盟会中兴会的创始人,中国”宪政之父”,与黄兴、孙中山并称,主持第一次改组国民党。伟大的民主革命先行者、中华民国的主要缔造者,中国国民党的主要缔造者和创始人。民国初期第一位倡导内阁制的政治家。1913年3月被暗杀于上海,终年三十一岁。

宋教仁1912年8月13日,在宋教仁的主持下解散了同盟会。同盟会、统一共和党、国民公党、国民共进会、共和实进会联合发布《国民党宣言》,宣布合并为国民党,推选宋教仁为临时主席。因此宋教仁是中国国民党的真正缔造者和创始人。1913年2月19日,宋教仁在上海发表演讲时,旗帜鲜明地坚持自己“三权分立”的宪政设想,与孙中山发明的“五权宪法”针锋相对;在新政权的组织形式上,宋教仁主张英国的责任内阁制,孙中山主张美国的总统制;在中央与地方分权管理问题上,胡汉民主张地方分权,而宋教仁主张中央集权;在国家定都问题上,宋教仁坚持己见,就主张定都北京。宋教仁主张”责任内阁制”的理由是:”内阁不善而可以更迭之,总统不善则无术变易之,如必欲变易之,必致动摇国本。”他坚持责任内阁制的一个重要的现实目的就是要限制大总统的权力。1913年,国会大选,国民党大获全胜,获国会压倒性多数席次,成为国会第一大党。宋教仁正想模仿英国”责任内阁制”,以党魁身份任总理组阁。3月,在由上海前往北京的时候,遇刺身亡。由以上可以看出,在当时孙中山已经被边缘化,正在逐渐远离历史舞台。而宋教仁则居于国民党的中心地位,且与孙中山政见相左。宋教仁是一位颇有争议的清末民初时期的政治人物。在当时的社会历史条件下,他投身民主革命和民主政治建设,并从中传播西方政党观念,组建政党,推行政党政治,虽在民初过分注重议会竞选,却也不可借此否定其无可替代的历史地位。宋教仁的宪政理念并没有得到完全实施。与孙中山等同时代人比较,宋教仁是民初政党政治身体力行的第一人。一颗有毒的子弹结束了宋教仁年轻的生命,但是从来没有结束”是谁杀了宋教仁”的疑问。现存的说法有 ”袁世凯杀宋说”、 ”赵秉钧杀宋说”、 ”陈其美杀宋说”。曾经板板钉钉、“证据确凿”的嫌疑者最后似乎也不那么”证据确凿”了,曾经慷慨激昂的同志却在怀疑者的笔下显得 ”疑点重重”……因为宋教仁被刺案当年没有真正经过司法程序开庭审理,二次革命就爆发了,所以从法律的角度讲,没有直接证据能够证明谁是真正刺杀宋教仁的幕后黑手,它至今是个谜。宋教仁被刺身亡后,已经被边缘化了的孙中山重新回到了历史舞台上。并于1940年被蒋介石封为中华民国”国父”。二、陈炯明陈炯明(1878—1933),字竞存,广东海丰人(广东省惠州府海丰县白町村,今属广东省海丰县联安镇白町村)。中华民国时期广东军政领袖,中国致公党的创始人。

陈炯明陈炯明毕生坚持联省自治的政治主张,致力于联邦宪政、以和平协商的方式统一中国,与孙中山奉行的中央集权、不惜以武力征战谋求统一中国的政治纲领不合。1909年,陈炯明加入中国同盟会,1911年3月,参加黄花岗起义。1913年,陈炯明参加二次革命失败,流亡到新加坡,当时孙中山重组中华革命党,并且要求党员画押宣誓效忠其个人,陈炯明第一次表现出了他对孙中山的不从,拒绝宣誓效忠参加中华革命党。武昌起义后,陈炯明到东江组织民军起义,11月9日广东 ”和平光复”后不久,任广东副都督,后为代理都督。1912年4月,任广东总绥靖经略,后任广东护军使。1913年6月继任广东都督,7月18日宣布广东独立讨袁。后其属下师长苏慎初炮轰都督府,自立为临时都督,陈逃往香港、新加坡。1916年,陈炯明回到广东发动起义,参加讨袁的护法运动,任闽粤军总司令,占领了闽西南的漳州、汀州等地,正式建立了自己的根据地。孙中山进广州,先对陈炯明承诺,”粤事由陈君主持,中山回粤不过回复前日被逐之颜面。”结果,到广州,孙中山就宣布在广州召开非常国会,选举非常大总统。醉心于地方自治的陈炯明,遇上了最顽强也最偏执的职业革命家。孙陈决裂的根本原因,在于孙主张集权,要武力北伐,统一中国,而陈炯明主张联省自治,以南北和平的手段来谋求统一。这个矛盾无法调和,于是重重疑案产生,陈炯明的战友邓铿之死,成为第一个疑案,历史学家汪荣祖认定,邓铿是被孙中山谋害。而陈炯明的造反,也是因为孙中山欲除掉陈炯明。孙陈之间最大的谜案是陈炯明”炮轰总统府”,这个事件的真相正在浮现。所谓”炮轰观音山总统府”,实际上粤军只虚开了三炮吓唬守军,而且事前通知了孙中山离开,反倒是孙中山以海军大炮向广州城内乱轰,炸死无辜平民过百。后来,孙中山贿赂地方军阀攻打广州,陈炯明避战而走。陈下野后退居香港,协助海外最大的华侨社团组织 ”洪门致公堂”转型为 ”中国致公党”,并首任该党总理。1933年9月22日病逝于香港,1934年迁葬广东惠州西湖畔的紫薇山。1925年,孙中山逝世的时候,陈炯明曾手撰一副挽联:“惟英雄能活人杀人,功罪是非,自有千秋青史在;与故交曾一战再战,公仇私谊,全凭一寸赤心知。”在知己相惜的情怀之下,似诉英雄心中不平事。可以看出,在这两位大人物之间,发生了太多的故事。”1933年9月,陈炯明去世之时,香港《工商日报》评价道:“国民党死了一个敌人,中国死了一个好人!”往期链接:

更多资讯,长按下图:

.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