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大午事件|鱼那么信任水,水却煮了鱼?

11月11日,高碑店市公安局发布警情通知,孙大午等人涉嫌寻衅滋事、破坏生产经营等违法犯罪,公安机关依法对孙大午等人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目前,案件正在侦办中。

28人被抓资金被冻政府进驻

接受孙大午家属法律咨询的北京市友邦律师事务所与该所主任赵光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警方当天抓捕了28人,其中包括孙大午夫妇、孙大午的两个儿子、两个儿媳等家人,以及一些公司高管等,“至11日下午,上述28人已经释放了4人”。

《南方周末》援引大午集团一位员工的话称,警察在11月11日分两批带走了不少人。第一批被带走的是集团高管,他们大多是在家中被破门而入的警察带走的。第二批是子公司的领导人,他们被以开会名义召集,然后被带走。

该员工还称,集团高层几乎全被抓捕,“相当于连锅端了”。同时,集团对公账户被冻结,食堂连买菜做午饭的支出都没有了。此外,集团与各个子公司的人力资源、财务处,都已被警方控制。

关于抓捕细节,该员工告诉南方周末记者,(11日)凌晨1点左右,6辆大巴车载着特警,带着冲锋枪、警犬和梯子,闯进了大午新民居。

监事长孙大午被带走了,他的一个孙子被留在家里,由警察看管。上午,保姆过来给孩子做饭,被警察告知“大姐你不用管”,也未被允许接近孩子。

该员工留意到,有的家门有被强行撬开的痕迹。据其了解,凌晨抓捕发生时,附近通讯信号都被屏蔽,警方将人带走以后才恢复。

这场抓捕并非临时行动。远在海南的大午集团总经理刘平,也在同一时间被警察带走。刘平掌握着大午集团的理事会,她是孙大午妻子的侄女。

11月13日,大午集团多名内部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当地政府已成立工作组进驻该公司。有员工曾问过工作组成员此次事件的原因,被告知“不清楚”。

大午集团公共厕所前,不少警察停驻。(图片来自南方周末)

土地纠纷爆发冲突

大午集团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被警方带走的有二十余人,“寻衅滋事、破坏生产经营这两点我个人觉得比较笼统”,或与土地纠纷有关。

据悉,在今年8月4日,大午集团员工因农场(朗五庄村)被强拆而与徐水国营农场发生冲突,随后徐水区公安到场执法,警民发生冲突,“使用催泪弹、辣椒水,并两度殴打维权的大午集团员工”,“导致20多人受伤,还有几人住进医院”。

网传冲突现场图

当天下午,大午集团召开职工会议,员工来到当地区政府、区公安局请愿,公开抗议打压行为。“39名员工被抓走,包括大午集团创始人孙大午的妻子和分公司的负责人”,知情人透露,当晚警方又将其全部释放。

网传抗议现场图

关于郎五庄村与徐水国营农场的土地之争,其实有两种说法。

一种是大午集团这边的。孙大午曾多次在微博称徐水国营农场自1963年以来,侵占郎五庄2400多亩土地近60年。大午集团的一名员工表示,当地村民没有任何收益。村民希望收回土地,并由大午集团运营。

另一种则截然相反。在徐水当地的百度贴吧上,曾有网友发帖称,实际上是大午集团的人先去农场占了地,搭了简易房,还拆了农场的院墙。还有网友在该帖称,大午农牧集团招募员工到农场寻衅滋事,后又用钱雇佣郎五庄村民到农场霸占土地。

不过,这两种说法都未得到官方证实。

鱼那么信任水,水却煮了鱼?

中国政法大学疑难证据中心主任、北京市友邦律师事务所兼职律师吴丹红此前与孙大午有过接触,孙大午给吴丹红留下了“草莽英雄”的印象。“他是个理想主义者,横冲直撞,破坏潜规则,所以也得罪了不少人”。

比如有网友发现,当时河北省尚未报告有非洲猪瘟疫情,孙大午便私自在微博“揭盖子”。

据熟悉大午发展史的知情人透露:大午集团和孙大午本人在当地一直备受打压:途径大午集团内的荣乌高速占地225亩,大午集团却无法得到补偿;去年2月21日,大午集团猪场因非洲猪瘟几乎全军覆灭,导致直接损失上亿元,但仅获得1000万补偿。

关于孙大午其人,微博下面有这么一条评论,网友写道:

他本是亿万富翁,却过着苦行僧般生活,当了董事长还帮工人掏粪;他本该以追逐利润为第一要务,却办免费农民技校、赔钱的中学,赔多少不在乎;他深知商场官场潜规则,手中毫无政治资源可依仗,却不肯和光同尘,耿直倔强;他在事业顶峰时曾评论自己:看似可喜可贺,其实是可悲可叹人物。几乎一语成谶。

红墙评论综述

获取更多资讯,请复制链接后浏览器访问:https://ridwall.wordpress.com(红墙评论博客)

.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