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欧洲大航海工业革命到中国朝贡体系RCEP,中国回归大国地位则是必然

温乎曰:

未来再也不是白人一家独大的世界了。

1

晚清的李鸿章留下一句话,中国处于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精准判断出百年前的中国在世界的地位。海权国家取代陆权国家、热兵器取代冷兵器、工业国取代农业国、日本小弟取代中国大哥......每个危机都可能让中国陷入万劫不复,而每个危机都是中国从未见过的,所以叫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2020年,中国高层数次提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可是视作对百年中国和世界变化的回应。我们可能前半年还感受不到,直到昨天正式签署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才明白,原来这就是惊喜,果然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从“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到“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是一段浩浩荡荡的历史进程。我们把RCEP放到这段大历史进程里,才能明白这件事为什么是里程碑。

2

RCEP是东盟十国发起、中、日、韩、澳、新参加的15国自由贸易协定。翻开古代中国朝贡体系的花名册,再看看RCEP的成员国,除了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以外,其他国家的重合度非常高。所以我们可以换种方式理解RCEP:曾经在一个贸易圈里玩了几千年的小伙伴们,终于破镜重圆了。对,朝贡体系就是贸易圈。现在说起朝贡体系,总感觉中国是冤大头,周边小国代表带着土特产进京,只需要跪下磕头,就能换来几十倍的赏赐,和黑社会拜码头似的。其实不是这样。那些周边小国用土特产换到赏赐以后,往往不会直接运回本国,而是打着御赐的招牌在中国高价卖掉,换成货币采购中国的商品,回国后再以进口货的标准高价出售。于是中国商品走出国门,在几十个国家流通。这么做有几个好处。一是带动商品贸易。既然国家元首都以中国货为荣,那民间商人还等什么,赶紧转型成代理商到中国进货,卖给国内的老百姓啊。老百姓对名人同款的需求有多大,看看现在的淘宝就知道了。而且中国是东亚的制造业大国,商品质量是真的好,不管在哪里都有竞争优势。这样双管齐下,朝贡体系里的人都以有一件中国货为荣,中国沿海地区和周边国家的贸易便繁荣起来了。二是文化输出。经过近些年的教训,我们也明白了,文化强弱等于国际地位。美国文化为什么能传遍全世界,还不是美国的国际地位高嘛。同样是爱国电影,美国就是高尚情怀,中国就是屌丝意淫,区别就在于国际影响力带来的文化强弱。朝贡体系里的中国,类似于二战后的美国,属于体系内国际地位最高的国家,结果便是中国文化在东亚的强势输出。在朝贡体系的其他国家里,中国的诸子百家、唐诗宋词、琴棋书画,地位相当于现在的民主自由、好莱坞大片、常春藤高校。经过多年熏陶,日本、朝/韩、东南亚国家都加入儒家文化圈,和中国紧紧捆绑在一起,成为政治、经济、文化的共同体。中国的国际秩序也就成型了。明白朝贡体系的本质,我们就知道了,现在的RCEP基本是弱化版的朝贡体系。因为RCEP是自由贸易协定,属于一个只谈经济、不谈政治文化的体系,说是弱化版也没什么问题。不过政治文化肯定要服从经济,只要中国能在RCEP里占绝对优势地位,将来的政治文化影响力也会逐渐跟上。除了不用下跪磕头,你说这两个体系有什么区别?

3

当东亚各国岁月静好的时候,欧洲开始大航海运动,彻底重构了世界,几百年后新的世界体系构建完成,中国的国际地位一落千丈。这也是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开端。按照以前的说法,中国衰落的原因是没有参加大航海,可问题是,地缘格局决定了中国根本参加不了大航海。因为在生产力不发达的古代,出海远航的唯一工具是大帆船,而帆船的主要动力是季风和洋流。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人类能去哪里,要看季风和洋流去哪里。我找了一幅洋流图:

地图已经很明白了,从中国出海只能去东南亚,想去波斯湾也得在东南亚中转,至于北美大陆就别提了,根本没人知道有那个地方,怎么可能想到横跨太平洋,那才是疯了。而穆斯林从波斯湾和红海出发,可以利用季风和洋流纵横印度洋,在非洲和东南亚之间来回跑,这种地理位置特别适合做中间商。当时世界贸易的流程是这样的:中国商人做海贸生意,往往是趁东北季风出海到东南亚,把商品卖给东南亚的穆斯林,然后趁西南季风回到中国,这么来回一次就是一年。穆斯林买到中国的商品,再顺着季风和洋流回到波斯湾,从陆地运送商品到欧洲出售,利润往往能达到10倍以上。欧洲白人就是冤大头,但是没办法,谁让欧洲什么也没有呢。所以......中国哪来的大航海?中国商人在东南亚就能出货,为什么还要费尽心思跑到阿拉伯?再说,就算中国商人愿意为了高利润远航,穆斯林也不愿意中国人瓜分利润吧?不打架才怪了。中国处于欧亚大陆的最东边,这就是命。而欧洲就不一样了。随着穆斯林的中间商地位稳固,开始店大欺客,提高和欧洲贸易的关税,欧洲人买不起最想要的香料,都要哭了。他们琢磨了很多年才决定不要中间商:穆斯林不是从亚洲进货嘛,那不如我们亲自去亚洲?结果欧洲人暂时没找到亚洲,反倒先找到美洲和非洲了。因为从西欧坐船发出,顺着墨西哥湾流就到了北美洲,再顺着南北赤道海流,又能到南美洲和非洲,整个大西洋两岸就盘活了。事实上,哥伦布正是顺着墨西哥湾流,才到了古巴和美国佛州附近,那地方就是他发现的新大陆,而哥伦布登上北美大陆以后,发现一群维京人已经在那生活了很久......欧洲白人利用洋流和季风,把南北美洲和非洲变成殖民地,翻过非洲的好望角,便进入印度洋,逐渐取代了穆斯林的中间商地位。他们把东亚贸易区的香料、丝绸、瓷器、茶叶运回欧洲,反手出售就是几十倍的利润,比如那个达·伽马,运了一船肉桂回去赚了60倍。世界开始变了。欧洲白人为了贸易利润改进造船技术、为了抢夺地盘改进武器装备、为了方便赚钱发明现代股份公司、而殖民地的原材料和市场,又反哺了国内的纺织和军工产业。当技术和资金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欧洲便启动了工业革命,重构了整个世界。从此以后,世界成为白人的世界。原本只生活在欧洲的白人,移民到美洲和大洋洲,完全改变了当地的人种结构,并且通过强势的国家霸权,让欧洲文化成为世界主流文化,甚至让英语和西班牙语成为其他国家的官方语言。几百年来,从来没有哪个国家敢挑战白人的世界,日本倒是尝试过,结果两次被按在地上摩擦。所谓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本质上是新世界和旧世界不兼容了。在欧洲的殖民体系面前,中国的朝贡体系完全不是对手,不到百年时间被打的七零八落,我们也跌入最黑暗的时代。

4

欧美国家能成为世界主流国家,其实还是吃了大航海的红利,这份红利直到现在都没吃完。中国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没吃到大航海的红利,只能在惨痛的教训之后奋起直追。晚清民国的历代才俊,在中国留下救亡图存的种子,让中国人明白世界是怎么样的,我们需要走什么样的路才能救国。中共领导的革命,基本把中国里里外外清理了一遍,什么地主、资本家、黄赌毒都扫进垃圾桶。1949年,新中国在一片废墟上起步。我们用一场抗美援朝战争,挣脱《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的束缚,彻底摆脱殖民地的地位,并且换来156项工程,给中国工业化打下坚实的基础。中苏交恶之后,我们和美国建交,打开国门迎接发达国家的产业转移,不仅学会了世界先进的技术和管理方式,还融入到欧美主导的世界贸易体系。21世纪初中国加入WTO,在世界贸易体系中的份额越来越庞大。现在中国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的制造业国家,美国制裁了几年,都没有把中国压下去。尤其是今年的世界疫情和美国大选,真正说明了一个问题,辉煌的欧美国家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而曾经的制造业大国又回来了。此消彼长之下,中国的身影格外引人注目。这也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意义所在。说起来中国的地理位置也挺有意思。大航海运动兴起的时候,中国属于偏安一隅,压根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硬是错过第一波强国列车。但整个东亚的人口和资源特别丰富,中国又是东亚最大的国家,一旦中国治好内伤,出门稍微整合一下周围的资源,就成了世界最强之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欧洲的大航海是偶然,中国回归大国地位则是必然,毕竟几千年来我们都是这么过来的,没人觉得不正常。而回归大国地位的中国,重建以自己为中心的贸易圈,属于常规操作。于是谈了8年的RCEP,终于正式签署了。这是全世界规模最大的贸易圈子,覆盖了22亿人口,15个成员国GDP达到26万亿美元,人口和经济总量都占世界的30%,在以后的几年内,各成员国之间的关税壁垒大幅削减,货物贸易零关税品种数量将超过90%。虽然中国一直说:“我们只是参与者”,但是谁都明白,中国才是这个贸易圈的中心。

我觉得这件事的最大意义在于,欧美白人统治世界的格局开始松动,东亚国家尤其是中国的影响力逐渐变大,未来的世界再也不是白人一家独大了。这是大航海以来从未有过的事情。我们现在可能感受不深,几十年后回头再看,历史的转折点在2020年就开始了。这不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还能是什么?

 

5

RCEP签署以后,台湾有点着急上火,说争取加入标准更高的CPTPP,也就是川总签字退出的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并且认为中美争端未歇的时候,能为台湾带来转机。台湾说话有点不过大脑,我们15个国家签署协议,和你一个省有什么关系?但是话说回来,RCEP正式签署以后,美国不会甘心失去巨大的地盘,拜登上台很可能重新加入CPTPP,做为对抗最大自贸区的工具。而台湾做为一个螺丝钉,也将发挥应有的作用。所以我有一个感觉,未来的太平洋西海岸,冲突和摩擦会大幅度增加,说不定还有擦枪走火的危险,而危机中的机遇就是收复台湾的机会也多了......不过最难的一段路,我们已经走完了,以后遇到再多的危险,我们也有足够的底气去面对。未来可期。估计现在美国已经说年轻人不讲武德了,那我们也必须回一句:耗子尾汁。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从欧洲大航海工业革命到中国朝贡体系RCEP,中国回归大国地位则是必然》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