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光棍强奸了一个精神病女人,生下苦命的方洋洋

一、

 

方洋洋是山东平原县前曹镇人,1997年出生。

 

用表哥谢树雷的话说,方洋洋是独生女,母亲虽患有精神病,但方洋洋身体健康,只是反应慢一些,生活自理没有问题,曾打过工,一般活都能干。

 

2016年,方洋洋经媒人介绍,和山东禹城张某相识,同年两人结婚。

 

为了迎娶方洋洋,张家加上彩礼,前前后后共花了13万元,不仅掏光多年积蓄,还欠了一屁股债。

 

婚后,张家很快发现方洋洋行为异常,这才知道,方洋洋有一个患有精神病的母亲,并把部分智力缺陷疾病遗传给了方洋洋。

 

随后,另一件事情的发生,让张家更加生气,他们发现,方洋洋无法生育没有怀孕能力,并从医生那里得知,方洋洋流过产。

 

这让张家很愤怒,对方洋洋的态度,从此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

 

2017年腊月,丈夫张某带着方洋洋回娘家,酒桌上,张某说,方洋洋智力有问题,要求岳父退回彩礼钱,被岳父一口回绝。

 

二人爆发猛烈争吵,不欢而散。

 

回到婆家后,方洋洋遭到婆家虐待,从此开始了暗无天日的非人生活。

 

这一次,是方洋洋结婚后第一次回娘家,也是她这一生中,最后一次回娘家。

(方洋洋小时候照片,来源:荔枝新闻)

 

 

二、

 

 

方洋洋的公公张某林喜欢喝酒,每次喝完酒后,看到方洋洋,就会想起自己钱花了,还欠了很多外债,娶回来的却是一个“傻女人”,对方洋洋更加愈发看不顺眼,抄起根子,对着方洋洋就是一阵狠命殴打。

 

用方洋洋的婆婆刘某英的话说,“每次都下手不轻”。

 

打完后,张某林还觉得不解气,命令家人,不许给她饭吃,冬天时候,还会命令方洋洋到屋外罚站。

 

方洋洋结婚时,体重有160斤,到最后,体重被公公婆婆丈夫,虐待的只有60斤左右。

 

整整瘦了100斤。

 

一开始,方洋洋会反抗,到最后,用方洋洋丈夫张某的话说,“她就害怕我们了,不敢再反抗,看到我们只会本能求饶,说,‘别打我了,我听话了’。”

 

娘家亲戚隐约也能感觉到方洋洋的日子,在婆家过得并不好,他们曾要求来看方洋洋,但都被婆家推脱拒绝了。

 

说,“他们夫妻二人在外打工”,你来了,也看不到。

 

2018年,方洋洋父亲病逝,婆家没有放方洋洋回去,方洋洋没能看到父亲最后一面。

 

在审讯室,丈夫张某说,“结婚三年,他从没看到过方洋洋骂过人、打过人、摔东西、砸东西,以及自残行为”。

 

生活中,方洋洋算是一个很乖的人,除了智力有点缺陷,无法生育孩子。

 

可即便如此,方洋洋依然没能逃脱掉死亡的降临。

 

 

三、

 

 

2019年1月31日上午8点半左右,家人让方洋洋去刷锅,方洋洋嘟囔句嘴,婆婆刘某英拿着棍子,对着方洋洋身上就抽去。

 

公公张某林一看,火气刷地上来,一把把方洋洋拽到在地,到柴火堆里抽出根子,对着方洋洋身上就是一顿胡乱毒打。

 

毒打结束,公公让方洋洋宰鱼,方洋洋刚挨过打,就没动弹,张某林用根子对她身上,又是一顿毒打。

 

10点左右,刘某英让方洋洋去洗衣服,方洋洋磨蹭会儿,刘某英看她不听话,心里不耐烦,拿起棍子,对着方洋洋的头部、肩膀和腿部,又是一阵毒打。

 

中午吃午饭,没人叫方洋洋。

 

丈夫张某说,方洋洋挨打挨怕了,不敢和他们坐一起吃饭,到最后吃饭,干脆就不叫她了。

 

有时候,她一天只吃一顿,偶尔两顿。

 

张某说,记得吃饭的时候,父亲好像给她拿了两个馍,至于方洋洋有没有吃,他不知道。

 

挨了打后,方洋洋开始一个人走到屋里睡觉。

 

下午三点,张某林在家里修插座,喊方洋洋给拿个东西,方洋洋没有理他,气愤的张某林走过去,用手中正拿着的剪刀,把方洋洋的头发给剪了。

 

下午4点,在床上睡觉的方洋洋喊冷。

 

刘某英一看不对劲,害怕出事,就给方洋洋下了一些“祺子”面(山东一种面食),给她吃。

 

吃了,方洋洋又躺下继续睡。

 

晚上6点,方洋洋开始呼吸不畅,透不上气。

 

刘某英急忙把方洋洋的情况告诉了儿子张某,张某走过去看了看,就拨打了“120”。

 

半个小时候,“120”急救人员赶到,此时方洋洋已经死亡。

 

 

四、

 

 

方洋洋被虐待致死后,当天晚上,张家所在当地的村干部就打电话通知了方家家属,表哥谢树雷和家属赶到,第一时间并没有看到方洋洋遗体。

 

到最后才看到了,方洋洋的表嫂说,“方洋洋一米七六的个头,160斤的人,现在饿得只有60斤,就是皮在撑着骨头”。

 

“并且身上还有很多伤痕”。

(小时候的方洋洋,来源:荔枝新闻)

 

根据尸检报告,方洋洋是由于饥饿“长期营养不良”,外加“钝性”暴力殴打致死的。

 

张家一家罪责难逃。

 

但紧接着,法院的操作让人愤慨。

 

2020年1月22日,禹城人民法院以“被告人归案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并自愿预交赔偿金5万元”“决定从轻处罚”。

 

法院分别判处方洋洋的公公张某林、婆婆刘某英、丈夫张某,2至3年不等有期徒刑。

 

最后还很人性地判处张家赔偿方洋洋母亲杨某支付的丧葬费37562元、误工费3000元、交通费2000元,共计42562元。

 

事情一经曝光,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

 

有网友说,“我看了下,犯罪嫌疑人一家只要积极预交5万块钱赔偿金,就可以杀死一个人,最后一条人命算下来,法院还要退还犯罪嫌疑人8000块钱,是不是这意思?

 

“我怎么还感觉是张家赚了呢?”

 

方洋洋23岁,赔偿金额是42562元,23岁乘以365天是8395天,42562元除以8495天,等于5.06元。

 

方洋洋过去的23年,她每天活着的生命价值,就只值5块钱。

 

连一个汉堡都不如。

 

这就是方洋洋23年的命。

 

有网友说,仅仅因为方洋洋生下来,身上天生带有缺陷,“就可以这么不值钱吗”?

 

另一观点是,法院的起诉罪名是“虐待罪”,罪名合适吗?难道不应该是“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吗?

 

一条一条翻遍网友的评论,我也得出一个结论:在中国,法律对女性依然不友善,甚至是还在压迫女性。

 

比如“离婚冷静期”、各种家暴、奸杀等等,法院的判决天平,都不愿本能地友善向女性倾斜。

 

一个女生正在路上走着被陌生人打了,和婚后回家被丈夫打了,假如伤情一样,法律对两名打人者的量刑,就不一样。

 

所有的案例都在告诉女生,你一旦结了婚,仅仅因为“婚姻”之名,你的命就不值钱了。

 

一张结婚证,就让你成了男性私人物品,可以随意处置。

 

以方洋洋为例,她明明就是长年日积月累的“故意伤害致死罪”,为什么还非要以“虐待罪”期数?

 

有网友震耳欲聋地诘问,“假如我非常恨一个女性,最后想法给她娶回家,我再慢慢地虐待死她,那我是不是就此可以受到法律的最小制裁”?

 

这一假如,让人灵魂发颤,也让更多人对未来生活望而却步。

 

再一个就是,方洋洋的表哥谢树雷告诉记者说,“至今张家连一句道歉都没有”,法院说的张家具有“悔罪表现”,到底在哪呢?

 

为什么被害者家属看不出来?

 

还有就是方洋洋的家属代理律师张金武说,这个案件不涉及个人隐私和国家秘密,应该依法公开审理,然而禹城人民法院却以不公开审理为由,不允许方洋洋近亲家属参与诉讼,损害了方洋洋家属的权利,且执法程序已经违法。

 

张金武律师说,方洋洋母亲患有精神疾病,无劳动能力和经济收入来源,法院判处的民事赔偿也不合理。

 

他已依法申请了重审。

希望我们都能等来一个好的结果。

 

 

五、

 

 

在这里,我专门写一下前面没说的“缓刑”。

 

为什么要在这里说呢?

 

因为在关于方洋洋案件的判决书里,禹城人民法院对公公张某林的判决是,“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三年”。

 

 

缓刑三年,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你这边宣判,他那边就可以释放回家了。

 

在家服刑,和我们社畜平日宅在家里,有什么区别?似乎没有。

 

要知道,方洋洋的结果可是“致死”,不论是“故意伤害罪致死”,还是“虐待罪致死”,结果都是“致死”。

 

很严重,人命一条。

 

而禹城人民法院呢?感觉审案子,就像小孩玩游戏,在过家家一样,没有对生命的一丝敬重和敬畏。

 

没有赤城之心。

 

有网友说,法院之所有会有这个判决的结果,原因可能很复杂,但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苦主方洋洋家里没人。

 

她母亲精神病,父亲去世,无人为方洋洋露头,执法者感受不到来自受害者的压力。

 

不知道为什么,网友说的这话虽然没有依据、没有石锤,但是仔细一想,我却觉得竟然很有道理。

 

如果方洋洋身世显赫,家人跺一跺脚,大地都要抖三抖,法院还会这样轻浮判决吗?似乎不敢......

 

在深挖这个案子的时候,我看到网上有几个网友爆料说,方洋洋的爸爸当年强奸了患有精神病的方洋洋母亲,才有了方洋洋,后来方洋洋长大,因为有智力缺陷,被同村男人强奸流产后,丧失生育能力,又被父亲以13万彩礼钱,“卖给”了虐待死她的现丈夫。

 

网友说,整个案件当中,最无辜的两个人,就是方洋洋和她妈妈。

 

但是这一生命运最惨的,也是最无辜的这两个人。

 

为了核实这条爆料的真实性有多大,我找到一份方家的申诉材料,资料显示,方洋洋母亲是1965年出生,方洋洋爸爸的弟弟是1955年。

从年龄上合理推算,方洋洋的爸爸至少要比方洋洋的妈妈大11岁。

 

这是方洋洋小时候的全家福,父亲满脸皱纹,两鬓苍白,年龄看上去像方洋洋的爷爷。

 

一个老光棍强奸了一个精神病女人,生下苦命的方洋洋,网友的爆料内核和逻辑上,目前是成立的。

 

如果爆料是真的,方洋洋和她母亲,这一生并没有做错什么,错的也仅仅她们自己是个女人。

 

是个身有智力缺陷,没有性反抗能力的女人。

 

底层女性方洋洋之死,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间疾苦啊?!

 

最后希望法律能还方洋洋一个公平,人间不能没有正义!

 

文:万小刀工作室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