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周刊《洞穿赌博网络》揭赌博黑产渗透互联网遭百度搜索引擎封杀

许多人都知道,财新是一家享有盛名,受人尊敬的媒体,财新的掌门人胡舒立,被称为“中国最危险的女人”。

近日,财新周刊推出了一篇题为《洞穿赌博网络》重磅报道,揭露了赌博黑产怎样渗透互联网全产业链的。

这篇报道对百度,以及多家互联网电商巨头进行了点名。

诡异的是,不少网友发现,在百度上搜索《洞穿赌博网络》一文,居然搜不到这篇文章的任何信息。

我通过百度手机版和网页版验证了一下,发现网络传言似乎不虚。

我又搜索了财新周刊之前的一些报道,却不存在这种情况。

比如云南律师夏云飞涉黑这篇,不仅搜到很多信息,而且排名第一就是财新官方的消息源。

我又换了搜索引擎必应,搜索《洞穿赌博网络》一文,结果显示正常。

我认为,财新这篇文章,在百度上神秘消失,是比百度涉入网络赌博更为严重的问题。

这也攸关我们每一个人!

百度虽然是一家私营公司,但作为一个作为公共性质搜索引擎,百度并没有随意垄断信息,屏蔽信息的权力。

对于信息的垄断屏蔽,这实际上就是在操控舆论,剥夺公众的知情权利。

互联网巨头涉入网络赌博,这是一个重大公共事件,财新作为公共媒体,有权用调查报道为公众探寻真相。

然而,倘若有人为了一己之私,对新闻报道的传播渠道进行封杀,影响舆论的导向,是一件极其阴暗的事情。

这已不是百度第一次面对类似质疑。

之前,百度老将史有才在杭州被警方带走,被指与非法赌博广告业务有关。

但事后,有媒体在在百度搜索“史有才”有关的资讯,相关内容已无法显示,或被屏蔽。

而在2008年,百度涉入三鹿“公关门”,更是闹得沸反盈天。当时,三鹿奶粉添加三聚氰胺的负面报道一度在百度上消失。

当年9月12日,网络流出一份“三鹿神秘公关信”。

“公关信”中称,要“与百度搜索引擎媒体合作,拿到新闻话语权。”

“公关信”还透露,三鹿集团奶粉事业部已投放120万元,只需再协调180万元就可以与百度签署框架,享受新闻公关保护政策。

而据《21世纪经济报道》9月13日报道,百度广告部工作人员已承认收到过“三鹿危机公关案”。

但是工作人员辩称“现在仍可以在百度搜索中查得有关三鹿奶粉的负面新闻,百度并未删除。”

然而,聪明的记者却发现所有关于三鹿的负面新闻均是在9月12日后出现的。

一时间,百度成为了千夫所指。有人痛批,百度就是“电子三聚氰胺”。

但百度似乎置若罔闻,以“三聚氰胺”另一重要角色雅士利为例,雅士利诬陷结石宝宝父亲郭利的维权是“敲诈勒索”,把他送进监狱。

后来证明,这是一个冤狱。

媒体对于雅士利和郭利的报道,可谓铺天盖地。但是,你上百度搜索“雅士利”就会发现,几乎搜不到这些负面报道的任何信息。

能看到的,只有置顶的雅士利广告,以及从网站到微博,对于雅士利品牌的一致好评的口碑。

百度搜索的“人工智能”,果然厉害了!

在这个移动互联时代,百度已经走向式微。但不能不承认,百度依然是一个信息集散和传播的重要入口。

搜索引擎是百度的,但信息应当是自由流动和全民共享的,因而,百度无权垄断,无权扭曲。

财新这篇《洞穿赌博网络》的报道在百度消失,到底是一个偶然,还是人为干预的结果?

百度必须给出一个回答。

如果资本胆敢掩盖真相,蔑视人心,站在文明的对立面,它就是全民的公敌。

人人都有权讨伐之!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