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雁行模式”到RCEP - 东亚经济一体化的曲折道路

文/老C

1、

11月15日,东盟十国以及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15个国家,正式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从2012年,东盟十国发起RCEP倡议以来,经过整整八年的磋商谈判,终于瓜熟蒂落,水到渠成。

RCEP包括15个成员国,23亿人口,占全球人口总数的30%,经济总量达到25万亿美元,也接近全球经济总量的30%。15个成员国既包括日本和澳大利亚这样的发达国家,也包括柬埔寨老挝这样的欠发达国家,涵盖面非常广泛。

美国媒体和分析师的报道中,把RCEP和中国的势力扩张联系到一起。花旗银行的分析师把RCEP称为中国的一场政变。政变的对象,自然是世界霸主美国。

RCEP是东盟2012年发起,中国是参与者并非首倡者。为啥是中国的政变呢?

另一方面,美国媒体说对中国的好处有限。中国和东盟、澳新、韩国都已经有自由贸易协议了。RCEP意义不大,只是在中日之间算是个突破。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话也没错。RCEP只是东亚经济进一步协作和一体化的一个开始,后面任重道远。同时,RCEP对中国经济也不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毕竟关税也是一步步下降的,不可能今天签了协议,明天贸易就翻番。

然而,RCEP的标志性意义不可忽视。一方面,RCEP标志着中国坚持开放,坚持多边自由贸易的决心是毫不动摇的,中国也尽最大努力建立与其他国家的贸易关系,坚持统一战线。

另一方面,RCEP标志着东亚国家,在没有美国介入的情况下,向经济协作一体化迈出了重要一步。

2、

东亚经济一体化,并非一个新概念。

早在二战之前的1932年,日本经济学家赤松要就提出了东亚的“雁行理论”,做为“大东亚共荣圈”的经济基础理论。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日本经济学家结合“比较优势理论”把“雁行理论”推到了一个新的理论高度。

“雁行理论”认为,日本应该把失去比较优势的边际产业转移到其他国家。按照日本--> 东亚四小龙(包含韩国、台湾、香港、新加坡) --> 东亚四小虎(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尼) --> 中国大陆依次转移。

日本先发展某一产业,当技术成熟,生产要素也产生变化时,这些产品在日本的竞争力转弱。接着亚洲四小龙自日本移转技术或产业转移,开始发展此一产业。在此同时,日本产业结构升级到另一个新的层次。同样地,当亚洲四小龙在该一产业发展成熟后,这些产品的生产又转移到相对更落后的国家发展。亚洲四小龙的产业结构也相应升级,呈现出有先后秩序的发展。

日本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按照雁行理论的思路,把落后产能转移到了中国。而某些高技术含量的行业,比如汽车业,连落后产能都不愿意转移到中国。当时,德国好歹给了中国一款七十年代技术的桑塔纳,而日本汽车业连过时十年的技术都不愿意给中国。毕竟,在雁行理论中,中国应该是雁尾,承接的应该是四小龙甚至四小虎都不要的产业。

现在,有些人说啥中国应该感恩日本当年的产业转移,也是无语了。

雁行模式,本质上是一个等级森严,上下分明的模式。日本当时希望基于雁行模式,实现东亚经济的一体化。但雁行模式本质上是为头雁服务的。头雁吃肉,雁翅喝汤,雁尾能剩点渣子。

雁行模式成立的前提是,第一,头雁能一直保持领先,第二,后面飞的雁能够安于自己在雁阵中的位置,不造反。


很遗憾,这两点都没能实现。

首先,在日本GDP达到美国的60%,日本经济直接挑战美国时,美国就直接下手遏制日本了。

在美国眼中,日本这样一个被军事占领的半殖民地国家,也配追求亚洲头雁的地位。美国打压下,日本并没能一直保持住对亚洲其他国家的全面领先优势。

同时,四小龙除了香港,都是日本的好学生,都搞政府主导下的产业升级。台湾、韩国、新加坡这三个经济体,表面上嘴上说什么自由贸易比较优势,骨子里都是产业升级进口替代,都有一颗不甘心处于产业链低端的雄心。

当美国用各种办法打垮了一度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日本半导体工业时,韩国和台湾都成为获益者。可以说半导体行业,日本跌倒,韩台吃饱。

最终,日本丧失了在亚洲的头雁地位,日本经济学家和政治家期望的,用雁行模式实现亚洲层面的经济协作和一体化的梦想,彻底破产。

3、

在以RCEP签署为标志的,新的一轮亚洲经济一体化中,日本已经不再拥有三四十年前那种支配地位,也无法扮演亚洲头雁的角色。

在RCEP十五个国家中,中国占差不多60%的人口,56%的GDP,从总量上,居于绝对的领先地位。虽然RCEP是东盟国家首倡,但中国在其中的影响力确实不容低估。

一个亚洲国家自发组织的经济联盟,是美国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奥巴马力推的TPP,就是一个旨在把亚洲国家分割开来,孤立中国的战略。

TPP包括东北亚中日韩三国中的日本,东盟10国中的越南、马来西亚,文莱、新加坡、澳新两国,以及北美三国、南美的秘鲁和智利。

TPP不但把亚洲最大经济体中国排除在外,也排除了和日本不对付的韩国,东盟十国中的泰国、缅甸、老挝、柬埔寨、菲律宾、印尼。反而把越南拉进来,希望扶植越南去与中国争夺劳动密集型产业。

与特朗普的贸易战王八拳相比,奥巴马主推的TPP和TTIP是更有深谋远虑的遏制中国的策略。奥巴马意识到,制造业回归美国已经是一个完全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美国企业、美国经济和美国人,已经习惯了赚快钱赚容易钱,苦哈哈的制造业是不可能再回归美国了。美国将低端产业转移到低劳动成本的国家,对美国整体来说,是利大于弊的。

美国遏制中国的办法并非强行推广"Made in USA",而是用区别性的贸易政策和让利扶植一批越南这样的,对美国政治和军事上不构成威胁的小国,在经济上与中国竞争。

好在美国老百姓不懂这些,MAGA,制造业回归的口号更能吸引他们。经过特朗普的四年,美国的选民已经很难接受美国继续外移制造业岗位,通过让利继续扶植越南这样的亚洲国家了。

今天,虽然拜登当选新一任美国总统,也提出要联合美国的盟友遏制中国,但时过境迁,重启TPP的国内阻力重重。即使拜登能重启TPP,经过特朗普贸易战洗礼的中国,也有充分的信心应对。

奥巴马当年的那个时机,一去不复返了。

4、

中国并不想与美国争夺全球霸权,中国只是期望在东亚区域获得与其经济体量相称,可以与美国相提并论的影响力。

RCEP的签署,中国来说,算是迈出了第一步。然而,在东亚(RCEP)范围内,中国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还是不确定的。

日本提出的雁行模式,无疑不适用于中国。

日本企图扮演头雁的角色,让东亚其他国家跟随。而中国自己一个国家就是一个雁阵。

日本只有一亿多人,经济发展,人均工资上升后,很多传统产业马上失去竞争力,必须转移到劳动力更廉价的其他亚洲国家。而中国有十四亿人口,相当于欧盟美国澳新加和日本的总和。

今天的中国,有一小部分人(估计几千万到1亿人吧)拥有不亚于发达国家的购买力和消费力。还有6亿人,平均月收入也就在1000元这个量级。中国有充分大的腹地和人口,自己就可以扮演从头雁到雁翅到雁尾的全部角色。

中国的人口规模,决定了中国无法只专注于附加值高的高端产业,必须高中低通吃。即使再过30年,中国成为中等发达国家,中国和其他国家的贸易关系也不会是传统的西方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那种贸易模式。

RCEP中有日韩澳新新加坡这样的,人均GDP3万美元以上的发达国家,有泰国马来西亚中国这样的人均GDP10000美元上下的发展中国家,也有印尼越南菲律宾老挝这样的人均GDP3-4000美元上下的国家,还有柬埔寨缅甸这样1500美元的国家。RCEP国家之间的差距,远大于之前形成的其他自由贸易区。

RCEP就像一个小地球,有最发达的国家,也有最不发达的国家。RCEP的自由贸易实践,对未来全球的贸易规则的制定,都有启示意义。

最后,RCEP是一个没有美国参与的自由贸易区。在历史上的其他自由贸易谈判中,都少不了美国的身影。美国主导制定了当前世界的贸易规则。TPP虽然发起并非美国,但美国加入后,也完全主导了谈判进程。

RCEP是既欧盟之后,又一个没有美国参与的自由贸易协定。通过RCEP,亚洲国家会最终证明,没有美国搅合,亚洲国家自己也能做好自己的事情。

另外,这篇文章请朋友帮忙做了一个视频版,明天会发出来请大家看看。也要与时俱进赶上视频的浪潮,哈哈

.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