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下海乱世上岸,经济内卷化引爆史上最惨烈国考

作者丨燕梳楼

今日,国考正式开考。

一场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大战正式打响!

中央机关及其直属机构共79个部门、23个直属机构,计划招录2.57万个岗位,却迎来了157万人角逐。

平均61人争1个岗位,最热门的一个岗位,超过3000人争抢!

人数之多,门槛之高,竞争之烈,史所未见!

其中不乏组团杀来的清北学霸。

何故于此?

前几年,象牙塔尖的清北还是“天之骄子”,近一半选择了出国深造和发展,即使留在国内,也是首选薪酬待遇较高的民营企业。

正所谓,知识经济时代,给钱才能体现价值。

这才几年,风向就变了?

红泪偷垂,满眼春风百事非。

什么时候,公务员的饭这么香了?

特别是国家统计局广东东莞调查队一个科员岗位,竟然引来了3000多人疯抢。

证监、银保监也是一岗难求。

正所谓一将成功万骨枯。一分之差,就是万人之下。

其惨烈程度,可想而知。

一方面感叹公务员队伍“高风险、低收入”,一方面又头悬梁锥刺股誓要杀出一条血路。

围城内的人想逃出去,围城外的人想冲进来。

百年未见之大变局,果然风波云诡。

北大发布的就业报告显示,2019年2822名校本部毕业生与用人单位签订协议,其中到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占到49.79%,去国企的占到27.14%。

这也就意味着,有近80%的北大毕业生迈进了体制的大门。

今年8月份,杭州余杭区街道办录用了8个清华北大毕业生,而且还都是硕士、博士。

北大的地球物理学博士、生物学博士,到街道办事处去工作,这多少有点让人想不通。

深圳更厉害,2020年招聘了48名北大清华毕业生当中小学教师。

我看把清华和北大合并起来,叫北京师范大学也可以。

到街道办去、到中小学去、到体制内去。

这正成为后疫情时代,新一代大学毕业生的最主流选项。

增量停滞、存量内卷、人口老化、阶层稳固、少子低欲……

经济“内卷化”,正加速重构着经济社会的秩序与格局。

如何参与分配有利资源,靠的是你的竞争能力,更看你能占据到什么平台和位置。

这些天之骄子,最让人羡慕的就是拥有比常人更多的选择能力。

或许,这就是读书的真正意义罢。

而当大批头部人才开始降维竞争,最具压迫感的只能是普通高校毕业生了。

本以为十年寒窗苦能做人上人,可洗把脸一照镜子,还是下里巴人。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这也意味着,内循环时代,工作机会将更加宝贵。

虽然有人说,公务员是养老的职业,工作按部就班,循规蹈矩,没有灰色收入后,靠工资过日子紧七紧八。

但现在经济内卷百业艰难,活下来才是王道。

这些当年高考遴选出来智商最高、脑子最聪明的年轻人,已经不在乎飞的高不高,而在乎飞的累不累,值不值了。

最近,深圳有位互联网公司员工,毅然放弃75万年薪,回老家去当一名公务员。

他给出的理由很简单:

不想忍受996,也不想租房度日。

在深圳这座城市,有很多所谓的高薪人士,其实穷得连房子都买不起。

有的公司在厕所安装智能坑位显示系统,蹲久了都有提醒。

回老家当公务员,至少有上厕所的自由吧。

不必行色匆匆,还能光芒四射。

在全球疫情大概率迎来第二波反弹的大背景下,体制内的稳定和体面,或许才是躲风避浪的最安全去处。

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星夜赶科场。

盛世下海,乱世上岸。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