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子起诉朱军:法律何时还我们公平正义?

弦子起诉朱军:

法律何时还我们公平正义?

文 | 雾满拦江团队

(01)

弦子诉央视主持人朱军案,近日在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

(弦子开庭前在法院门口)

有人支持弦子。

也有人声称“只相信法律”。

双方都在期待着法律给自己一个公平。

可法官在琢磨什么呢?

(02)

法律是否能够给人以“正义”?

古人是持怀疑态度的。

纪晓岚就是疑问者之一,他曾说过两件事:

有三个士兵,在外值守。夜晚大雪,三个人在屋子里掌灯聊天,忽然间灯灭了,就听咣叽咣叽,黑暗之中,三个人打起来了。

打到天亮一看,嘿,打死了一个。

刑部急忙来审问:是谁打死了人?

活着的两个士兵一起摇头:不知道,不晓得,不清楚,半夜里黑古隆咚什么也看不见,有人打我我就打回去,打到了谁我也不知道,更不知道是谁打死了人。

两人都不能确信死者是谁打死的。有可能是自己,也有可能是另外一个人。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你再追问也白搭。

咋整呢?

这可咋整呢?

刑部官员懵圈了。

找不出真凶,死者家属不依:

正义呢?我就是要个正义,有这么难吗?

难不难说不上来,但就此案子而言,人的智力,距离正义诉求是有距离的。

有距离的。

(03)

一对青年男女,拦下县太爷的轿子喊冤。

喊什么冤呢?

男青年说:大老爷,这姑娘是我媳妇,她想抛弃我跑掉。

女青年说:别听这货瞎掰,我是他的妹妹,他娶不到老婆,想拿我顶数。

嘿,县太爷乐了:这个案子简单,你们俩是夫妻还是兄妹,找家属邻居一问,不就清楚了吗?

可万万没想到,这对青年男女,是流浪乞丐,根本没家属,也没有邻居。他们生在荒郊,连个家乡都没有。他们不认识任何人,任何人也不认识他们,问都无从问起。

那怎么判呢?

师爷出来,一锤定音:就按他们是兄妹判了。

为什么要按兄妹判呢?县太爷不明白。

师爷道:假设我们怎么判都错,那我们只能尽量犯小错。假设他们是夫妻,我们按兄妹给判了,无非不过是抢走这个男人的老婆,不算什么大事儿。可如果,如果我们按夫妻判了,而他们其实是兄妹,那我们强制妹妹做哥哥的老婆,可就造了大孽。两个错误只能挑一个,我挑抢走这个男人的老婆。

县太爷:……我也挑抢走这个男人的老婆。

(04)

纪晓岚两个故事,已经把法律的意义说明白了。

——当事人想要公正。

——于审理者而言,只能在两个错误之中,尽量挑选出一个小的来。

弦子诉朱军,就是典型的黑箱案,一方说有骚扰,一方说无,说有者拿不出证据,说无者更没依据。法院只能假设自己一定判错了,所以错误无非是两个:

一是明明没有骚扰,却出于对女性弱势地位的同情而判了有,这种错误,对男当事人的伤害有多大?

一是明明有骚扰,却因为没有证据,硬是让女当事人冤情无诉,这种情况,对女当事人的伤害又有多大?

法官正点灯熬油拨拉着小算盘,计算这个数值。

你跟他说正义……sorry,他牙齿还没刷,算盘珠子还没拨拉明白呢。

(05)

现在的司法制度,不再是纪晓岚时代刑侦起诉判决一勺烩,所以前面的比喻不恰当。

新的时代,新的麻烦。

有个妹子,被狠心老公家暴,赶出家门,夺走了她生的两个孩子。妹子愤怒起诉,一是离婚,二要孩子的抚养权。

这么简单的案子,一连三个法官,都判决妹子不许离婚。

法官这是怎么了?

还有良知吗?

妹子第四次起诉。

这一次,法官跟妹子说了实话:判决你离婚,不是不可以,但你必须放弃孩子的抚养权。

为啥呀?妹子不明白:孩子是我亲生骨肉,你为什么逼我放弃?

法官:如果我判决你离婚,同时让你拥有孩子抚养权,那我就得替你抢孩子。

替我抢孩子,委屈你了吗?妹子更困惑:正因为我无法从老公手里,把孩子抢回来,才求助于司法,可你为什么不帮我?

不是我不帮你……法官急了,拿出热点新闻给妹子看:看新闻,这标题你认得吗?

妹子拿过新闻一看,乐了。

这条新闻是:东莞基层法院民庭法官,一年要办1600个案子。

1600个案子。

这就意味着,这位法官一天至少要处理5个案子,多者6到7个,晚上还要加班加点写同等数目的判决书,还不可能让书记员代笔那种。而且他的工作量,在自己的单位只排到第三。

只排到第三。

西安有个法官,被称为办案快手,但他一年才结案484件,还不到当年东莞基层法官的零头。但这个数目也够吓人的了,因此这名法官被当事人告了。因为当事人要“正义”,正义最大的诉求是时间资源,你花在我案子上的时间太少,萝卜快了不洗泥,不够正义。

所以法官的意思是说:你以为我们法官全都闲着没事,可以组团替你去抢孩子?可这样的案子我手里有几十个,一天就要处理五到七起,我根本没有时间替你去抢孩子,更没有时间替所有的当事人去抢孩子,你希望全世界都停下来关注的正义,在法院只是件普通工作,是无数同质事务中的一件。我们真的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满足所有人的正义。

——去年出了个怪案,一名当事人申诉14年,法官最后给了他一个无罪判决,而事后发现,这纸无罪判决,竟然是假的。是法官自己瞎写的。

事发之后,法院吱唔称这名法官有精神病——真正的原因,就是个法官工作量饱和,摊到每个案子上的时间极短,一堆案子没结,又来了一堆。一名14年坚持上诉的人,纵有奇冤在身,但具体的法官被困在无数案子里,根本没有时间摊给他。所以搞了个假的无罪证明想让对方消停——只因事实太荒谬,说出来大家听不懂。有些人只能听懂几个字的解释,所以法院方面就给了一个“精神病”的答案。事实上,这个解释给出之后,舆论真的消停了。

这就是荒谬的现实。

你的正义,没有时间。

(06)

诉讼资源,最短缺的是时间。

一个人要想打赢官司,需要做到三点:

第一点,不要与对方争论,你只需要条理清晰的说服法官,法官觉得你这人懂事明理,同情的天平自然就会向你倾斜。

第二点,不要恶意消耗法律资源,你的事情再大,在法官这里也只是日常工作,你越让法官省心,法官越容易认可你。

第三点,不要情绪化。法庭是讲理的地方,你老是弄出慷慨激昂,一定是表错了情。

有事说事,有理讲理,司法资源的本质,不过是法官的时间。争夺司法资源的关注是情理之中,但法官人数有边界,法官们的时间是个固定的量,消耗在你身上的多了,花在其它案子上的一定会减少。这对于法院来说,你就是个“劣质客户”,当然法院永远不会这样说,甚至不会有丝毫的情绪表达,但这个世界是平衡的,你争夺了太多的司法时间,别的方面一定会出现损耗,一旦你明白了这浅显的道理,就知道如何为自己争取公道了。

(*本文图片来自于网络)

去年今日·雾曰

开放的社会下,你会遭遇到各种形式的冒犯。

人是一系列习惯的总和,生活在固化的圈层中。一成不变的生活方式,构成了我的视野和认知。通常情况下,人会把自己所关注的碎片视为整个世界。

.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