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公知戈尔巴乔夫是怎样摧毁一个国家的?

温乎曰:

革命成功,革命者赖以存在的土壤也消失了。

1

1982—1985年间,苏共总书记勃列日涅夫、安德罗波夫、契尔年科接连去世,四年丧三皇,克里姆林宫的葬礼就没停过。平均年龄70岁的苏共政治局人心惶惶,感觉再也折腾不起了,准备选一个年轻人做总书记。要不然外人该说苏联无人了。当时最年轻的政治局委员是戈尔巴乔夫,年仅54岁,他又是安德罗波夫生前极力提拔的干部,甚至有说法,安德罗波夫死前指定戈尔巴乔夫继位,结果被契尔年科截胡了。现在契尔年科也死了,就你上吧。戈尔巴乔夫走上苏共总书记的宝座,想起埋藏在心底多年的愿望,感觉是时候了,改变这个国家吧。到底是什么愿望让他如此心心念念,非要卧薪尝胆几十年,才有实现的可能?这事要回到几十年前。1953年斯大林去世,还在莫斯科读大学的戈尔巴乔夫,人生中第一次冒出大不敬的想法:“斯大林去世以后,苏联该怎么办?难道国家的命运必须系于一人之身?这样的国家真的好吗?”怀疑的想法一旦冒出来,便再也压不下去了,直到1961年,做为党代表参加苏共22大的戈尔巴乔夫,终于找到了答案。赫鲁晓夫在报告里,再次批判了斯大林的罪行,同时告诉坐在台下的戈尔巴乔夫等代表,苏联没有快速奔向共产主义,都是斯大林作恶多端。不到30岁的戈尔巴乔夫听到报告,不禁感觉茅塞顿开,说的太特么对了。从此以后,他的心里就留下一个理念:苏联想成为正常国家,必须离开斯大林,以及斯大林留下的体制。按他自己的说法,从此政治个性便固定下来了。此后多年,戈尔巴乔夫在苏共内部缓慢爬升,陆续做到边疆区党委第一书记、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等高官显爵,并且利用工作关系出访了比利时、西德、加拿大和英国。随着职务和眼界的提升,戈尔巴乔夫内心的小树苗,也在茁壮成长。他发现欧美国家经济繁荣,生活水平比苏联人民高很多,和国内宣传的“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完全不一样,这样的国家需要苏联去解放吗?恐怕是苏联需要欧美来解放吧。于是,戈尔巴乔夫彻底跪下了。他无视苏联的成就和辉煌,只看到苏联的阴暗面。他只看到欧美国家的经济繁荣,却看不到欧美的阴暗面。差不多同一时期,很多出国的中国人也是类似的心态,彻底给欧美国家跪下,转型成公知祸害中国几十年。可以说,戈尔巴乔夫就是苏联版公知。不过中国公知都是眼高手低之辈,很少有人能把理想变成现实,戈尔巴乔夫却风云际会,走上苏共总书记的宝座。而且戈尔巴乔夫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和他年龄差不多又出国见识过的人,基本都是类似的想法,可以说崇拜欧美是整整一代苏联人的共识。最关键的是,不论中国或者苏联的媚外公知,都认为自己掌握了世间的真理。无知无畏,说的就是这些人。但是有一说一,斯大林的战时体制运行多年,已经耗尽所有的潜力,导致苏联经济停滞没有新的增长点,政治权贵横行阶层固化,只有大刀阔斧的改革,才能让苏联继续向前走。后来戈尔巴乔夫回忆,那个体制濒临死亡,老年鲜血没有生命力,我别无选择,因为整个国家正期待改革的到来。国家需要改革,戈尔巴乔夫等人想改革,双方一拍即合,苏联最大规模的改革启动了。1985年4月,刚刚上位一个月的的戈尔巴乔夫,提出“加速国家社会经济发展的战略方针”,主要目的是利用重工业发展经济,并且要在15年后,让国民收入和工业生产总值翻一番。要达到这个目的,苏联必须保证年均增长速度达到4.7%。拜托,苏联已经是重工业饱和的大国,急需轻工业和农业改善民生,您现在继续发展重工业想干嘛,机器又不能当面包吃。而且这个数据看起来不高,可就在几年前,苏联已经沦为零增长的国家了,想在短时间内发展经济,必须有明确的执行计划,或者新的技术爆发。然而苏联既没有新技术,也没有明确的计划。类似于公司让你的年度业绩翻一倍,却不告诉你该怎么做,全靠你自己摸索,反正完不成KPI就没有年终奖,是不是有一种操蛋的心情。这样的改革,必然是没有结果的。戈尔巴乔夫折腾了三年,苏联经济非但没有大规模增长,反而有继续下降的架势,他终于做出一个重要的决定:“这一定是体制的问题,只有改变苏联的体制,人民才能过上好日子。”改革是个技术活,操刀人要有极大的耐心,在细微处下刀子,然后以此为突破口继续扩大战果,最终量变达到质变完成改革。历代中国的改革都是这种套路,一套流程走下来起码20年功夫,那种急吼吼要改天换地的动作,基本没什么好下场。戈尔巴乔夫不懂这个道理,一拍脑门就想奔小康,三年没效果就怀疑人生,简直把治国当成过家家。不过彻底改变苏联是他们这代人的夙愿,全盘西化是迟早的事情,现在无非是时间表提前而已。可是他们不知道,全盘西化将给苏联带来什么。

戈尔巴乔夫

2

1988年6月,戈尔巴乔夫启动政治改革,准备借政治改革推动经济改革,内容就是他早已说过的民主化、多元化、公开性和全人类价值观优先。尤其是全人类价值观优先,很容易让人想到2020年的“火星视角。”不过戈尔巴乔夫把这套逻辑称为“新思维”,意思就是苏联彻底改头换面了,以后要向欧美国家学习。既然如此,那就得证明苏联有问题,方法便是所谓的公开性。戈尔巴乔夫觉得,以后不能再搞暗箱操作了,不管有什么事情,都要向苏联人民说清楚,让所有人都参与进来。尤其是苏联70年的历史,宣传部门说的天花乱坠也没用,必须向苏联人民公开,是非好坏让大家来评价。也就是说,历史无禁区,公开无原则,苏联人民可以放飞自我了。我们都知道人性本恶。人一旦进入彻底自由的环境,很难对抗刻在基因里的人性,比如猎奇、懒惰、不劳而获等等,所以自古以来的治国高手,无不是用法律压制人性的恶念,用道德引导人性的善意,这样才能保证社会秩序。如果没有法律和道德,人和畜生有什么区别?但是苏联在戈尔巴乔夫的许诺下,基本成为没有法律道德的蛮荒世界,什么妖魔鬼怪都出来了。不过真正负责宣传舆论的是雅可夫列夫。戈尔巴乔夫曾经去过加拿大访问,认识了苏联驻加拿大的大使雅可夫列夫,两人都对苏联不满意,都向往欧美国家的模式,所以他们的关系迅速升温。雅可夫列夫回国后,担任世界经济和国际关系研究所的所长,做了四年冷板凳,随着戈尔巴乔夫上台以后,雅可夫列夫直接做到苏共宣传部长,第二年当选为中央书记,1987年已经成为政治局委员,可谓火箭提拔。戈尔巴乔夫提拔此人,就是让他主管宣传舆论工作,把苏联的黑料都翻出来,然后把欧美的价值观引入苏联。雅可夫列夫果然不负所托。刚出任宣传部长,雅可夫列夫就对苏联媒体大幅调整,坚持苏联价值观的人被调离岗位,那些志同道合的自由派人士,则纷纷出任各种报刊的主编。自此之后,苏共的笔杆子就失控了,大量抹黑翻案的文章发表出来。《星火画报》去掉刊头的列宁勋章,从党媒转型成反党媒体,每天的任务就是歪曲历史事实,攻击马克思列宁主义。比如说十月革命是一小撮恐怖分子的暴动、卫国战争是千里送人头、苏联工业化是劳民伤财等等。《文学报》则以政论文为主,文人从各种角度证明苏联多么黑暗、欧美国家多么光明。很多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禁书,也被《文学报》发表出来,形成回归文学的小高潮。其实是什么回归文学,不就是中国的伤痕文学嘛。苏共老党员们说不能这样做,雅可夫列夫做为宣传部长,要管住苏共的媒体啊。雅可夫列夫却说,都是自由争论,有什么不能说的。而当苏共党员写文章批评自由化的时候,雅可夫列夫又说了,我们要学会宽容,要让作者表达自己的观点嘛。总而言之,恨苏联的自由派才是对的,其他人都是被洗脑的小粉红。经过戈尔巴乔夫和雅可夫列夫的操作,短短两年时间,苏联人民的信仰坍塌了,不知道以后该何去何从。到1991年的时候,原本有1900万党员的苏共,党员人数减少420万,剩下的党员也失去凝聚人心的东西,基本没什么战斗力。而这些退出苏共的党员里,一部分是对党员身份感到羞耻,一部分是害怕受到报复,另一部分是纯粹感到失望。执政多年的苏共权力体系被瓦解,那么苏联各地的势力,便以“民主化”的口号组织起来,逐渐侵占了苏共的地方权力。戈尔巴乔夫不是讲民主么,不是要求公开么,苏联人民成立各种地方组织,不正是响应民主和公开的号召嘛。戈尔巴乔夫和雅可夫列夫说,没事,争取你们自己的权力吧。苏共完了。其实这也怪不得别人,我在孙小果案和侠客消亡史里说过,权力和舆论一样,你不去占领,别人自然去占领,毕竟没人嫌弃自己的利益太多啊。中国前些年黑社会猖獗,也是这个道理。随着苏联的地方势力越来越庞大,各种反苏联的游行也越来越多,1988年全国出现2600次,1989年就出现5300次。自苏共瓦解之后,苏联做为一个国家,也走到失控的边缘。此时戈尔巴乔夫应该做的,肯定是收紧权力制止混乱啊对不对,但是他说了,混乱不要紧,这是苏联成为正常国家的必经之路。这智商也太感人了。到1990年苏共28大的时候,戈尔巴乔夫把改革成果写成报告,并且经中央全会通过,主要是这么几项内容:实行以私有制为基础的自由市场经济。实行议会制、多党制和总统制,取消苏共的领导地位。取消马列主义的指导地位,在资产阶级的基础上,建立“民主社会主义。”戈尔巴乔夫的操作一个比一个狠,直接把苏共送进棺材铺了,而没有苏共的强力制约,又把苏联逼进民族分裂的大坑

戈尔巴乔夫和里根

3

苏联的立国根基是苏共和社会主义制度,苏联能和欧美国家硬刚几十年,可以说全靠这两项立国根基硬撑。现在戈尔巴乔夫主动废掉苏共的领导地位,让苏共成为参加竞选的普通政党,社会主义制度也放弃了,资本主义制度又没有建立起来,这还有什么战斗力?而且在抹黑翻案的时候,戈尔巴乔夫放弃了党对军队的领导,宣传机器甚至把军队说成保守势力的老巢、家里的军国主义者、军队是怪兽吸干了国家的血汗等等。这番操作下来,导致苏联军队无地自容。苏联军队自十月革命起,一直在给国家流血牺牲,只要国家需要的地方,都有苏联军队的身影。他们在卫国战争中牺牲了2000万,战后苏联需要在国外驻兵,也是军人为国家千里奔波,哪怕是切尔诺贝利爆炸,冲在第一线的依然是军人。奋斗多年,居然被官媒骂成死狗,那还努力奋斗干什么?苏联要死要活,关我屁事。所以在1990年前后,苏联的政党、军队和制度基本都垮塌了,虽然名义上还存在,但和行尸走肉也差不多。也就是说,苏联已经没有主心骨了。于是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就开心了,他们被苏联压制这么多年,像个小媳妇似的一点话语权都没有,现在好不容易有翻身的机会,还不赶紧捞一把?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啦,至于以后的事情,到时候再说吧。最关键的问题是,苏联的加盟共和国之间,本来就互相不顺眼。在1990年的时候,俄罗斯人口占苏联的51%,国民生产总值占58%,乌克兰人口占苏联的18%,国民生产总值占16.5%。他们俩是苏联经济的大头。而其他13个国家加起来,不论人口还是国民生产总值,都占不到苏联总量的30%。也就是说,苏联能活到70岁,全靠俄罗斯和乌克兰养活,甚至还要输血补贴另外13个加盟共和国,导致俄罗斯和乌克兰的经济发展缓慢。原本这都不是问题,大家说好一起奔向共产主义嘛,俄罗斯和乌克兰有先发优势,可以暂时帮穷兄弟们渡过难关。等将来进入共产主义,穷兄弟的日子也好过了,再回来反哺俄罗斯和乌克兰。可是几十年过去了,共产主义的毛都没抓到,眼看是没戏了。再加上苏联经济停滞多年,俄罗斯和乌克兰的日子也不好过,但是为了联盟大家庭的和谐安定,他们还得继续输血补贴穷兄弟,此刻终于忍不住了:“既然在一起过不下去,那就分家吧,凭俄罗斯和乌克兰的资源,怎么也比现在过得好。”再说了,谁家都有没出息的孩子,凭什么做大哥的要照顾穷兄弟?不能学一门手艺自力更生嘛?而且波罗的海沿岸的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以及乌克兰西部地区,本来就是二战时被苏联武力吞并的,对苏联的认同感不强。以前苏联太强大,他们只好屈身为奴,现在苏联只剩下一口气,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于是各种原因加在一起,苏联面临分崩离析的局面。所以说,戈尔巴乔夫的骚操作,不仅没有达到想象中的效果,还把苏联内部潜在的矛盾给激化了。当然了,到底能不能分家成功,还要看俄罗斯。俄罗斯的领导人是叶利钦。叶利钦做过苏联的州党委第一书记,戈尔巴乔夫上台之后,提拔叶利钦做了建设部部长,随后又让叶利钦出任莫斯科市委第一书记。叶利钦曾经说过:“我是苏联人,对俄罗斯没有任何认同感。”所以即便戈尔巴乔夫提拔了叶利钦,他还是想给苏联做点事情,而不是跟着戈尔巴乔夫瞎胡闹。正是在戈尔巴乔夫推进改革的1987年,叶利钦看不下去,在政治局会议上批评了领导,估计说的有点难听,以至于戈尔巴乔夫大怒,不久后解除叶利钦的政治局候补委员和部长职务。叶利钦在苏共混不下去,反而得到俄罗斯民主派的青睐。毕竟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叶利钦和苏共不是同路人,那就有可能是民主派的同路人嘛。叶利钦也抓住机会,喊出民族和民主的口号,迎合俄罗斯汹涌的民意,得到无数人的拥护。1989年,戈尔巴乔夫推行全国人民代表选举,叶利钦在俄罗斯民主派的支持下,以89.4%的得票率当选为苏联人民代表,强势杀回政坛,并且在第二年当选为俄联邦最高苏维埃主席。叶利钦特别想对着戈尔巴乔夫喊一声,老资又回来了。此时的苏共已经丧失组织战斗力,戈尔巴乔夫基本被架空了,而俄罗斯做为苏联最大的加盟国,叶利钦的影响力直线上升,大有取代戈尔巴乔夫的势头。所以其他加盟国有什么事,都得看叶利钦的脸色,只要叶利钦同意了,说明这件事就能成。时间进入1991年,波罗的海三国和格鲁吉亚宣布独立,6月份叶利钦当选为俄罗斯联邦总统,也宣布俄罗斯主权独立。这下戈尔巴乔夫急了。如果加盟共和国都独立了,苏联不就没有了么?他这个苏联总统也可以退休了?这怎么可以,虽然戈尔巴乔夫是圣母婊,但不想做亡国之君啊。为了保住权力地位,戈尔巴乔夫和八个共和国商量,希望签定新的联盟条约,让苏联成为独立共和国组成的联邦,而且一定要设立总统......大家都同意了,反正能保住胜利果实,怕什么。他们约定在1991年8月20日签约,可这个变相改变苏联的条约,惹怒了苏共内部仅剩的保守势力。

 

4

戈尔巴乔夫上台折腾五年,让苏共高层的保守势力非常不爽。他们认为,抛弃了斯大林体制和党组织,苏联已经不是曾经的苏联了,现在还要承认加盟共和国独立,这是要干什么?戈尔巴乔夫非把苏联拆了不可?经过小半年的串联,他们决定发动一次政变,改变苏联的混乱局面,把国家拉回安静祥和的旧时代。其实吧,他们就是斯大林体制里最后一支旧势力,想复辟回到旧制度。这种事在1964年做过一次,领导者是勃列日涅夫,现在他们还想再做一次。1991年8月,戈尔巴乔夫到克里米亚度假,准备在8月20日返回莫斯科,签定新联盟条约,承认加盟共和国是独立的。可就在8月19日,克格勃突然切断别墅的对外通讯,把戈尔巴乔夫软禁在别墅。之所以有克格勃参与,是因为苏联副总统、总理、克格勃主席、国防部长、内政部长都参与政变了,他们给戈尔巴乔夫两条路:要么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恢复秩序,要么辞去苏联总统职务,认命副总统亚纳耶夫为苏联代理总统。在软禁戈尔巴乔夫的同时,保守派从工厂定了25万对手铐,并且请空监狱准备抓人。总之就是逼戈尔巴乔夫改变现状,让苏联回到勃列日涅夫时代。可是时代变了。8月19日,保守派命令军队进入莫斯科,同时接管了国营电视台和电台,按照以往的经验来说,已经控制住莫斯科和舆论渠道了。然而追求独立的莫斯科市民根本不怕,纷纷给军队设置路障,还拉着士兵的手说,千万不要对人民开枪啊,要不然就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士兵都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也被几年来的舆论宣传搞蒙了,甚至被自由派抹黑污蔑,根本不怎么愿意给苏共效力。于是便军民鱼水一家亲了。至于舆论管控渠道更没用,莫斯科人民早就不听官媒了,而是从“美国之音”获取新闻,因为美国特工已经进来煽动了。军队和媒体都不能掌控,政变能有几成胜算。那其他各方是什么态度?俄罗斯和乌克兰肯定反对政变,因为保守派的政变一旦成功,叶利钦等人做为苏联的罪人,必然要被抓进监狱,在铁窗里过完此生。不仅好不容易得到的个人权力没有了,两个国家的独立地位也要失去,对于国家和个人来说都不是好事,只有击败保守派的政变,叶利钦等人才有生路。于是就有了叶利钦登上坦克的演讲。

戈尔巴乔夫也反对政变,因为政变否定了他执政六年的路线,只要向保守派认输,苏联的屎盆子都要扣到他头上。而且参加政变的高官,都是戈尔巴乔夫提拔起来的亲信,如今居然反对领导,戈尔巴乔夫感觉遭到背叛,对他们恨得要死。戈尔巴乔夫当然不同意政变。至于实力超强的美国,因为刚和苏联签定削减核武器的条约,唯一希望是戈尔巴乔夫继续执政,按条约规定削减核武器,千万别来个愣头青,再次掀起美苏对抗。而且戈尔巴乔夫执政的软弱苏联,才是美国希望的苏联,真让苏联回到十年前,美国哭都来不及。于是美国也不支持政变,说保守派上台就不给援助了。没人支持的政变只坚持3天便失败了。既然苏共保守派的政变失败,最大的受益者当然是反对政变的人,尤其是叶利钦,他在政变期间的表现,得到俄罗斯更多势力的支持,成为苏联最有权势的人。他在政变期间签署了一系列法令,包括接管俄罗斯境内的所有企业、成立海关总署、建立俄罗斯的黄金储备、控制俄罗斯境内的所有媒体等等,要求戈尔巴乔夫承认。戈尔巴乔夫已经是个空架子,为了保住最后的体面,只好承认叶利钦签署的法令有效。至此,俄罗斯逐渐接管了苏联的大部分遗产。而戈尔巴乔夫经过政变的洗礼,也深深的上了一课,他觉得苏共已经成为职业生涯的绊脚石,为了把改革进行到底,宣布辞去苏共总书记的职务,并且解散苏共中央,让地方党组织自谋前程。戈尔巴乔夫都自宫了,叶利钦当然不客气,立即宣布苏共在俄罗斯的资产国有化,2个月后停止苏共和俄共在俄罗斯的活动。苏共正式退出历史舞台。原本戈尔巴乔夫是想以苏联总统的身份,继续未完成的使命,可问题在于,总统只是个头衔,需要一套完整的组织体系,才能调动各方资源,发挥出一国总统的权力。如果没有一套组织体系,单凭总统的职位有什么用,一兵一卒也调不动啊。可如果有了组织体系,叫皇帝、总统或者委员长都无所谓。什么名头都是虚的,只有动员力才是真的。这么简单的道理,戈尔巴乔夫竟然不明白,简直是脑子有病,真不知道安德罗波夫怎么看上他的。正是从废掉苏共那天起,苏联总统也没什么威信了,乌克兰当天便通过独立宣言,正式走出独立的第一步。3天后摩尔多瓦宣布独立,紧接着是阿塞拜疆、吉尔吉斯斯坦、波罗的海三国、亚美尼亚、土库曼斯坦等等。1991年12月25日,戈尔巴乔夫辞去苏联总统职位,克里姆林宫降下斧头镰刀旗,俄罗斯的三色旗升起。苏联缓缓走入历史深处。

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

5

万事自有始终。苏联崛起于风起云涌的20世纪初期,那是资本和战争吞噬人命的悲惨世界,所有人都希望有一个理想的国家,可以带着自己走出苦海。以“公平正义”为宗旨的国际共运,便在这样的时代走向高潮。每个国家的理想主义者,基本都站在国际共运的旗帜下,追求世界大同的理想,以及解放本国人民的宏愿。而这种理想,代表人类内心最高尚的情怀。但是“二战”之后世界进入和平年代,国际共运在欧亚大陆的很多国家成功了,欧美国家为了应对冷战,被迫缩减贫富差距、改革劳动法、增加底层人民福利、以及保证人权。以至于在“公平正义”方面,红蓝阵营的区别急剧缩小。于是人们忘记了共产主义为什么来到世界上,也不理解上一代人抛头颅洒热血的壮烈,他们觉得,世界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所以国际共运的热情逐渐消退了。也可以说,革命成功之后,革命者赖以存在的土壤便消失了。20世纪后期爆发的技术革命,让欧美国家的经济蓬勃发展,进步一日千里,而初具规模的全球化,给了蓝色阵营庞大的市场,让欧美国家有持续输血的能力。但是雄踞地球北部的苏联,不仅没有加入全球化的进程,还失去中国这个大市场和初级工业国,甚至没有赶上科技革命,导致持续输血能力非常差。此消彼长之下,苏联落败是迟早的事。这也是苏联版公知诞生的土壤,那些出国见过世界的苏联人,面对如此悬殊的差距,崇洋媚外是很正常的。他们真的认为,欧美的政经模式是治国灵丹妙药。现在看戈尔巴乔夫是脑残,出了一堆昏招摧毁苏联,可我觉得啊,那套民主自由的东西,他是真的相信。这就是时代刻在人身上的烙印,么的办法。其实苏联的困难,也是同时期中国的困难。自从毛教员去世之后,伤痕文学和恨国党都冒出来了,那些出国见过世界的人,很多都跪在欧美国家脚下,成为最老一辈的公知。至于历史虚无主义、解构英雄之类的事,直到前几年才销声匿迹,给现代年轻人造成极大的思想混乱。还是小平同志有预见,说这些都是必然会发生的。正是小平同志掌舵,带着中国融入全球化的进程,并且走过国际共运彻底崩塌的艰难岁月,一路跌跌撞撞的走到今天。这么多年来,苏联走过的弯路,我们没有再去尝试,苏联没有完成的成就,我们基本都完成了。虽然和理想有点不同,但起码国在人在。在20世纪末期的世界潮流中,恐怕这是人力能做到的最好结局了。就让苏联留在那个风起云涌的大时代吧,我们将带着使命和荣耀,继续乘风破浪。最后用一段网易云音乐的评论做结尾吧。“嗨,同志,您知道列宁格勒和斯大林格勒在哪里吗?我在地图上找不到了。”“不会再有了,同志。那些白匪和资本家重新骑到了我们头上,工人被赶回了工厂,农民重新被戴上了镣铐。去东方吧,穿过那第聂伯河,翻过那乌拉尔山脉,在那遥远的西伯利亚尽头,尚有一丝火焰。”参考资料:大国的崩溃 沙希利·浦洛基试析经济差距与苏联解体的关系 丁志刚民族问题与苏联解体 潘广辉 吴婧论民族因素在苏联剧变中的作用 常庆雅科夫列夫其人和他对苏联解体所起的作用 张捷意识形态与苏联解体 马岩苏联解体原因再探 张盛发社会主义必须回应时代的要求—从全球化视角看苏联解体 周尚文戈尔巴乔夫现象的历史诠释—再析苏联解体的深层次原因 朱秀芳

.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