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之春下的叙利亚犹如旧时中国,公知带路任人宰割

叙利亚,如今地球上最苦难的国家,它的首都大马士革曾经是地球上最辉煌的城市之一。

“人间若有天堂,大马士革必在其中;

天堂若在天空,大马士革必与之齐名。”

 

这是一句谚语,描述的是很久以前的大马士革,但不是今天。

今天的叙利亚,总人口才2240万人,但寄人篱下的难民数量已经达到600万,整个国家都快被打成了废墟。

2020年12月1日,在叙利亚的难民营地里,一群孩子在追逐运输垃圾的车辆,然后在新运来的垃圾里翻找食物。

据统计,在叙利亚600万的难民里,至少150万难民是儿童。

为何叙利亚人活得如此悲惨,还要从2010年说起。2010年12月,阿拉伯之春爆发,在整个阿拉伯地区爆发了所谓的茉莉花革命,连锁波及了很多阿拉伯国家。起因,是突尼斯的一起城市小贩自焚事件,欧美势力插手后,在向往欧美的公知带领下,迅速演变成了大规模暴力反政府冲突,进而掀翻了现任政府。2011年1月16日,茉莉花革命蔓延到叙利亚,反对派们到处找理由。2011年3月,一名学生在街头涂鸦反政府内容被逮捕,引发了公知们的大规模抗议,进而演变成了武装冲突。而欧美势力,趁机给反政府力量提供大量的资金和武器弹药,鼓励他们掀翻现任政府。然后,就引发了全面内战。很小的事情,就可以成为撬动一个国家覆灭的支点。很多人纠结于香港暴乱的起因。但阿拉伯的例子告诉我们,什么起因根本不重要,只要美国想在后面搞事,你不管做什么都会有事,随便选个社会矛盾都可以当支点。除非你举国上下一点矛盾都没有,但这是不可能的,圣人治国都做不到。阿拉伯之春迅速掀翻了很多中东国家,但叙利亚政府却异乎寻常的顽强。最开始的时候,欧美国家向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叙利亚自由军)提供了大量的武器和后勤补给,直接在土耳其、约旦等国设立了自由军的训练营地。训练完毕的反政府战士,携带大量的军事物资,源源不断的的进入了叙利亚。反政府力量坚定的认为,只要掀翻了现任政府,叙利亚人民就会更加的富强。双方围绕各大城市展开了鏖战。但和后面的大战相比,一开始的战斗只是热身赛,反政府武装只是仗着训练和补给营地都在境外才避免了被剿灭的命运。2013年,阿拉伯极端武装力量插手了叙利亚内战,什么ISIS极端武装,车臣极端武装都来了。为首的ISIS武装势如破竹,正面击败了政府军主力,一度占据了整个叙利亚80%的土地,并宣布建立了“伊斯兰国”。欧美国家一看极端武装的战斗力这么强,转眼就把那些所谓向往欧美自由的反政府力量给抛在了一边。那群公知真的是太废了,打了2年都没打出个眉目,白白浪费那么多资金和武器。还是ISIS他们省钱,直接把叙利亚这事给摆平了。虽然他们都是恐怖分子,但象征性的打击一下就可以了。至于ISIS这群极端武装自由还是不自由,和欧美国家有什么关系。当初搞乱叙利亚,就是为了拔除这个俄罗斯的盟国。只要能达到掀翻现任政府这个目的,采取什么手段和过程那都是次要的。把叙利亚让给极端武装控制,欧美国家觉得没什么。但俄罗斯不乐意了。因为这群极端武装成了车臣恐怖分子的大本营,亲不亲美先不谈,但肯定是极端反俄。反政府武装好歹还能正常对话,这群恐怖分子真的连对话都做不到。2015年,俄罗斯直接大规模军事介入叙利亚,发起对ISIS武装力量的直接打击。不仅是在帮叙利亚政府,也是在帮自己。随后的日子,叙利亚政府军节节胜利,ISIS武装节节败退。到了2018年3月,政府军发起了收复东古塔的行动,如果成功,那么平定全国指日可待,这下子美国坐不住了。这么多年在叙利亚的各路反政府力量身上投入了那么多钱和物资,怎么能这么打水漂。阿拉伯之春毫不费力的掀翻了那么多国家,怎么就你叙利亚那么难搞,就不能乖乖倒台,给阿拉伯之春这么好的行动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么?2018年4月7日,在反政府武装控制的杜马镇发生了一起恐怖袭击事故,导致数十名平民丧生。西方国家第一时间对此事做出结论,这是叙利亚政府军使用化学武器对叙利亚平民进行的大规模屠杀。2018年4月9日,联合国安理会就叙利亚杜马镇“化武事件”召开特别会议。叙利亚常驻联合国大使贾法里在会场上频频反击美英等国的代表。他说这些神奇的化学武器从来不会去攻击有武器的人,永远都只找女人和孩子,这些化学武器已经学会区分武装人员了,而救援人员也从来不需要穿防护服。贾法里犀利的外交言辞征服了全世界的媒体,大家都认为叙利亚政府军确实没有使用化武屠杀平民。但贾法里没有征服联合国安理会。而英美代表在贾法里刚发言没多久就直接离场了,根本没兴趣听贾法里后面说了什么,因为那不重要。反正你说什么都是没用的。当年覆灭伊拉克的所谓证据,也许只是一罐洗衣粉,但伊拉克这种小国灭就灭了,证据对不对无所谓的。最终,美英法以叙利亚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决定进攻叙利亚。听到这个消息后,贾法里一瞬间老了十岁。贾法里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外交官,但弱国无外交。2018年4月14日夜间,一道异常亮眼的光芒划过了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的天空。这天晚上,叙利亚遭到了英法美足足110枚战斧式导弹的袭击。次日,特朗普发表推特“炫耀”成果:

“昨晚完美地执行了对叙利亚的“精准打击”,感谢英法两国明智的举措以及优秀的军事力量,结果很棒,任务完成!”

随后,欧美势力大规模直接介入叙利亚战场。土耳其、以色列等各方势力也纷纷介入。叙利亚全境成了个大战场,被称之为“微型世界大战”。各路互相敌对,又互为盟友的势力,犬牙交错,在叙利亚的土地上大打出手。连隔壁的土耳其,前前后后都向叙利亚出兵了近10万人。事态发展到这里,和叙利亚政府军及反政府军已经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了,全球的各路势力在叙利亚这里杀红了眼,谁都不肯退让半步。而叙利亚政府,根本没有能力阻止他们之间的开战。和中国当年的清朝时期,何其的相似。在战争的摧残下,整个叙利亚迅速的变成了一片废墟。叙利亚的父母们,抱着孩子在废墟中逃亡。每一天,他们都生活在炮火的威胁之下,已经很久没有正常的生活了。他们发出了灵魂反问: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不得已逃难的叙利亚儿童死在海滩上的照片,震动了全世界还有良知的人。一名叙利亚女童面对记者的摄像机镜头,误认为是武器,哭着举手投降。那懂事的样子,真的很让人心碎。一名叙利亚的女孩曾经说自己最害怕的东西是炮弹爆炸的声音。但经历长期的炮弹洗礼后,新生代的叙利亚儿童,已经不怕炮弹了。在叙利亚交战区,一包奶糖的标价已经超过了100美元,这对于贫困落后的叙利亚人民来说简直就是个天价。

一名吃到记者随身携带大白兔奶糖的叙利亚儿童,直接就哭了出来。

而同样的奶糖,中国儿童可以随便吃。从2000到2020年,美国在全世界掀起了各种颜色革命,在多个国家扶持了反政府力量,借他们之手搞垮了很多国家的政权。颠覆成本非常的低,而那些按美国指示乖乖破坏自己国家的人,还坚定的认为自己是为本国人民谋福利。但实际上,被颠覆的国家那么多,所有被美国直接或间接推翻的国家中,有哪一个实现了民主和自由?有哪一个国家的国民过上了富裕的日子?是伊拉克还是叙利亚,是利比亚还是乌克兰?反例遍地都是,正面案例一个都没有。中国也有这样的人,而且一直都有。如果被这样的人掌控了国家,那么围着垃圾堆寻找食物的,可能就是我们自己的孩子了。叙利亚很幸运,有了一个很优秀的外交官,短短时间内就说服了全世界。但他依然无法阻止自己的祖国被炸成废墟。他遭遇的这一切,中国都遭遇过,上一个叙利亚就是中国。正因为我们经历过,所以感同身受。叙利亚沦为列强战场,那是因为这符合列强的需要。叙利亚人民怎么想的,这不重要,因为弱国没资格有想法。确实有很多叙利亚的英雄为了祖国牺牲了一切,他们不怕死,但叙利亚的儿童依然过的很悲惨。很可惜,不是每一个混乱贫弱的国家,都能出现一个毛泽东。

“如果认清了中国是一个许多帝国主义国家互相争夺的半殖民地,就会明白全世界何以只有中国有这种统治阶级内部互相长期混战的怪事,而且何以混战一天激烈一天,一天扩大一天,何以始终不能有一个统一的政权。”《毛泽东选集》第一卷《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我们并非生在和平年代,只是生在了和平的国家。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阿拉伯之春下的叙利亚犹如旧时中国,公知带路任人宰割》有1个想法

  1. 小編,你可以説不是每個國家都出一個鄧小平可以嗎?就別提毛澤東了,他和史太林不是一路人嗎?就只會弄自己国人。現在的國人又不傻,好難騙的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