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埋资本

我国著名妇女作家方方女士曾经写过一本《软埋》,一些八辈子贫农出身的人,看了以后,为主角留下了伤心的泪水。

其实,不搞所谓穿透式审阅,仅停留在问题表面,为那些失去了财产的地主老爷们哀嚎,为那些被赶下宝座的皇帝主子们哭丧,很容易理解。

往往人们习惯代入作者的视角思考,你看,既然已经设定了标准,你就是那位本该高高在上贵人,最后辗转凋零成了尘埃,怎不教哀伤?

看《末代皇帝》的时候,同情溥仪的挺多,但这能说明大清朝就是正确的吗?应该江山万年不倒?

我们不是讲阶级斗争,而是反思为什么会有这场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说白了,还不是底层人民实在是被压迫得太苦了?

有人为被软埋的开明地主一家喊冤,但那些在平常年月里都因为贫病交加死去的人,他们连声音都没有。

丁子桃被人同情,因为他们一家子罪不该死,身为地主也做过许多好事,支持国革命,支持过抗日,但大时代一来临,没有人会预设标准,先保护那些地主们。

但一样不该死的贫民们呢?

我有个生下来很健康的姑姑,因为解放前家里太穷了,饥荒年,女孩子也没有人愿意抱养,于是家里把孩子放在外面的山上,最后活活的饿死了。

听老人们讲,那孩子哭声特别大,哭了好几天,声音传过来,家里大人也哭,但是没办法啊。

这并非是个案,我记以前读过朱德元帅写的《回忆我的母亲》,里面也有类似的情节:

母亲一共生了十三个儿女。因为家境贫穷,无法全部养活,只留下了八个,以后再生下的被迫溺死了。这在母亲心里是多么惨痛悲哀和无可奈何的事情啊!

有过这种苦痛经历的家庭,如果有一天他们搞清楚了剥削的真相,你以为面对着那些地主老财,皇族贵胄,他们会有心情去跟你细细分辨是非?

读不同阶层的人写的农民起义,有说暴戾、有说正义。

黄巾起义把纸糊的大汉帝国中央权威彻底撕裂了,后来就是: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

像黄巢起义里杀人如麻,杀掉了大唐帝国最后一点元气。

每一次治乱循环里,多少不该死的人死了,但有些人真的不该死吗?

如果不是社会矛盾激化到一定程度,让越来越多的人都有种大不了一死的想法,抱着赴死的决心去残忍的报复,那么会有“天街踏遍公卿骨”的惨状吗?

我相信,错杀的一定有许多,但杀红了眼,谁来得及分辨对错?

我家美帝和欧萌两只猫都很馋,但它们吃饱了,就不会去霍霍别的食物。

只有人,那么贪婪,吃得再饱再暖,早就财富自由,十辈子会孙子都能财富自由了,就这样,还盯着小老百姓口袋里的几个钢镚。

《大明王朝》里,沈一石廉价兼并农民的田地,被责问时他觉得挺委屈的:给自己种地是活,给资本养蚕也是活,怎么就没活路?

那能是一个活法吗?连封建社会的官员都知道,有恒产者有恒心,当他连最后一点土地都被夺取了,就彻底进化成无产者,倭寇在外面一勾搭,立刻进化成流氓无产者,到时候就不是兼并一点田产就能补上亏空了。

所以,土改有错吗?土改是德政,因为这比任何一次无序纷乱的自发全国性农民企业对地主们的整体伤害其实要少得多。

很多被划了黑五类成分的人,不是还自由的活到了现在吗?哪一回彻底的改朝换代能仁慈至此?连宣统皇帝都能寿终正寝?

现在还动不动有人拿自己皇族身份来卖弄,也不知是真假,大清朝你敢挂着牌子说自己的大明正宗皇室后裔试试看?保证满门抄斩,然而还有大把人跳出来说康乾盛世,仁君……

但我大清毕竟还是保留了读书人的特权,读书人可以做大清高贵的狗,这就够了。

等到新中国成立了,把繁体字搞成简体字,大规模扫盲,于是读书人也不太稀奇了,谁还没读过几年书?

于是有些人赖以证明自己高贵的东西没有了,这等于裸奔。

一群狮子,通过搏斗以后,力量最强的就是狮王,并没有说老狮子可以把王位遗传给自己的儿子,这才是真正的自然规律。

然而有些人就非要证明自己生来就该有某些东西,但这必须是好东西,坏的不行,祖传的土地要继承,祖传的罪孽就当没那回事,这不是扯淡加双标吗?

*****

最近批评马总统的人特别多,其实我本来想把题目写成《软埋马总统》但考虑到太扎眼,所以就放弃了。

我从来不认为马云是个坏人,看看他对跟自己一起创业的伙伴,都慷慨得很,大家都实现了共同富裕。

我也不认为马云是个喜欢撒谎的人,相反,他说的很多被广为流传打脸装逼的话,换位思考,我以为也是有感而发。

他是个有抱负的人,表演欲很强,天生的演员,一直到现在,马云还是很想学教员,因为那个人真的太神了,如果经历过那个年代,没有人会对此无感的。

马云想给资本当老师,所以召集小伙伴们创立了湖畔大学。

张载说: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我以为这是扯淡,天地无情,更无心,读书人双手不沾阳春水,自以为高人一等,只以为多认识几个字,就能为民请命了?无非就是拿着民意当幌子罢了,至于往圣的学问被你继那就是要搞意识形态洗脑了,这就能给万世开太平?

牛皮吹大了,容易飘!

然而这很合马老师的心意,所以他借用了。

湖畔大学也要有四为——为市场立心、为商人立命、为改革开放继绝学,为新经济开太平。

市场是万能的吗?市场经济一抓就灵早就破产N次了,市场走到现在,应该收心了;小商人们纷纷得被巨头们快搞得没命了,那么你是为谁而立?改革改成湖畔系,那就重回1949年以前了;新经济的话语权被巨头们把持,天下苦其久矣,你太平了,大家都沉太平洋了。

今时不同往日,往日马老师的话一出,B站青年清一色“爸爸”刷频,现在呢,到处都是无产阶级,打工人爷爷来了。

是这几年马云变了吗?并不是,他还是他,卖力得演着人民教员的角色。

只不过这一届的人民成长的很快,两下子都被教育明白了。

几年前,万众创业,人人创新,个个都以为自己打了鸡血也能做个MINI版的马老师,所以这句爸爸叫得是心甘情愿。

然而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巨头们按照马克思,毛教员多年前的预测来走,并不因为社会发展了,而多长点出息。

天真的B站人张开眼一看,这世界的犄角格拉,但凡是赚钱容易的生意,早就被巨头分了,慢慢的连辛苦钱也不放过了,前面的路都被堵死了,原来马老师说得没错,能去大厂996真的是福报,但就是这福报也是要付出包身工的代价。

在阿里巴巴二十周年庆的时候,马云在离任前曾提到过,他说,“希望30年后,阿里每年能向社会推荐输出至少1000名10年以上的阿里人,参与社会建设。

所以你看,996以后,你成了福报的药渣,最后打着回馈社会的名义,赶走拉到。

可怜打工人连安安稳稳给当一辈子长工的梦都要碎了。

旧社会的地主们,一般对于肯卖力气干活的长工,就是再不济,也会尽力给人养老送终,许人家多吃几年闲饭。

但如果你站在资本的立场看问题,他的选择是非常契合资本的抉择的,十年旧人,成本太高,如果没有在养蛊式的企业文化里杀到上层,那就成了性价比极低的药渣,不清掉还留着当宝?

资本只考虑厉害关系,马老师只不过为资本代言,说了太多真心话,大白话,一记记的耳光甩过来,年轻人要么被打蒙了,要么被打醒了。

最近美国正在酝酿个抢劫无罪的奇葩法案,表面上看是圣母心发作,实际上是发动穷人斗苦人。

美国的富人区,穷人连进都进不去,早就被顶级安保维护得好好的,你去抢一下,立刻被打死,这也是不犯法的,穷人只有互相伤害,或者伤害那些勉强算中产的可怜人,大家打的不亦乐乎,也就没有人有空去对富豪们表示不满了。

但是这样的社会你想要吗?

最近大家一股脑的砸马老师,搞得那么有表演欲的马老师都不出来说道说道了,舆论的空气四面楚歌,仿佛要把马老师软埋起来。

但这对马老师是好事,在马老师带着商人们捅出大娄子之前说了“不”,这其实是在保护他。

就好像我党在当年社会矛盾最激化的时候,全面推行了土改,让大量有可能变成流氓无产者的底层人民,最后都变成了有产者。

这项政策一直惠及至今,今天农民工实在是打工不顺利,回农村还有几亩田地,一块宅基地,这是最后的底气。

为什么伟创力印度工厂就被工人砸了?因为他们的工人一被激怒,就是真正的流氓无产者。

让巨头们退一点,别把大家口袋都刮光了,这是也是在保护巨头,中国可是个真正的人口大国,而且我们都还不信鬼神。想想看,这是多么可怕?

地主们并不无辜,他们是当年那个庞大的地主阶级的一份子,只不过地主们的委屈有人跳起来叫天屈,而那些被逼溺死饿死孩子的穷人却沉默的如同一头老牛,读书人为生民立命,但老牛们是不配有的。

从前好多人很天真,总以为自己能归到地主、资本家、贵族高贵的一堆里,结果被现实反复打耳光以后,他们终于发现,只要纵容这些人上人“潇洒”,那么自己只能越混越差,所以大家开始觉悟起来。

还好并不算晚。

.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