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研究院:知青下乡是推动社会进步的伟大创举

近日,认证为“中国历史研究院”的官方微博发表文章称,知青下乡是推动历史进步的伟大壮举。

在网友强烈要求将该文作者世代送往边远山区以“推动社会进步”后,“中国历史研究院”删掉了该微博。

这篇文章在网络上还能搜索到,大意是培养了无产阶级接班人,通篇不提对个人命运的横加干涉,对个人选择横加褫夺。

何为自由,自由就是自主决定自己命运的自由,就是有选择而不匮乏的自由,只能服从不是自由,只能在李村和张村间选择也不会是自由。

2007年,中国油画名家学术邀请展展出了一副油画《我的前夫》(作者王国斌),当场就有几位老知青难以控制激动的情绪,她们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画中的新娘和新郎,端坐在土窑洞前,新娘是位回城绝望的女知青,新郎是村里男人中的幸运儿。他们的婚姻注定被政治操弄,当回城的机会来临,便永生不再见。

在这幅作品中,新郎穿着新布鞋和新的粗布衣裤,脸色黝黑苍老,手指粗大扭曲,笑得合不拢嘴。知青新娘的眼神和坐姿则透出了她的无限委屈、忧伤和无奈。她已经无家可归,她的父母也许身陷牛棚或遭不测。她脚边的旅行包是她的全部嫁妆。标语、牧羊铲和角落的胶鞋说明新娘是个放羊的知青。她脚上穿的一双红色绣花鞋与她浆洗得发白的旧军装是那样的不和谐。她嫁给了老羊倌,做了那个时代的祭品。

另据媒体报道,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的郊区,有一栋僻静、神秘的建筑——这里是中国唯一一所“知青精神病院”,里面住着的,是一群永远也走不出北大荒的人。

▲ 北大荒知青安养中心

赵印宝 72岁,北京知青,1968年下乡到宝泉岭农场。“文革”期间,他因写了“刘少奇万岁”的大字报被戴上了“现行反革命”的帽子,判了7年有期徒刑,后来出现精神分裂。

李文奎 哈尔滨知青,1968年下乡到勤得利农场。1971年,他把当时考试返城的难得机会让给女朋友,对方返城后一个月来信提出分手,李文奎精神崩溃。1978年,家属将其送回农场,连队的妇女主任康金环照顾了他30多年。

张慧颖 64岁,北京知青。1966年下乡到2 9 1农场,后嫁给农场的一名知青,育有一女。婚后因感情问题而致精神分裂,甚至觉得曾经一起下乡的北京知青现在都还在。患病后家属不肯接受她,她再也没有回过北京。

方晓媛 61岁,杭州知青。1969年下乡到香兰农场。她认为自己是因为跟人打架被送进精神病院的,后来又没确诊,于是出院了。1980年,方晓媛嫁给另一名知青,几年后,丈夫丢下方晓媛母女跑到台湾。之后,方晓媛的病情开始恶化。

王凯 63岁,哈尔滨知青,1969年下乡至黑龙江农垦逊克农场做农工,种水稻。几年后精神分裂,他回忆说:“干得太苦,想哈尔滨。”

张明 57岁,哈尔滨知青。1976年她正读高三,主动提出下乡。在勤得利农场工程连,干挑砖瓦、盖房子的活。1978年得病,张明称自己得病是因为当时任副排长,干活太累,手下的人不听她管。

李华 63岁,哈尔滨知青,1969年由哈尔滨下乡至黑龙江农垦29 1农场29连。曾于哈尔滨市46中上学。2009年3月从291农场转入知青安养中心。

郭凤花 山东知青。1969年下乡到856农场,精神分裂,常常自言自语,基本丧失交流能力。

▲ 住进安养中心的李文魁

▲ 2013年的赵印宝

毫无疑问,上述这些人不会是“中国历史研究院”口中的无产阶级接班人,而是经不起革命考验的“残次品”,理应被“伟大创举”淘汰。

在今天中国,你如果说统一把网瘾少年送到戒网学校接受杨永信“再教育”,是推动社会进步是为他们好,年轻人可能认为你是疯子,但就有人敢理直气壮地说,这是对的!

他们高喊:

“他经受住了电击,他是特殊材料制成的!”

“他被电死了,是他自己不够坚强!”

.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