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遭遇科技巨头“斩草除根”“株连九族”式封号

2021年1月10日,一个美国人和一个朝鲜人争论到底谁的国家更有自由。美国人说:“在我的国家,我可以在社交媒体上大骂总统而不必担心被抓。”“那很了不起,我的朋友。”朝鲜人说,“那你能在社交媒体上支持你们的总统吗?”

人群冲击国会山

在1月6日,少数激进的川粉闯入国会后,一方称其为“暴徒”,一方称其为“爱国者”,并称有少数敌对分子“antifa”“黑命贵”混入其中。以下统称为“人群”。而这天是美国国会认证各州大选结果的日子,由于川普在多州指控拜登舞弊未法院支持,不出意外,在法律上拜登将在这一天被确认当选新一届美国总统。

当天人群的冲击中断了国会对各州选举的认证,议员们紧急撤离至地堡或离开了国会山,当天造成至少4人死亡,其中一名女性是退休空军。尽管如此,稍晚时候由彭斯副总统主持认证程序还是确认了拜登的当选。反对者将人群冲击国会的行为归咎于“拒不承认大选是公正的”川普,而他成百上千次在社交媒体指责“大选被操纵,被窃取了”。

没有人比他更懂“政变”的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给出了自己的观点,他在接受国际文传电讯社采访时表示,“冲击国会明显是提前计划好的,是谁计划的也显而易见。骚乱并不是主要的问题。乍一看,他们的任务很明确。并非一切都那么简单。”

不过,戈尔巴乔夫并没有说明是谁计划的。他还表示,随着时间流逝,人们会弄清楚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他还表示,华盛顿发生的骚乱“给美国作为一个国家的下一步命运提出了疑问”。

“冲击国会山”是否有预谋的“政变”不得而知,但川粉坚信“antifa”“黑命贵”等拜登支持者混入了其中,他们宣称以前数次百万大游行都是和平的,只有“antifa”“黑命贵”聚集的地方才会出现纵火,哄抢商店的行为。无论如何,事件发生后,川普谴责了暴行,要求支持者“回家”,并透过亲信传达“1月20日将会有有序的交接。”

“封杀”时日无多的现任总统

尽管川普并未直接要求支持者做出过激反应,但反对者还是要求川普负全责,政治反对派要求弹劾川普,FBI按图索骥追究闯入国会者责任,不少人因此丢了工作,有的还来自子女的举报,媒体称川普为“法西斯”“纳粹”“独裁者”,科技巨头开始对现任总统进行“斩草除根”“株连九族”式封号。

美国主流社交平台Facebook,Instagram,Twitter认为“川普有进一步煽动暴力的可能”,开始说至少封其账号至1月20日权力交接,后来又追加“刑期”至“永久封号”,除此之外,川普的忠实拥趸弗林将军和鲍威尔律师等也遭受牵连,就连川普小儿子新注册的推特账号也旋即被封杀,川普发声要求支持者前往新社交平台parel后,亚马逊公司以“未尽内容审核责任”为由将对parel“断供”云服务,苹果公司、谷歌等则在应用商店下架parel APP。就这样,拥有8000万粉丝的川普,因为科技巨头“预测”他有煽动暴力的进一步可能,就被联合判处了社交生命“死刑”。

号称替父找回粉丝的小川普账号很快被封

在国际舆论场极活跃的,在中国有“叼盘大师”称号的《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极进嘲讽之能事,他在评论文章中为川普鸣不平,他写到言论自由是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内容。美国体制的根基正在争议中晃动。他直言不讳美国所谓“言论自由”也开始“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美国的言论自由或许在重新定义,或许是它的真实含义在浮上水面,那就是:政治上支持我、与我为伍的声音应该充分自由;政治上与我对立、价值观与我南辕北辙的声音应该受到限制,确保其处于劣势地位。”

中国网友也在社交媒体嘲讽美国大选的乱象与分裂,用中国式标语的梗或段子来嘲讽川普或拜登,其中网络流传的标语写道,“严肃选举纪律打击破坏选举行为”“以不正当手段参选或当选的,当选无效!”至于到底是谁“破坏选举行为”,在川粉和拜粉眼中或许永远不会有一个统一的答案。

中国网友用中国式标语调侃美国大选

一场未选先输的大选?

网络上散播着各种舞弊流言,竞选集会川普与拜登支持者到会人数的巨大差异,邮寄选票与“拜登曲线”等,都让川普和川粉深信不疑:拜登窃取了大选。于是川粉已经组织起来了,他们之前在关键节点已经举行了数次号称百万人次的游行力挺川普,但从现在看都难以挑战由选举流程,选举习俗所打造的“历史惯性”。

遑论说在号称世界民主灯塔的美国难以挑战大选结果,就是在实际上由少数人单方坐庄的委内瑞拉,白俄罗斯等国挑战大选结果也难于上青天,更何况美国还是轮流坐庄,开放社会,不得不让人疑问:系统性舞弊的空间真的存在吗?

这像是另一个“堂吉诃德”的故事。川普说,选举被窃取了,因为存在系统性舞弊。既得利益者拜登,民主党大佬佩洛西,主流媒体,科技巨头异口同声说:根本不存在舞弊。尽管数年前,它们指责俄罗斯干预了美国大选,并发起了对川普的弹劾。

川粉已经组织起来了

对于选举被窃取的执念,真的只是川普的被害妄想症和川粉的一厢情愿吗?其实,从川普的“失道寡助”,政治手腕的欠缺也不难预料大选的“结果”。

在国际上拒绝撒币,接连“退群”得罪了西方盟友,大打贸易战得罪了华尔街和科技巨头,“美国优先”保守的民族主义政策与奉行“移民国度”的民主党的路线斗争,华盛顿政治精英,“治国处长”从来没有真正接纳川普。

难以说川普的执政目标是否从根本上有利于美国,但从目的与手段来看,川普未免欠缺政治手腕,操之过急,树敌太多,遭到联合反制也是意料之中。这一点从16年资助川普的商业巨头已经在20年销声匿迹可以管中窥豹。

所以,川普在资本主义国家要触动它的统治阶级——金融食利阶层的利益,是难以上青天的。川粉已经组织起来了,但比川粉更有钱和实力的资本巨鳄,科技巨头,政治精英也已经组织起来,是惹不得的。更何况,资产阶级国家的法律本来体现他们的利益,维护他们的资产阶级法权。

所以,在国会认证拜登当选新总统后,科技巨头急不可耐地向新政府表示效忠,对现任美国总统进行了“斩草除根”“株连九族”式封号,力图最大化消灭其发声可能性,至于所谓“言论自由”的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内容,毕竟一切解释权归新政府和国会以及它们背后的利益集团所有。

奥威尔在1984中写道,“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今后美国给世界留下的印象,恐怕要多加一句“封号是为了安全,安全就是自由,所以封号等于自由!”

独立评论/hotpoit(哈珀) .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