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警示记录片《清流毒——云南在行动》:秦光荣曾利用记者写内参揭发湖南一高官

很久不看电视了,昨晚20:20分,打开电视看了云南省纪委监委联合当地电视台拍的反腐警示记录片《清流毒——云南在行动》的第二集。

 

因为秦光荣被认为是云南官场的最大污染源、第一污染源,也是搞帮派的根子,所以纪录片主要是围绕秦光荣展开。第一集,是用手机看的,28分钟,提纲挈领,罗列了攀附秦光荣的官员、政治掮客、政治骗子等不同个案。具体的个案,则在随后的三集。所以,昨日专门打开电视看了第二集。

 

第二集出镜现身说法的五个官员分别是:曾担任过大理州委宣传部副部长、云南省政府驻广州办事处巡视员的龙雪飞,曾担任云南城投集团董事长的许雷,曾担任云南省委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的张朝德,曾担任峨山县委书记的姜兴林,曾相继担任云南省纪委副书记、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的和正兴。

 

纪录片中披露的信息,有几个值得关注的点值得我们注意和反思。

 

频繁调动的官员都来路不正

 

龙雪飞,原名薛飞,出生于湖北监利,但一直以秦光荣的老乡自居,曾任岳阳制冷设备总厂政治处宣传干事、岳阳电子仪器厂办公室秘书、《农民日报》社驻湖南记者站副站长、深圳商报社记者、大理州委宣传部副部长、云南省政府驻广州办事处巡视员等职,2018年6月退休。

 

龙雪飞1987年8月参加工作,工作了31年,先后辗转4个省市,历经17个岗位,平均21个月就换1个工作岗位。

 

自称落马后每天都要哭两三次、眼睛都哭肿了的龙雪飞说,自己一路走、一路跑、一路要,一直跑到退休。

 

怎么要?软硬兼施。可是,秦光荣是高官,可不容易对付。

 

秦光荣曾在忏悔书中说道,“湖南一个记者手里掌握着我的把柄,为了不得罪他,我多次出面帮他调动提拔。”

 

 

原来啊,秦光荣在长沙任职期间,出于政治目的曾给过龙雪飞一份材料,让龙雪飞写内参揭发其他领导干部。龙雪飞便以此为要挟,向秦光荣要官。2003年6月,龙雪飞得偿所愿,从深圳调任大理州委宣传部任副部长。

 

 

这个细节很有意思,有两个可能:秦光荣在长沙任职揭发其他领导干部,可能是诬告;举报属实,但举报的是比他级别还高的官员。只有诬告或者是利用龙雪飞举报比自己级别高的官员,秦光荣才会害怕事情被公开。

 

官方简历显示,1993年—1998年,秦光荣任湖南省委常委、长沙市委书记。那个当年被秦光荣利用《农民日报》内参揭发的领导干部是谁呢?

 

另一个攀附秦光荣然后不断腾挪位置的官员,是姜兴林。

 

2012年底,姜兴林调任昆明市寻甸县委常委、副县长;2013年4月起,又先后担任玉溪市政府副秘书长,市土地储备中心主任,华宁县委副书记、县长,峨山县委书记等职。7年8个岗位,而且是异地交流。从政府到企业,又从企业到政府,每个岗位任职时间平均不到一年,最短的3个月。

 

不管是龙雪飞的31年辗转4个省市历经17个岗位、平均21个月就换1个工作岗位,还是姜兴林的7年8个岗位、每个岗位任职平均不到一年、最短的3个月,这种履历大家是不是很眼熟,是不是与我曾经多次写过的山东厅官张辉很类似。

 

张辉2002年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在街道和社区工作一年后提拔成了副科,副科干了11个月,提拔成了正科,正科干了2年,提拔成了副处,副处干了11个月,提拔成了正处,正处干了9个月,提拔成了副厅。大学毕业到副厅,张辉只用了5年7个月,换了8个岗位。

 

说张辉没有攀附任何人是凭本事人品飙升的,大家信吗?

 

放弃尊严跪舔者动机都不善

 

上面写到龙雪飞对秦光荣软硬兼施,但只说了龙雪飞抓住了秦光荣的一个把柄进行要挟,没有讲如何软。

 

纪录片披露,为了调到云南,龙雪飞曾向秦光荣夫妇下跪:当时扑通一声跪下去,就讲“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叔叔阿姨。我无依无靠,无亲无故,以后的话就靠你了”。

 

据中纪委办案人员介绍,秦光荣的妻子黄玉兰当时吓了一大跳,说自己多年没见过党内的同志、党员干部在自己面前扑通一声就跪下去。

 

给上司和上司的老婆下跪求关照,这种毫无人格尊严的举动,肯定不会是一个正派人能干出来的。为了攀附秦光荣,龙雪飞不惜下跪哀求。

 

《农民日报》湖南记者站副站长出身的龙雪飞,一直想当传媒出版集团的一把手。在秦光荣的帮助下,曾担任云南出版集团的总编辑,而过去该集团根本没有总编辑这样的岗位。

 

龙雪飞说:如果秦光荣让他当了云南出版集团的一把手,可能要捞了个几千万。

 

很巧,攀附秦光荣的官员张朝德也是如此。

 

张朝德,就是另外一个典型的例子。张朝德,曾任昭通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云南省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秘书长,云南省委副秘书长、省委办公厅主任,云南省委台湾工作办公室党组书记、主任,云南省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等职。

 

秦光荣有一次生病,张朝德“去给他按摩过腿,捏过一下脚,让他来缓解一下。”

 

如果张朝德学医出身,是省卫健委懂业务的副主任,给生病的上级按个腿捏个脚也不值得大惊小怪。看到这个细节的时候,专门去回看一下他的简历,根本没有这样的履历,但为了巴结讨好秦光荣,一个曾经担任过地级市政法委书记的厅级官员居然给人按腿捏脚。

 

时任副省长曹建方表示家里面的保姆换了几茬,找了几个都不满意。张朝德随即安排自己的表姐去曹建方家里做保姆。后经曹建方向秦光荣推荐,2012年12月,张朝德得以担任云南省委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

 

我可以武断地说一句:官场上那些不要脸、放弃基本做人尊严跪舔上级的,没有一个良善之辈。喜欢下属跪舔的官员,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这两类人遇到一起,就如瞌睡遇到枕头,一个跪舔得如痴如醉,一个享受得欲仙欲死。

 

身在官场,如果你还想做个正派人、正常人,一旦发现你的下级喜欢无原则的吹捧你,那十有八九不怀好意想谋求点好处,远离这种人;如果你发现你的上级喜欢被无原则地吹捧,那也尽量远离,十有八九还有别的见不得人的癖好,比如史文清那种,每次叫下属的县委书记县长吃饭总不忘嘱咐一句:带上你老婆。

 

褚朝新

2020年1月13日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