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改不掉喝热开水的毛病源于1952年抗美援朝战争美国对我投放生化武器

1952年1月27日夜间,美国大量飞机来到了中国人民志愿军42军阵地上空并投弹。

但奇怪的是,投下的炸弹都没有爆炸。

1月28日清晨,42军375团的战士李广福,发现自己的阵地周围出现了大量的苍蝇、跳蚤和蜘蛛等昆虫。

这非常奇怪,因为此时的朝鲜是寒冬时分,冰天雪地,正常来说不可能出现这类昆虫。随后,375团在长达6公里的区域内,发现了多处这种异常昆虫群,最密集的一处达到了每平米600只,黑乎乎的昆虫群和周围的皑皑白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从1月29日开始,志愿军其他部队也发现了类似的情况,第42、12、39军和志愿军第19兵团部队驻地相继发现美军投掷昆虫的情况,累计8起。投放的形式是纸包、棉花和树叶等,内装跳蚤、蜘蛛、蚂蚁,苍蝇等,还有些甚至是用宣传单改造而成的细菌弹。然后,美国的飞机开始把细菌弹的投放范围,扩大到了中国本土。从2月29日到3月21日,美国军机共侵入东北领空共955架次,遍布70个县市,其中只有17架次投掷的是炸弹,其余均为带菌物体。其中抚顺、安东、凤城、临江等地区,成为了被攻击的重灾区。这些突然出现的带菌昆虫非常诡异,抗寒性极强,苍蝇甚至可以在零下17度的低温下产卵。东北本土没有这么强的苍蝇,一看就是人工精心培育后的产物。所有的被发现的昆虫均已被志愿军捕获,做成了标本,作为了美军的罪证。在发现美军投放不明昆虫后不久,在中国东北、朝鲜等地,突然大规模出现了各种瘟疫。

鼠疫、天花、炭疽等多种烈性传染病,同一时间在志愿军的后方大规模爆发,多点多源同时出现。

鼠疫作为全世界公认的一号病,只要出现一例就能把一国政府吓个半死,因为稍有不慎就可能蔓延传染,像当年黑死病屠灭欧洲一样破灭这个国家。而在1952年的志愿军后方,多个县市同时出现了鼠疫患者,大有席卷燎原之势。更别提还同步出现了大量的天花、炭疽、霍乱、伤寒等多种烈性传染病的“零号病人”,还有大量的人因昆虫叮咬患上了脑膜炎。67军的军长李湘,被细菌武器感染,不治身亡,成为了抗美援朝中牺牲的最高级别指挥官。美国哪来的细菌武器?为什么要使用细菌武器?

731部队和德特里克堡

1932年,日本在中国东北设立了细菌实验基地,后称之为731部队。在这里,日军抓捕大量的中国人充当实验材料,让这些中国人感染炭疽、鼠疫、霍乱等瘟疫后,在不同的阶段被活体解剖,以观察细菌对人体器官的影响。为追求最真实的数据,日军特别要求解剖的时候人体必须是绝对清醒的状态,以防止对医学观察造成影响,其解剖场景惨绝人寰。根据731部队第一部部长川岛清少将的供词,仅1940年到1945年,就有至少3000多人被用作了人体实验材料,每年约400~600人。而根据关东军宪兵司令部第三课长吉房雄的供词,仅经过他们宪兵队转交给731石井部队的中国人,就至少有5000人。而所有进入731部队的中国人,没有一个能活着离开。1945年8月9日,苏联进攻关东军。1945年8月10日,731部队接到指令,销毁所有物资,并将剩余的405名实验对象全部杀掉。焚烧后,他们的骨灰被倒入了松花江。利用这数千名中国人的性命,731部队成功获取了大量的细菌数据,并培育出了耐寒细菌、耐寒昆虫,以及合适的细菌投放方式。这些耐寒细菌武器最开始的时候是为了苏联准备的,只不过后来没用到。

怎么让昆虫带菌,怎么投放带菌昆虫最有传播效率,这些资料珍贵无比,当时的全球只有日本手里有这些资料。

731部队潜逃回日本后,隐姓埋名,但还是被美军给盯上了。1945年东京审判前夕,美军和石井四郎等20多名731部队的战犯达成了交易,石井等人愿交出所有细菌武器和人体实验的资料,换来美国对其罪行的赦免。根据1947年6月20日费尔所写的《日本细菌战活动最新资料概要》,美军共接收了石井提供的8000多个病例切片,以及大量炭疽、鼠疫、伤寒等人体实验数据报告,美国派出大量生物专家核实了这份资料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随后,石井四郎等人被送到的美国德特里克营,继续从事生物战的研究。在这里,背负大量中国人血债的石井四郎,被聘为美军高级顾问。

在石井四郎等人的努力下,德特里克营正式升级为德特里克堡生物化学武器实验室,成为了美军第一个,也是最大,级别最高的生化武器实验室。

1950年初,美军将石井四郎等人直接纳入代号为“J2C406”的美国陆军特种部队,为美军大量培养、生产传染病菌和老鼠、苍蝇、蚊虫等媒介动物。1950年10月,美国德特里克堡生化武器实验室成功研制出了炭疽、兔热病、鼠疫、肉毒杆菌等四种细菌弹。1951年3月,美国卫生研究院院长海斯宣称:

“微生物的炮弹和炸弹已制造成功,达到了能使用的阶段。”

1951年10月,美军在朝鲜正面战场遭到了惨败,联合国军被迫“向南进攻”。

为阻断志愿军后勤,美军派出大量飞机轰炸志愿军后方运输线,但效果甚微,成本太大。

怎么样才能断绝志愿军后勤运输?1952年1月,美国报纸上刊登了一篇文章,声称细菌和毒气才是最廉价的武器。如果能投放病原体,在志愿军后方制造一片瘟疫区,那该有多好。于是大量的鼠疫和炭疽零号病人在朝鲜和东北出现了,多点同时爆发。为揭露美国人的滔天罪行,中国邀请多个国际组织来中国东北和朝鲜进行调查,得到的调查结论均是美国军队使用了细菌武器。1952年3月,居里夫人的女婿,世界和平理事会主席约里奥·居里公开发表了自己的结论:

“在1月28日至2月17日中旬,美国军用飞机在朝鲜前线和后方散布鼠疫、霍乱、伤寒以及其他可怕传染病的细菌,这种骇人听闻的行动居然发生了。这是继用原子弹在几秒钟之内消灭广岛和长崎的几十万人民那种穷凶极恶的罪行之后的又一罪行。”

在世界和平理事会邀请下,由瑞典、法国、英国、意大利、巴西和苏联的著名科学家组成的“调查在朝鲜和中国的细菌战事实国际科学委员会”前往东北和朝鲜。经历2个多月的调查和论证,在当年8月得出结论:

“朝鲜及中国东北的人民,确已成为细菌武器的攻击目标”。

1952年5月17日,因投放细菌弹被我军击落俘虏的2名美国飞行员,其供词被新华社公开,证明了细菌武器攻击的真实性。1952年6月18日,苏联在联合国提出世界各国应签署条约,禁止研发和使用生物武器。这个禁止研发生物武器的建议,被美国一票否决。因为美军德特里克堡已经成为了当时全球水平最高的生物武器实验室,美国不愿放弃这个王牌。哪怕全球都在指责美国发动了反人类细菌战,美国也无所谓,直接否认就行了。就算你有人证物证,多国专家均认可,那又怎样?

中国的抗疫

对于美军的细菌攻击,我们不能把命运寄托在美国人的良心发现上。舆论上的反击只是博取道义高点而已,对于已经被投放出来的病原体没有任何作用。要打赢这场细菌战,还得靠自己。1952年2月19日,中央军委确认美军已经发动了细菌战,并决定立刻将全国现存的所有340万份鼠疫疫苗、9000磅消毒粉剂和其他防疫用具连夜装运至朝鲜及东北,并下令国内立即赶制1000万份鼠疫疫苗。不仅所有志愿军都需要注射疫苗,连疫区周围的朝鲜普通民众也需要注射,共有约450万朝鲜群众接受了注射。1952年3月1日,志愿军成立了总防疫委员会,在各营、连成立了防疫小组,派出卫生专家进行指导,宣誓打赢细菌战。动用的手段其实很简单,总共是三板斧,疫苗、隔离和做卫生。其中扑灭带毒昆虫,清理卫生死角,阻断传播渠道,是最关键的一环。为防止美军在丧心病狂的情况下扩大细菌战的范围,中国全境掀起了轰轰烈烈的爱国卫生运动。修水井、清垃圾、扫厕所,喝开水,这种普通的卫生工作,被拔高到了粉碎美帝阴谋的爱国主义运动。在旧中国呼吁了几十年的喝开水运动,在短短的几年里成为了全国人民的共识,因为这是最便宜效果也最好的卫生手段。数十年之后,开水瓶已经成为了中国大学生的必备之物。喝开水,从一种饮食习惯,变成了护卫国家安全的一种手段。因为美国的细菌战是以带菌昆虫和老鼠为主要投放手段,于是中国就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消灭害虫运动,后来在1958年进化成了除四害。当时消灭害虫的口号,不是为了打害虫而打害虫,而是:

“打死一只苍蝇就是消灭一个美国鬼子”

全国上下共组织了129各防疫大队,设立了66个检疫站,对全国过往人员和车辆进行全面消毒,严防瘟疫扩散入中国内地。1952年在全国轰轰烈烈开展的爱国卫生运动,新挖水井130多万个,疏通臭水沟28万公里,新建厕所492万个,彻底改变了旧中国的卫生习惯,让中国人第一次习惯到厕所里大小便。经历1952年的大抗疫运动,中国人的卫生水平和健康水平大幅提高。在严格的隔离和广泛的卫生活动下,美国飞机在朝鲜和东北制造的多处疫情被扑灭,仅有数百人死与美国制造的瘟疫。这个战果,和美国最开始期望利用瘟疫在志愿军后方制造大规模疫区的要求相差甚远,也没有达到阻断志愿军后勤的战略目的。1952年9月,美国军方负责生物武器的项目的人员向政府报告,他们对细菌武器的威力估计过于乐观,运用到常规战争的计划并不成功。这一波细菌战,中国抵御住了美国的进攻,无论是鼠疫还是炭疽,都没能毁掉中国。

德特里克堡研究生化武器的能力确实强大,是世界最顶级的水平,但中国不怕。

2019年7月,美国疾控中心突然要求美国军方立即关闭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面对记者的质询,疾控中心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公布更多细节。2019年8月23日,美国CDC宣布美国一名患者吸食电子烟后出现严重肺部疾病,其肺部出现和非典一模一样的白肺,并因肺功能严重损害而死亡。随后,出现类似严重症状的美国患者越来越多,死人也越来越多,美国疾控中心将这种怪病一律解释为吸食电子烟导致的。

全球吸电子烟的那么多,唯独美国吸死人了,肺部还是典型的白肺,和非典及新冠一模一样。

更离奇的是,前期的绝大多数患者,都在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附近居住。2019年10月18日,军运会在武汉举行,美国军人代表参赛。2019年12月,武汉出现首例不明原因的肺炎患者,其肺部出现了类似非典的白肺症状,肺功能遭遇了严重损害。2019年冬季,美国“流感患者”的人数暴增,远超往年,死亡1.8万人。武汉把所有肺部感染患者都收治进了医院,所以一个月医疗系统就瘫痪了。美国把所有肺部感染患者都当成了“流感”,劝其回家喝热水治疗,只收治病重患者,所以医疗系统一直正常运行。在这种喝热水治疗的操作下,哪怕美国又传染了一年,其医疗系统还是很神奇的没有崩溃。而代表美国军方生物武器最高水平,当年由731部队核心资料组建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价值连城,却被离奇关闭了一年半之久,至今都没有恢复运行。

请问,美军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被紧急关闭至今?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