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关心最终谁买单:花1.7亿违建的巨型关公像,又要花1.55亿搬移

最新消息,2020年10月8日被住建部责令整改的湖北荆州巨型关公雕像要搬迁了。这座高达57.3米的巨型关公雕像,修建花费了1.729亿元,这一次搬移工程总投资又要花1.55亿。

关公像建在荆州古城外318米的地方,属于古城历史城区的开放空间。据荆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介绍,雕像所处的区位建筑物最高限高24米,可巨型关公像高达57.3米,违反《荆州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破坏了荆州古城风貌和历史文脉的。

央视《焦点访谈》报道,虽然该处最高限高24米,但人家最早设计的高度根本也不是57.3米,而是88米,还打算冲击吉尼斯纪录。后因离古城太近,在论证城墙和关公像的空间关系后最终确定了目前的高度。

既然论证过城墙和关公像的空间关系,知道距离古城太近,那就应该知道该处最高限高24米的规定,知道限高最终还违规超高建到了57.3米,典型的明知故犯。

谁给了他们如此大的胆量明知故犯呢?

荆州的巨型关公像是2014年开始建的,2016年建成,耗时两年。住建部通报指出,在项目没有获得审批的情况下,相关部门在雕像长达两年的建设期中,始终不闻不问。

《焦点访谈》在报道中尖锐地指出:雕像违法建设问题显而易见,但相关职能部门却没有履职尽责,追究企业责任,导致雕像的违建问题至今无人提及。而在关公雕像、基座建设和处理的整个过程中,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始终没有针对建设方在雕像未批先建的问题上提出整改要求。为什么会这样呢?职能部门没有做出回答,但查询荆州市政府网站发现,关公义园项目曾在2014年入选国家优选旅游项目,2015年被评为湖北省第五批文化产业基地并纳入中国文化产业重点项目库。

一方面建设方明知规定限高24米,但一意孤行建了57.3米,一方面有关监管部门对违法建设不闻不问,能导致这个局面的一定是既能管理建设方又能指挥监管部门的力量。所以,问责不能把板子仅仅打在基层监管部门的屁股上,而要深挖,看看到底是谁当年纵容了如此大手笔的违法违规行为。

需要提醒一下,荆州搞这个“大手笔”时市委书记叫李新华。李新华,1963年出生,2011年8月开始担任荆州市委书记,2017年4月卸任,如今任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2016年6月17日,荆州关公义园正式开园,时任荆州市市委书记李新华在开园仪式上致辞。

据说当时修建这个关公像,是为了发展旅游。关公像修好后,所关联的旅游项目关公义园将其作为核心景观,大肆宣传“世界最大体量青铜关公雕像”这个所谓的卖点,可是关公义园开门营业四年,总收入不到1300万元,而关公义园这个项目仅仅修建关公雕像就花费了1.729亿。呵呵,如今被通报违规迁移又要花1.55亿,何时才能收回成本,何时才能盈利?

可见,“最大”“最高”这类概念已经不能再忽悠人了。不过,现在很多地方还在不遗余力搞“最大的”、“最高的”这类噱头。

巨型关公像的建设方是荆州旅游投资开发集团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2年9月,经营范围包含:文化旅游产业投资与开发及运营管理;房地产开发;旅游信息咨询服务等。公司股东包括湖北省文化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58.6848%)、荆州文化旅游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持股25.1515%)、 国开发展基金有限公司(持股16.1636%)。从资本结构看,这是一家国有企业,这意味着修建巨型关公像花的1.729亿元和搬移又要花的1.55亿都是国有资产,也都是纳税人的血汗。

导致如此巨额的国有资产损失,该当何罪?

荆州违规修建巨型关公像已经被通报近11个月了,至今没有看到当地有谁对此负责,更没有追责问责的消息,我们如今唯一能肯定的是,巨额的国有资产被地方官员拍脑袋违规干的蠢事浪费了,纳税人的血汗钱被打了水漂。

褚朝新

2021年9月4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