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潮安公检法与雅士利三聚氰胺奶粉背后的资本

文:行走吃瓜圈I

今天晚上的这个瓜,十分沉重,看完之后绝对让人唏嘘不已,和最近打压资本的大话题却十分契合。

 

三聚氰胺奶粉的事情,大家肯定都知道;有受害儿童的家长跟奶粉厂索赔,大家肯定也知道;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其中的一位父亲,因为索赔变勒索,竟然一度成为阶下囚,被迫离开年入百万的同声传译职业,最后妻离子散、四级伤残。原来在不为人知的背后,有钱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

 

下面就让我们来看看,具体是怎么回事。

 

先来认识一下男主,郭利,1974年出生,北京人,当年在业内是名闻遐迩的同声传译,在15年前的年收入就在百万以上。曾经的他,家庭和睦,事业有成。而现在的他,四级伤残,仅仅依靠残联的补助生活,妻离子散,想要见到唯一的女儿都是难上加难。

 

 

 

2006年,郭利的女儿出生。年入百万的他,当然想为女儿一切都准备最好的,他选择了一款天天在CCTV打广告的奶粉——雅士利奶粉。

 

2008年,三聚氰胺毒奶事件曝光后,由于怀疑女儿可能会受影响,郭利毫不犹豫的带着女儿,去了北京北太平庄医院检查,结果显示:“双肾中央集合系统内可见数个点状强回声”。于是,他把家里剩下的“施恩”奶粉送去做质量检测,结果无一例外的显示,三聚氰胺超标。而他的女儿,此后也出现了厌食、烦躁等症状。

 

郭利于是提出了索赔,在和公司的协商过程中,他利用自己同声传译的工作身份,以及在美国朋友众多的关系,居然独自调查出一个惊天的事实——号称100%进口奶源的施恩,仅仅是一家注册在美国的空壳公司。当时正好是雅士利准备冲击赴港上市的关键时候,但是接到举报的美国监管部门,在施恩的注册地址工厂没有发现任何设备,之后更是曝光出来,施恩的奶源其实来自雅士利的山西基地。

 

在索赔协商过程中,发现的重大证据,让郭利的底气更足了,原来索赔的40万提高到了300万,看起来数额巨大,但是对于郭利也就是2-3年的工资收入而已。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时候,资本起了巨大的作用。

 

 

郭利的妻子,有一位闺蜜朋友是做食品广告。这个朋友居然主动联系雅士利的工作人员,提出了一招圈套,也就是所谓的钓鱼和谈。公司欣然采用,跟郭利的妻子说,老板喜欢小孩,写妻子因为女儿的病精神不好而流产,这样更容易得到赔偿,伪证是公司诱导郭利写的,而下面这张纸条,则成为后来郭利被抓、定性为敲诈勒索的铁证之一。

 

 

2009年,郭利在杭州与奶粉公司的谈判过程中被抓,从此开启了自己的噩梦之旅。而这一切,源自于雅士利在自己的大本营广东省潮安县,报警声称公司遭遇敲诈勒索,类似当年新疆鸿茅药酒的跨省抓捕,重现了。

 

郭利在广东省潮安县人民法院接受审判,一审以敲诈勒索罪判处五年有期徒刑,二审维持原判。时任法官的逻辑很简单,你有病治病,治疗三聚氰胺后遗症的肾炎花了多少钱,就按照食品卫生安全来,最高顶多赔偿10倍。要价300万,不是敲诈勒索是什么?

 

郭利入狱以后,一直不停的在找机会申诉。为了平息此事,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时任雅士利老板,居然给司法部发函,要求严查郭利的代理律师——张燕生律师。理由也很简单,这个律师经常散步不利于公司的言论,损害公司名誉,而且他随便接受采访,危害国家安全。资本的力量太可怕了,为了一己私利钓鱼把索赔人弄进去,还要搞他的律师。

 

 

 

幸好部委的领导们,没有被资本腐化,他们在接到举报后,认真的调查了此事,发现律师没有问题,但是却发现案件有问题。2010年5月底,广东省高院称“此案在程序上存在不符合行事诉讼法规定的情形,确有错误”,发出再审决定书,要求再审。

 

但是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当年的12月底,潮州中院重审再次做出裁定,维持原判。这个真的是,让人无话可说,在雅士利的势力范围内,无人可以撼动要关押郭利的决定,五年的牢狱之灾没得跑了。

 

郭利在2014年7月刑满出狱,足足在牢里呆了5年,一天刑期都没有减少。几年的牢狱之灾,营养不良都算好的,在狱中遭遇殴打、虐待,使得他出狱之后被鉴定为四级伤残,出门走路,必须需要依靠拐杖才能行走。

 

 

 

 

 

 

2016年,广东省高院宣布重审此案。

 

2017年4月,广东省指示广东省清远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本案,就是绕过潮州的管辖权。最终,清远市中级人民法院当庭宣判郭利无罪。

 

郭利现在正在申请国家赔偿,因为蒙牛在香港上市,郭利提起的诉讼金额为3000万美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