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前,美国错过阻止911的唯一契机,在中国!

发生在2001年9月11日的美国本土恐怖袭击,深刻影响了二十年的世界格局。

这些年来,分析文章,回顾文章,“情报揭秘”文章很多,一些媒体也爆料一些“似是而非”的信息,说美国情报机构曾经距离“阻止911”多么的接近。

可是这种“就事论事”的“情报分析”,只能证明美国有可能挫败“那一次恐怖袭击”。

可是美国造就中东与中亚恐怖主义的土壤还在,阻止了单一袭击,总会有下一次。

这个世界上,卓越政治家与嘴瓢政客的区别,高瞻远瞩与鼠目寸光的区别,就在于面对危机,一国政府是能够“前瞻性预判”还是“事后甩锅”!

实际上,早在“911”之前三个月,这个世界已经有了应对“中亚恐怖危机”的成熟机制与国际合作。

只可惜美国不仅不与这“反恐国际力量”合作,还将它视为“比恐怖主义”更为优先的战略遏制对象。

因此,美国错失了将中亚恐怖主义,扑杀在萌芽状态的机会!

壹、上合组织与“反恐联盟”!

每一年,中俄领导人与中亚国家领导人一起进行的“上合组织领导人峰会”是中俄与中亚国家每年的重磅外交活动。

可是国内许多人对我国第一个以“中国城市命名”,具有“宪章盟约”效力的国际组织,一直缺乏了解。

一直宣扬“不结盟,不对抗,不称霸”的中国,为什么在二十年前,牵头组建这一“地区联盟”?

“上海合作组织”成立的初衷与核心诉求到底是什么?

上海合作组织,成立于2001年6月15日。上合组织的创始国有六个: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

上合组织的成立,有几大细节足以载入史册。

第一,上合组织的创始国是中俄与中亚四国,都是阿富汗的重要邻国。

第二,上合组织的成立时间,是在中美“南海撞机”两个月后,又是在“美国911袭击”三个月前,时间点踩中“中美博弈神经”。

第三,上合组织成立的“初衷”与“核心诉求”就是:合作打击“三股势力”。

通俗地讲,就是联合反恐。

如何判断一个国际组织成立的“初衷”与“核心诉求”呢?

就看他成立之时,除了签署“组织成立宣言”的文件之外,还签署了什么文件。

如果是政府间国际事务立场的文件,那就是“政治联盟”。

如果是成员国军事交流与武器买卖的合约,那就是“军事联盟”。

如果是成员国之间协调关税与投资的文件,那就是“经贸联盟”。

2001年6月15日上合组织成立时,创始六国没有签署这些方面的任何文件。

六个国家只签署了《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上海公约》这一“反恐公约”。

所以“上合组织”成立的初衷,就是中俄联手中亚四国,消灭“中亚恐怖主义”。

因为美国“911”事件曝光度太高,因此大家普遍以为,911的发生导致了这二十年的国际反恐斗争,

事实证明,在911发生三个月前,中国在上海与俄罗斯,中亚四国,已经“前瞻性”认识到“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的巨大危害,已经率先用地区合作的方式,进行联合反恐。

上合组织成立的意义,也是在2001年6月15日的上海,中国率先以“公约”的方式定义了“三股势力”。

上合组织预判未来破坏世界和平,影响国家安定和人民生命财产的三股势力是:暴力恐怖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

上合组织成立后,中俄与中亚国家进行了“二十年联合反恐”。

911之后,美国领导北约国家,也进行了“二十年反恐战争”。

上合组织的反恐目标,是打击“三股势力”。

美国定义恐怖组织的目标,是:恐袭美国的算恐怖主义,恐袭美国对手的不算恐怖主义。

站在今天,我们再回望过去二十年发生在全世界各地的所有恐怖主义袭击事件,我们会发现,没有一例逃出:暴力恐怖主义,民族分裂主义,宗教极端主义三股势力。

中国在“911”发生三个月之前,已经向全世界宣告了“什么是威胁人类未来生命安全的最大势力”,这是强到变态的“战略预判”与“国际时局推演能力”。

反观美国,用“双标认定”的方式打了二十年反恐战争,将阿富汗政权从塔利班,换成塔利班。

图片

 

美国被911折磨了20年,死亡几千人,二十年战争又死上万美军,可美国与西方,至今没有从战略上对敌人作出类似“三股势力”的剖析与归纳。

美国阿富汗撤军后,国内示威不断,民意汹涌,他们认为美国反恐战争二十年,是一场“没有认清敌人”的愚蠢战争。

贰、从“上海五国”到上合组织扩容

上合组织的诞生,就是对未来二十年国际反恐“严峻形势”的预判。

而上合组织二十年的发展与扩容,则体现了中俄从“根源反恐”的路线图。

上海合作组织是2001年在上海成立的,前身却是1996年在上海,中俄与中亚三国形成的“军事互信”组织。

2001年,乌兹别克斯坦申请以平等国家的身份,加入“上海五国”,于是当年6月,六个国家元首一起签署《上海合作组织成立宣言》。

这二十年来,上合组织经历了成员国扩容,增加观察员国,增加“对话伙伴国”三种扩容模式。

不同国家与“上海合作组织”的“名称关系”,可以看出中俄制定的“反恐战略”。

上合组织最大的扩容,是在2017年,同意印度和巴基斯坦成为正式成员国,上合组织成员国变成八个。

第二种扩容模式,是允许了四个观察员国:阿富汗,伊朗,白俄罗斯,蒙古。

上海组织的“初创”,可以成为“阿富汗”的东方与北方反恐联盟。

正式成员国加入阿富汗南边的巴基斯坦和印度,就完成了对“阿富汗”这个中亚恐怖主义温床的包围。

上合组织的“观察员国”,往往是正式成员国的“后备阶段”,印度和巴基斯坦,都是担任了上合组织多年观察员国之后才“转正”的。

上合组织现阶段的四个观察员国,刚好是境内存在极端恐怖势力的伊朗和阿富汗。

另外就是俄罗斯的铁杆小弟,核心利益白俄罗斯,还有被中俄包围的蒙古。

未来阿富汗和伊朗随时可以成为上合组织的正式成员国,中国也就有资格动用两国境内的军事设施,协助他们进行“国内反恐”。

至于六个对话国,则不太可能成为“上合组织的正式成员”,但是是与中亚有“利益诉求”和‘战略规划’的国家。

比如,俄罗斯欧洲方向的邻国阿塞拜疆,亚美尼亚,比如对中亚极具野心的土耳其,以及印度邻国,斯里兰卡,尼泊尔。

可以说,上海合作组织,已经用核心成员国,观察员国,对话国三层架构,编制了圈禁中亚“三股势力”的天罗地网。

图片

 

上合组织将整个中亚南亚囊括其中,同时还向东欧与东南亚,伸出两翼。

要说唯一的例外,就是苏联解体后,中亚五国里,唯一的另类,土库曼斯坦。

土库曼斯坦位于中亚核心地带,阿富汗邻国,可是却不在上合组织三层架构之中,因为土库曼斯坦是联合国认定的,全球七个“永久中立国”之一。

虽然二战之后,全世界几乎所有攻击啊都在外交辞令中强调“爱好和平,不结盟,不参战”,可是七十六年来,联合国只认定了“七个永久中立国”。

他们是:瑞士、奥地利、芬兰、瑞典、哥斯达黎加、土库曼斯坦和爱尔兰。

永久中立国占据“道德最高点”,应该全球各国趋之若鹜才对,为什么全球只有七个?而除了北欧小国,就是南美,中亚存在感极低的国家?

因为“永久中立国”除了享有“高逼格”与“免战道德制高点”之外,还有不得参加承担进行战争义务的条约,如同盟条约、互助条约的限制。

所以即便“上合组织”是以反恐为基础建立的地区组织,土库曼斯坦也无法加入。

不过土库曼斯坦的“永久中立国”,也限定了其他军事实力进入中亚,制衡“上合组织”的能力,所以上合组织在中亚依旧铁板一块。

叁、二十年前的中美俄关系

从1993年“上海五国”开启元首会晤机制,到2001年上合组织成立,中俄与中亚国家“联手打击三国势力”的诉求,由来已久。

三股势力的定义,虽然最早出现在,2001年6月的“上海公约”里,可是在1999年“上海五国”元首会晤时,已经发表了“加强打击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分裂主义合作”的声明。

因此可以看出,中俄与中亚国家,在911发生两年多前,已经认识到盘踞中亚的“三股势力”的巨大威胁。

如果美国在那几年与“上合组织”或者上海五国开启“中亚联合反恐合作”,阿富汗的恐怖分子,早已被消灭在萌芽状态。

可惜在911发生之前,漠视生命,漠视他国人权的美国,一直扶持中亚“三股势力”,成为破坏各国政府,代表美国,制衡地区国家发展,强化美国地区霸权的工具。

最近一两年,美俄之间的“互相关闭使领馆,驱逐外交官”,让大家觉得美俄冲突激烈到了极点。

美国公开将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对手”,也被一些人“诧异”的认为“中美关系急转直下,突然变糟”。

大家诧异,是因为对“历史缺乏认知”。

2001年2月,刚刚上任美国总统一个月的小布什,就发动了对俄罗斯的“对抗战”。

当月,美俄就爆发“历史最大的驱逐外交官事件”。

同时,小布什在施政纲领里,公开将中国从克林顿时期的“战略合作伙伴”,修改为“战略竞争对手”。

战略级别的对手,就不是“某一具体领域摩擦对抗”,而是:全方位,全天候的竞争,扼杀与对抗。

2001年,国内网上出现:《美国无法同时打赢两场战争》的帖子,被认为是美国军事霸权的衰落,被认为是中美博弈的巨大利好。

可实际上,这句“标题党”,真的出自2001年3月美国国防部公开表态,但是美国国防部的原话是:在不可能同时打赢两场战争的前提下,应该将军事部署在太平洋,重点把守冲绳等地,以及将中国作为第一假想敌。

所以“美国无法同时打赢两场战争”不是对我国的利好,反而是美国军事战略“正式”将中国定义为全球第一敌人。

“韬光养晦”几乎“藏不住了”。

在美国加大亚太军事部署的背景下,2001年4月1日,爆发了“中美南海撞机”,中美军事对峙,民意对峙再一次达到历史顶峰。

从这一时期的中美关系,可以看出小布什政府上任之后,军事上,战略上全方面压制中国,与中国对抗成为第一国策。

这一背景下,中国联手俄罗斯与中亚四国,组成“以反恐之名”的“反恐军事合作”,被美国定义为“地区战略威胁”。

正是这一定义,让美国从“上合组织”成立之日起,就不可能成为“阿富汗反恐”的合作伙伴,反而是优先于恐怖分子的“扼杀敌对对象”。

最终,在美国的扼杀与抵制下,欧美西方国家没有开展与上合组织的“中亚反恐合作”,从而让中亚与中东的恐怖主义势力,快速蔓延到美国与欧洲本土。

肆、美国再临“十字路口”

2001年,小布什统治下的美国,将美俄对抗,中美对抗拔高到新高度,中美全方面对抗一触即发。

中美俄的撕裂与对抗,让美国忽视了中亚恐怖主义的威胁。直到911让美国本土,遭遇超过苏联冷战的“血腥创伤”,美国才真正觉醒。

被痛殴打醒的美国,被迫开始与中国开启反恐以及其他方面的长久合作。

中国二十年的黄金战略发展机遇期,从来都不是“美国施舍的”。

这一战略机遇期,是中国成功预判未来二十年国际安全形势,美国却被“误判”逼到国内家破人亡边缘后,被迫纠偏合作从而共同造就的。

我们一次次回望历史会发现,卓越政治家治国的中国,往往会拥有对未来危机的“前瞻性预判和布局”。

嘴炮政客治国的美国,往往都在“大变局”之后,慌乱的调整与妥协,从而“送给”中国战略机遇期。

二十年过去,历史又将轮回。

今天的世界,三股势力的威胁依旧在,还叠加新冠疫情,经济危机,粮食危机,极端气候等多重危机叠加。

今天的美国,又像二十年前的美国一样,忽视其他危机的严重伤害,将“中美对抗”摆在第一优先级。

今日美国,处在生死存亡的十字路口,一种是“改弦更张”,将“中美对抗”的调门降低,将中美合作的“危机应对”提到第一优先级。

这样,对美国国运延续,对全球人道主义灾难减少,有莫大好处。

如果美国继续无视“迫在眉睫”的危机,继续将“中美全方位对抗”作为国家第一方向,那么美国必将再次遭遇“911”式的沉重打击后,才会幡然醒悟,跪求合作。

历史证明,中国可以一次次准确预测“未来危机”,并且提前张开合作的怀抱。

愿意合作的,国运延续。作死对抗的,鼻青脸肿。历史从未错过,未来依旧不会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