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暴雷、许家印卸任,有钱人的好日子要到头了?

胡赛萌/文

一个月前,许家印卸任恒大地产董事长,恒大股票和债券应声下跌。

一个月后,恒大财富暴雷,许多投钱后血本无归的散户投资者欲哭无泪。9月12日夜,几百名来自各地的投资者来到恒大的深圳总部聚集,讨要血汗钱。

截至上季度财报,恒大集团的有息负债约5700亿元,其现金流已经到了间不容发的危险地步,已有大量商户、供应商爆出恒大应付款逾期。

形势危如累卵,全网都是恒大的负面消息,9月13号甚至爆出恒大破产重组的消息,而且言之凿凿。

本就火烧眉毛,如果再因流言而遭遇挤兑,恒大真是万劫不复了。

对此,恒大深夜发布声明,承认恒大目前确实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但“网络上近日出现的有关恒大破产重组的言论完全失实。”

声明中,恒大承诺,坚决履行责任,全力以赴复工复产,保交楼,想尽一切办法恢复正常经营,全力保障客户的合法权益。

许家印甚至放出狠话,“我可以一无所有,但投资者不能一无所有!”

危急关头,许老板大概不会学贾老板甩手走人,苦出身的他,什么苦没吃过,什么穷没受过,这点风浪应该还是能扛得住的。

许家印出生河南农村,8个月大时母亲得了败血症,因家贫无钱就医,一家人只能眼睁睁看着母亲撒手人寰。

到了入学的年龄,许家印就跟着同村的大孩子去村里上学。

农村的学校,也就几间茅草屋,既没窗户,也没黑板,一到夏天雨季,教室里到处都是烂泥,到了冬季雪天,教室里北风呼啸,孩子们冻得手都拿不出来。

后来,功成名就的许家印重返家乡,斥巨资修建了一座“家印小学”。

尽管家里穷,但许家印的父亲和奶奶一直靠着务农和小本生意送他上学,希望他长大后能跳出农门,吃上商品粮。

可惜,由于特殊的历史年代,大学停止招生,高中毕业后的许家印只能与堂兄一起贩卖石灰。

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那几年,许家印干过很多工作,锄过地、掏过粪、打过预制板、开过拖拉机……

1977年,中断多年的高考恢复。第二年,许家印以周口市第三名的成绩考入武汉钢铁学院。

在大学里,许家印不忘赚钱,曾筹划卖鸡蛋、面粉、服装,甚至是猪肉。总之,只要能赚钱,什么生意都做。

1992年,邓公南下深圳,发表南方谈话,中国掀起一轮下海潮,在钢铁厂当车间主任的许家印决定南下闯一闯。

此次出走,成为许家印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选择,让他搭上了中国地产这辆高速奔跑了近四十年的快车。

2020年,许家印以1860亿元人民币财富名列《胡润全球百强企业家》第32位。然而,随着房住不炒政策的落实,以及金融环境的调整,许老板今年的身价已大大缩水。

人类社会,王朝有更替,公司有兴衰,财富有流转,没有人可以永立潮头,没有什么事情可以永恒,这就是人类社会的新陈代谢,是历史进程,更是煌煌天道。

没有谁可以永远一直兴盛,一朝天子一朝臣,一代江山一代人,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其实,某个幸运儿能引领风骚数十年就已属万幸,还哪能奢求千秋万代,正如某位大人物所言,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恒大虽然有个“恒”字,但那不过寄托了许老板美好的愿望,这世界哪有什么永恒?人生就像一出戏,有开始也有结束,有辉煌也有落寞,不管你是平民还是富豪,概莫能外。

只是,当有钱人都没有好日子可过的时候,没钱的百姓又哪来的富足生活?

马云说,把地主打倒了,不见得农民就能过上好日子。同理,把老板搞垮了,不见得百姓就能发财致富。

不信的话,看看那些在恒大总部深夜要钱的人们,谁会希望许家印破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