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雷的恒大,十年已分红1142亿,许家独占516亿!

大家好,聊一聊最近的恒大财富爆雷事件。

朋友圈被恒大财富爆雷刷屏了,到处在转投资者维权的小视频,以及情绪不稳定的投资人要挖许家印祖坟的聊天截图。

 

 

01

恒大总负债1.9万亿详解

那么,恒大总共有多少负债?

 

综合恒大财报和媒体报道总结如下:

1.欠投资人、银行的有息负债5717.75亿元,需要注意的是这部分债务并不是需要立即还的,目前一年内到期负债也就是2400亿元。

 

尽管如此,恒大也出现还款困难的消息,向部分银行申请贷款延期。

8月12日消息,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民生银行、浙商银行和浦发银行近日通过了中国恒大房地产项目的贷款展期申请。其中一位知情人士称,浙商银行已经将中国恒大两笔应该在7月和8月到期的两笔贷款展期至年底。

2.未交房,预先收取房奴、物业主的合约房款2157.9亿。

恒大卖房收的房奴,物业主的预付款,如果恒大付不起工程款,房子就有烂尾的风险。近日,有报道称,多地恒大项目工程因未收到工程款已经停工。(具体参考第3条)

9月1日,许家印的带领8位副总裁,率八大保交楼专项工作组以及各省公司董事长率班子成员、项目总,郑重签署了“保交楼”军令状,声称集团上下全体员工誓以最大决心、最大力度确保工程建设,保质保量完成楼盘交付。

3.欠供应商和建筑商的应付款9626.04亿,其中2000亿商票这些是没有利息的,这里面也是有还款日期的,并不是所有都需要立即偿还。

综合网络信息,因未收到工程款或商票无法兑换的恒大工程项目包括:南京都市圈句容恒大文化旅游城;南充恒大御峰项目;武汉恒大科技旅游城;成都恒大牧云田丰项目;太原恒大滨河府二期等。

9月7日,涂料供应商三棵树也披露,截至8月31日,公司持有的中国恒大及其旗下公司出具的商业承兑汇票发生逾期的金额达3.36亿元,其中尚未兑付的金额为1.01亿元,除1521万元以现金兑付外,剩余部分票据以价值2.19亿元房产抵偿。

 

4.恒大财富投资者逾期未兑付约400亿,未到期的金额不详。一种说法是总规模为480亿,另一种说法是未到期还有600亿。

 

9月13日,有媒体报道称,恒大金融财富管理(深圳)有限公司(下称“恒大财富”)部分产品逾期未兑,投资者采取了线下行动。参与者包括恒大财富自己的员工。恒大财富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杜亮表示,他本人提前兑付发生在中国恒大危机爆发之前。目前,恒大很难一次性拿出400亿元兑付到期理财产品。

5.恒大人寿关联交易约160亿,资金来源:投保人。

 

所谓关联交易,就是恒大控股的公司之间进行商业(金融)往来。

比如,暴雷的恒大财富就购买了大量恒大卖不出去的垃圾资产,然后用来还债。俗话也叫拆东墙补西墙,左手换右手。

 

6.盛京银行关键交易约1000亿?资金来源:银行存款者。

 

此条,参考第5条举例。

事实上,在今年5月份盛京银行因违规放贷问题收到罚单之后,就有相关媒体对于盛京银行通过直接或间接渠道输血恒大地产集团的资金规模逾千亿元,其中包括盛京银行集中持有大量恒大的债券等方式,更有消息称监管正在了解盛京银行与恒大之间的资金往来。

对此,恒大集团并未正面否定,而是发布声明称,“我司与盛京银行开展的金融业务,均符合国家的相关法律法规”、“我司生产经营一切正常,成立25年以来从未出现借款利息晚付、本金逾期归还的情况”。

综上所述,恒大现在的总负债大约有1.9万亿,比2020年中国财政收入最高的省份广东省(12921.97亿),还多7000多亿。

02

一面是高负债,一面是高分红。

据恒大集团财报显示,过去十年(2011-2020),恒大集团年年有分红,合并报表范围内分红的现金总支出超过1142亿。

 

 

因为恒大集团1300亿的战投资金并不是投在上市公司本级,而是投在上市公司下属子公司恒大地产,意味着对战略投资者的分红在会计处理上属于对少数股东的分红。

 

所以,现金分红并没有统计在上市公司中国恒大对股东的分红范围内。

 

即使从上市公司股东的角度统计,过去十年,作为上市公司的中国恒大公告的分红总额也超过672.83亿。

 

恒大集团1142亿的现金分红中,具体都分给谁了呢?

 

1、1300亿战略投资者可能分到了有300多亿。

 

根据恒大集团2016年10月和12月与第第一轮和第二轮共1300亿元战略投资者签署的投资协议的条款约定,广州凯隆置业有限公司和恒大集团向投资者承诺每年分红的收益率不低于8%,以1300亿的总战投资金计算,每年向战投分红的金额就超过104亿。

 

2、上市公司中国恒大的股东分到了约672.8亿,其中,许家印家族分到了约516亿。

 

截止2021年6月30日,中国恒大最新的股本总额是132.48亿股。许家印和丁玉梅家族持有101.6212亿股,占中国恒大总股本的76.7%。据此计算,上市公司过去十年的总分红672.8亿中的近516亿分给了许家印和丁玉梅家族。

 

3、还有一部分约100多亿可能分给了合作的少数股东及永续债当年的投资人。

一面是高负债,一面是高分红。有人质疑,恒大集团是怎么做到那么富有,又那么贫穷的。

原因无非只有两点:1.按照协议不敢不分红;2.分红主要是分进了自己荷包,何乐而不为。

 

过去几年,通过高比例的现金分红,恒大集团及背后的实控人已经赚的盆满钵满。

 

如果是这样的话,恒大集团近几年超级慷慨的现金分红,分的是不是欠金融机构的钱和欠供应商的钱?

这时,许家印出来向恒大财富难民喊话:我可以一无所有,但投资者不能一无所有!

可不可信呢?

要一分为二看,许家是有这个实力的,毕竟明面上其家族就分走了几百亿个小目标;但毕竟有下周回国的贾跃亭前车之鉴,有限责任公司的设定,许家印个人资产并不负完全连带责任。

所以,下周回国贾跃亭,毁家纾难许家印,大家且看且观察!

03

还能不能喊出

别让许家印跑了

2015年,李嘉诚将长实地产在上海的地盘,以200亿元出卖。新华社旗下智库机构“瞭望智库”发布题为《别让李嘉诚跑了》的文章,批评长和系撤走中国资产,是“失守道义”的行为。

其中提到,在中国地产行业与权力走的很近,没有权力资源,是无法做地产生意的。由此,地产的财富,并非完全来自彻底的市场经济。

低买高卖,确实是市场经济,但是,地产、港口等产业,恰恰是中国最不市场化的产业,没有权力的扶助,哪里来的机会?合作时借权力,卖出时说市场,似乎双重标准,让人难以淡定。

文章提到,香港富豪榜的前几名竟然全部为地产商,显示了香港产业的畸形。香港前十名的商业大家族,过半从事地产行业,可见,其财富的来源,并非为香港创造了真实的财富,而是部分建立在权力经济,土地经济之上。

以上论断,送给17年海外买买买的万达王健林,21年拟清仓中国资产的SOHO潘石屹,以及喜欢摊大煎饼的恒大许家印,没有一点违和。

比如,1月27日的《中国纪检监察报》披露了海南省委原常委、海口市委原书记张琦违纪违法案件的内情。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文指出,张琦深耕海南30余年,是党的十八大以来被查处的第一个海南本土成长起来的中管干部。他滥用公权、以权谋利,巧立名目填海造地、违规开发,把土地资源变成肆意切割的蛋糕、捞钱赚钱的工具,是“靠地敛财”“坐地生财”“借岛发财”的典型。

 

文章称,张琦任儋州市委书记时,违规推动海花岛项目,涉及填海总面积783公顷。在他的极力推动下,儋州市政府及海洋部门通过“化整为零”的方式,将填海项目拆分成36个面积小于27公顷的子项目瞒天过海,使得不过关的项目得以推进,该禁止的项目得以审批,造成大面积珊瑚礁和白蝶贝被永久破坏。

 

此海花岛项目即是恒大海花岛。

 

不过张琦被查,并没有牵连到恒大,可以显见地产经济的错综复杂,非一般人所能窥见,特别是恒大这么一只地产巨兽。

 

毕竟,上一个融资自用的河北“牛魔王”已经伏法,而河南“皮带精”却分毫无伤,不得不让人怀疑这是一个有背景的“妖怪”。

 

我们还能不能喊出,别让许家印跑了!

文:hu蔷薇

欢迎使用PayPal打赏,有您的支持,我们将持续不断更新。所有捐助均用于提升用户访问体验(升级服务器及带宽)!

發佈留言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