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卷碰到调控,161家绍兴工厂 在中秋夜被拉下了电闸

9月21日晚上8点,绍兴柯桥161家印染、化纤各类工厂的电闸几乎被同时拉下。当天,担心产能的企业老板甚至没心情吃上一口中秋团圆饭。

 

限电通知是在21日下午由区政府和街道通知到各个工厂的。因为事发突然,很多工厂甚至来不及做出停工准备,有印染厂只能把刚泡下去的布料拿出来重新晾干。通知上,解释了这次停工的原因:

 

降低用电负荷。

 

柯桥161家被停工的工厂,正是高耗能的重点用能企业。其中有109家是印染纺织厂,它们大都经历了绍兴在过去近几年对纺织行业的整合集聚。

 

这些印染厂从分布于大小街巷的200多家纺织印染作坊而来,最终集中在滨海工业区的7平方公里范围内。根据通知要求,它们需要停产直到月底,整整十天。

 

不只是停电,印染厂也同时被停了蒸汽供应。为滨海工业园众多印染厂提供蒸汽的,是三家热电企业——滨海浙能电厂、远东热电、天马热电供应蒸汽。

 

在这次大范围停电之前,滨海浙能电厂就因为采煤困难传达了将有限供汽的通知。

 

在绍兴之外,浙江其他地区也面临着限电限产。有萧山工厂接到减产30%的预报通知,不过目前还没有确定具体的实施时间。

 

在嘉兴海宁,长安镇的所有染厂已经关停,许村镇把相关企业分为ABCD四种限电等级,D类工厂实行“做5停2”的政策。

 

浙江的限电限能,其实有迹可循。在上个月,国务院根据上半年各地能源消费情况,制定了一份《2021年上半年各地区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晴雨表》。晴雨表上,

 

浙江亮起了两盏黄灯。

 

这也意味着,浙江在能耗强度降低和能源消费总量控制两方面,都是二级预警。

 

在绍兴,有三支主要的支撑产业,当地人把它们概括为“三只缸”:酒缸、酱缸和染缸。

其中的染缸,就是这次受双控影响最大的印染产业。

 

在停产发生后,柯桥区纺织对外贸易商会会长任恒天公开介绍柯桥纺织业的重要性:

 

绍兴的印染产能,可以占到全国的三分之一。

 

柯桥工厂里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到整个国际的印染行业。而年超2000亿元的纺织印染业产值,撑起了绍兴全市将近30%的GDP。

 

不过,这也让绍兴成为浙江省工业用电量最高的地区之一,位列全省第四。纺织、化纤、化工等传统制造业的用电量,占了绍兴总用电量的七成。

 

绍兴的印染布匹不仅成了全国纺织品的供应源头,同时也是出口外贸到印度及东南亚等国家的主力。

 

今年,因为国外新冠疫情严峻,不少纺织品外贸订单大量回流,即使是在往年被认为是淡季的6、7月份,印染厂里也是热火朝天,开机率达到了90%,产能普遍都在8成以上。

 

这样的回流订单甚至一直排到了当下的9月份。加上金九银十的商贸规律,印染厂都在为按时交付国内外客户的货品而马不停蹄地赶工。当地一家印染企业负责人坦言:

 

停产10天,经济损失近600万元。

 

众多企业主的心情错综复杂。有忧心焦虑,不仅因为无法如期交付导致的违约重金、大量客户的流失,还有总计近10万员工的安置安抚问题。也有不理解,不明白全面停产的要求为何在旺季的季度末实行,至少留出缓冲调节的余地。

 

停电后的第二天,柯桥区印染工业协会就向区委区政府提交了报告。建议对印染行业尽快恢复生产、实行有序用电。如果不能完全恢复,也可以至少恢复一半。

 

有当地员工在9月23日告诉社长,已经有消息,部分工厂可以提前在今天恢复生产。

 

绍兴柯桥印染厂的停电,引起了舆论场的广泛反响,也引起了浙江省能源局的关注。浙江省能源局负责人在9月23日向浙江日报的介绍中,提到了绍兴限产的背后真正原因:

 

是对原有忽视节能减排工作的纠偏措施。

 

绍兴柯桥区也很快做出了反应。在24日宣布,限产停产不再一刀切,会根据过去的工业企业亩均效益评定结果制定有序控电计划。最严格的,是D类企业和规下企业,开工4天,停工6天。

 

其实,更早之前的今年5月,浙江省就发布出台了《节能降耗和能源资源优化配置“十四五”规划》。

其中,不光光是绍兴、湖州、嘉兴、温州,需要控制纺织印染、化纤、塑料制品等制造业产能,

 

宁波、舟山,需要严格控制石化、钢铁、化工等产能;

金华、衢州,需要控制水泥、钢铁、造纸等行业产能。

 

这些规划,有着共同的目标:

 

到2025年,腾出累积800万吨煤的用能总量。

 

规划中提到,不仅要给每个地区分配能耗双控的指标,还会把指标完成情况纳入考核,结果会作为当地领导班子工作考评和离任审计的依据。

 

发生在柯桥的这场节能战争,还只是开始。

文:铁头社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