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相|| “拒不执行中央领导雷洋案批示”等等--傅政华案更多内幕曝出!

傅政华被查,这个警界、司法界的“大老虎”带来的震动可不小。

拒不执行中央领导“雷洋案”批示

据公众号“大社老记有话说”披露,傅政华在“雷洋案”处理中拒不执行中央领导批示。

2016年5月7日晚,北京居民雷洋准备到机场接来京探望的亲属,航班预计当晚23点30分到达。当晚21时左右,雷洋走出家门去机场,之后失联。

当晚20时许,北京昌平警方对霍营街道某小区足疗店检查涉黄行为。民警发现雷洋从该足疗店后面离开,立即跟进对其盘查。雷洋试图逃跑,他在激烈反抗中,把民警所持视频拍摄设备打落摔坏,他被控制带上车。行驶中,雷某突然挣脱看管,企图逃跑,被再次控制。在将雷洋带回审查途中,发现其身体不适,情况异常,后雷洋被送往医院时已经死亡。

中央领导批示要求对雷洋案“公平公正处理”。北京市检察院不得不对5名警务人员采取措施,刑事拘捕。但遭到北京公安人员的抵制,北京公安局4000多名干警联名给高层写信,声称如果要处理涉事警察,他们都辞职不干了。

傅政华拒不执行中央领导批示,不是做好警察的安抚工作,而是暗中力挺涉案警察。傅政华安排警察与卖淫女上央视,让足疗女在电视上承认曾为雷洋提供嫖娼服务。

足疗女说:“我问他,你做保健吗?他说行。我就给他打飞机……他走时问我一句‘有后门吗?我走后门’,我就把前门打开了,说你就走这儿吧。”这个做法开创了足疗女上电视指证“卖淫嫖娼”行为的先例。

以权谋私妻子调进央视大捞金钱

傅政华担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后,就把妻子李劲调到了中央电视台电视剧制作中心工作,在台下属的国际电视剧公司当负责人。李劲以傅政华是北京市公安局局长的特殊身份,近水楼台先得月,很容易得到公安题材的电视剧的立项批件。

李劲多年来以制作人的身份拍摄了《四号女监》、《神秘押解》等一批公安题材的电视剧,大多是反映傅政华主持侦破的案件,吹捧傅政华的公安工作成就的。前两年,李劲以制作人身份主持制作了电视剧《国家意志》,该剧是以傅政华亲自查办的刘汉案为题材,是对傅政华的歌功颂德。

电视剧《国家意志》投资一亿多元,两年多以前在云南开拍。由于此剧是为傅政华评功摆好的,在傅政华落网后,此剧已经被冰封,一亿多元制作费大概率泡汤。

李劲在电视剧公司以傅政华的背景作风傲慢,横行霸道,颐指气使,常常出尔反尔,肆意改变工作规则,随意打乱工作秩序,使公司人员无所适从。有一次,在一部电视剧开拍前的一天,李劲未经公司研究,个人决定除留下两位股东兼监制外,其余人员全部辞退,使电视剧制作人员措手不及。

李劲在电视剧制作中,控制制作经费,从中捞取巨额资金。

尴尬事还有多少?

傅政华被查处的消息一公布,很多人奔走相告,皆称“大快人心”。

但很快便有人意识到:又有一批法律人尴尬了!因为他们手上拿的“法律职业资格证”是傅大人签发的,上面印有时任司法部长傅政华的大名。

人们之所以很快就想到这个问题,是因为四年前,傅政华的前前任司法部长吴爱英也被处理了,那时候很多法律人已经感到过这种尴尬。

傅政华只担任了两年司法部长,而吴爱英可是担任了整整十二年的司法部长,印有吴爱英大名的“法律职业资格证”数量至少是傅政华所签发数量的五倍以上,尴尬了一大批法律人。

的确, 律师手上要拿着一张由违法乱纪者所签名的职业资格证, 这确实有些 尴尬。

所以有人说,为了避免此类尴尬,强烈呼吁“法律职业资格证”不要再加盖司法部长个人签章。

居高位者,若总是“前腐后继”,确实会伤害人们的信心。

要说法律人的尴尬,真正害羞的事多了去了,既不是自傅政华始,也绝不会自傅政华终。而且,傅政华、吴爱英带给法律人的尴尬,也绝非法律人的尴尬之最。

很多法律人一定记得,数年前周老虎落马时,微信朋友圈流传过一个大大的尴尬故事:某法学教授之前申请到一个国家社科基金项目,题目是“周 × 康法治思想研究”,现在这个项目完成了,结项成了难题。到底是结项,还是不结项呢?

周首长担任公安部长五年,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领导全国政法工作五年,结果却是最大的滥权者,你说法律人尴尬不尴尬?但是,这样的尴尬事,人们很快就会忘记,不会有人从中吸取什么教训。要不了多久,那些拍过周首长马屁的人、以被周首长临幸过为荣的人、拜过周首长家祖坟的人,统统都会脱敏,不再觉得有什么尴尬。一切皆为序章,擅拍马屁的还会继续拍,喜吹喇叭的还会继续吹。

其实,我们还应该想到更远一些的黄松有、王立军 、奚晓明等等。

黄松有落马时,不仅让整个中国的司法界蒙羞,而且也使中国的法学界蒙羞。因为黄松有不仅是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他也是中国法学会诉讼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民事诉讼法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 他还是清华大学、西南政法大学、中国政法大学、国家法官学院兼职教授甚或博导 。

无独有偶, 王立军身在高位时也被 聘请为 浙江大学、东北财经大学、西南政法大学、第三军医大学、重庆大学等多所高校的兼职教授和兼职博士生导师。就在王立军私自进入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前的两个月,北京邮电大学 还隆重 聘请他做该校的兼职教授。

黄松有 、 王立军们最终令法律界蒙羞了,令法学界蒙羞了。跟这些尴尬事相比,“法律职业证书”上的部长签名问题就算不得什么了。

以后,类似的尴尬事一定还会有,所以,重要的不是尴尬本身,而是尴尬之后该深思些什么。

如果尴尬不能带来丝毫改变,所有的尴尬就是假尴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