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莆田杀人案:盼着人死的政府通告值得高度警惕

澎湃新闻报道,10月10日13时50分许,福建莆田秀屿区平海镇发生一起伤人致死案件,造成2死3伤,嫌犯在逃。随后,网上出现了一份悬赏通告。

该通告称,10月10日13时许,秀屿区平海镇上林村发生一起重大刑事案件,犯罪嫌疑人欧某中作案后逃离现场。案件性质恶劣,影响极坏。当前,公安机关正在全力围捕中。现提醒广大群众注意门户安全,并呼吁:请各家各户倒查自家视频监控(10月10日14时至今),如经查证属实,将一次性予以奖励2万元;请广大群众留意周边异常情况,发现入室痕迹、衣物、食物被盗、闪躲身影以及可疑声音等,经查证,对破案有重大帮助的,将一次性予以奖励2万元;如发现有不明尸体,经查证是欧某中的尸体,将一次性予以奖励5万元。

 

发现活人线索帮助破案的奖励2万元,发现尸体奖励5万元,不知道大家是否从这个反常的悬赏通告中读出了一些强烈的情绪,且不说是不是有不良的暗示,但盼着嫌疑人死的意思非常直接和强烈。

 

是谁发布了这样反常的通告?

 

经过信息溯源,原来是一个叫“平海之声”的微信公众号。我看了一下“平海之声”的简介,其是“平海镇官方宣传平台”,账号主体是“莆田市秀屿区平海镇企业服务中心”(事业单位)。

 

看完这个介绍我就困惑了:平海镇作为地方基层政府,以政府的名义对一起刑事案件发布悬赏通告,何以有如此大的情绪呢?

 

这个悬赏通告的口吻和表达的情绪,真的不像是一级政府,倒像是受害人家属发布的。如果说是2死3伤的受害人家属发布了这种通告,尚可理解。但这个通告是平海镇政府发布的,为什么基层政府跟受害人家属一样有如此强烈的情绪盼着嫌疑人死呢?

 

“镇政府为何盼着嫌疑人死”这个疑问,暂且先按下不表,先谈一谈大家议论的镇政府有没有资格发布悬赏通告的问题。

 

悬赏通告,其实是通缉。网上有声音说,当地的基层政府乱作为,根据1998年公安部发布实施的《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该镇政府根本无权发布悬赏通告。

 

我查了一下,1998年的这个规定已在去年做了修订,但对于谁有资质发布悬赏通告的规定没有改动。2020年9月1日起执行的《公安部关于修改<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的决定》第十一节关于“通缉”的有关条文明确规定:应当逮捕的犯罪嫌疑人在逃的,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可以发布通缉令,采取有效措施,追捕归案。县级以上公安机关在自己管辖的地区内,可以直接发布通缉令;超出自己管辖的地区,应当报请有权决定的上级公安机关发布。通缉令的发送范围,由签发通缉令的公安机关负责人决定。

 

大家看到了吧,平海镇政府根本无权发布悬赏通告。那么,他们为什么要越权跑出来发布这种“发现尸体的悬赏5万发现活人赏2万”的通告呢?

 

《中国新闻周刊》等多家媒体的报道,嫌疑人欧某曾于2017年向当地政府申请了危房翻盖,房屋新建手续批出后,欧某便将原有400平米的房屋拆除,欲在原有土地上建盖新房。他的邻居也就是敏感的受害者,曾多次联合附近居民阻挠欧某建盖新房,导致欧某一家无处可归,在临时搭建的雨棚居住六年。欧某曾在求助信息中自述,“房子新建的证明早已经办下来,有人不让盖,挖掘机一开工就往车前站着,天天嚷着要打人”。他曾公开表达,“多次向多级部门求助无果”,原因是“个别干部为了个人利益,不作为,充当保护伞,叫人来打砸,阻止我建房”。

 

 

福建是什么地方,夏天是什么天气,一家老小六年住在临时搭建的雨棚里是什么感受,地方政府这六年在哪里?六年盖不起一栋办了合法手续的民房,当地的基层官员在干什么?如今死人了,跑出来发布悬赏通告,真的是该作为的时不作为、不该作为时乱作为。

 

两家有纠纷的时候,镇政府6年无法化解,甚至可能是无动于衷,还可能是早就介入了,但正如媒体报道的“个别干部为了个人利益不作为充当保护伞”偏向一方,如今出了人命案,如果嫌疑人活着被抓到了,必定要痛陈过去六年全家所受的非人待遇,当地镇政府的有些基层官员肯定不希望出现这种情况,自然盼着嫌疑人死了不能再开口说话一了百了。

 

说到这里,当地镇政府为什么会发布“发现活人赏2万发现尸体赏5万”这种盼着嫌疑人死的通告就不难理解了吧。

不过,就在我写这篇文章之前,平海镇政府删掉了这则不同寻常的悬赏通告,但大家心里心里的疑问应该都还在吧:这个平海镇政府还是当地人民的政府吗?

 

虽然他们自称为“平海镇人民政府”,但本文全文称他们为“平海镇政府”。

 

 

 

老褚记

2021年10月14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