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某中的妻子涉嫌包庇,莆田公安不该不知情!

今天微博的热搜第一,是关于莆田杀人案欧某中的信息。在这则热搜的博文上,有一张公安局的刑事通知单,上面说,欧某中的妻子欧某香因为涉嫌包庇被指定居所监视。包庇罪,基本是要判实刑的,在我接触的诸多杀人案包庇罪,少则两年,多则三年。一个小伙杀人,我也亲眼见证了他父母都被抓进去判刑的经历。基本杀人案包庇者,也都是至亲。我们都知道,欧某中在逃亡8天后,在警方追捕的过程中,在山洞里自杀了。这个通报出来后,一个老先生特别从徐汇赶到我这里与我探讨,七八十岁的老爷子,走路都颤颤巍巍,之所以对这件事如此关注,是因为欧某中的家乡,也曾是他生存过的土地,且当年他之所以离开家乡,其实身上也发生了一些很不好的遭遇。老先生拿着手机,指着通报,问我信息是不是真的。我对他说,警情通报基本没人敢造假的,应该是真的。老先生听完后,呆滞了足足有一分多钟,才开口叹息说,不该自杀,民意对他报以同情,法院也不可能会判他死刑的!我说,也未必,已经过去了,咱们不说了!老先生说,怎么就过去了呢,这是一种现象,他杀人是一码事,但这种现象又是另一码事,这种农村的现象如果存在,还得有多少人受委屈。当地管事的,不能因为杀人的自杀了,这件事就翻页过去了。这是不对的。我沉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我真的回答不上来。因为,我更不知道,当地的官方,是不是能因为欧某中这件惨案,对待农村的住房问题,可以做到足够的重视。这也是为什么欧某中的家属登顶热搜,我看到后,又忍不住要再写一篇文章的缘由所在。我为什么写,是因为在凤凰网的博文中,我看到了如下一段话,记者求证莆田公安,询问欧某中的亲属包庇罪是否真实,莆田公安的回应则是“未听说且不知情!”怎么说。笔者想说的是。如此一件在全国引起舆论海啸的惨案,莆田公安不该不知情。不知情代表着没有引起重视,没有重视,就不会引起反思。而犯罪学最不可忽略的便是犯罪的必备因素,一起影响力,伤害性极大的案件如果都不能做到全程追踪了解,深挖细节,那么还有什么样的案件能够引起重视?而从莆田公安的不知情态度来看,莆田当地的态度其实也已经显现。小仙游发生的事情,就让小仙游自己解决。那么,笔者想问的一句其实是,莆田当地的管事者能否保证,欧某中的现象只是发生在仙游,莆田辖内其他的地区是否也有着欧某中这种人的存在?不仅是莆田,而是全国各地。我觉得这件事,背后的原因,犯罪契机,都应该值得深挖探讨。就好比,澎湃才报道的一则新闻,河北平山县男子王志伟在1990年时经村委会及县乡两级政府批准,获得167平方米的宅基地,但在建房过程中,屡次被邻居王平平阻拦,至今未能建成房屋。与欧某中同样,这个问题也是乡、村干部多次调解无果。村干部甚至说:“我们也没有执法权,只能调解,调解人家不听的话,只能看他们能不能通过打官司解决。”村干部还坦言说:即便打了官司,但执行起来也是问题。那么问题又该如何解决?是谁造就了这份矛盾?知名律师王才亮先生发博说,欧某中前妻姐姐的两个儿子,女儿也因涉嫌“散布谣言”被查!那么,这件事又是否属实?如果一切都属实。那么笔者想说的是。欧某中的妻子涉嫌包庇,那么她是触犯了法律的哪一项条款?这一块应该给予关注该事件的国民们一个透明;两个儿子和女儿涉嫌“散布谣言”,究竟是散步的哪方面的谣言,这一块也应该给予一个透明。最后,事件本质的毒素才是最需要解决的,而非绕过本质的毒素,去解决将本质放出来的人。如此,治标不治本啊。等有一天都收拾干净,没有人敢把这个毒素说出来,连你们自己也觉得其乐融融时,很可能中毒已深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