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揭联想戳穿美国消灭国企改变中国社会制度的阴谋

司马南揭联想是有深刻的国际背景的。

司马南发布揭批联想六个视频的时候,正是中美元首视频会谈的时候。

中美元首视频会谈是中美和国际大事件。拜登讲了什么话,中国有通稿。其中最要害的是两句话:美国无意改变中国社会制度。坚持一个中国的政策,不支持“台独”。

此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也说,美国试图改变中国社会制度是个错误,失败了。

但是白宫的报道就加了私货。其中,白宫加了这么一段话,说拜登说中美对话要坦诚,拜登还列出了几个双方分岐之处,包括中国侵犯人权、台湾问题,以及中国对其国有工业的支持。

美国还是要改变中国的社会制度。

国有工业被拜登与人权和台湾问题并列,可见美国对中国国有企业的重视。人权是意识形态,台湾问题已经是直接的军事冲突,国有企业就是所谓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美国认为中国的国有企业不符合市场经济,必须改革掉。

美国已经关注到中国有关会议和决议,“坚定不移“”支持国有企业和国有经济,国有企业和国有经济是主体。而司马南关于联想国有资产流失的六期视频在中国引发强烈关注和热烈讨论,相信美国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因此白宫在新闻发布会上就说拜登讲到了中国对支持国有工业的分岐。

美国的情报还是很敏感的,能捕捉到具体的情报。比如,2019年武汉方方的封城日记,就被 美国快速拿来作为攻击中国防控病毒的武器,不但在国外用英文出版方方日记,还在2020年的中国“五四”把方方评为美国英雄。

最近中国恒大2万亿债务爆雷,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亲自过问,要求中国妥善处理。表达了对中国房地产的关注和支持。

这就让人有些不解,美国不是关注中国的5G、智能化等高科技吗,要卡中国的脖子,怎么关注起了中国的房地产?

其实推动中国的房地产也是美国扼制中国高科技的计划之一。企业都去搞赚快钱赚大钱的房地产了,就没人像华为那样傻乎乎一根筋地搞高科技了。美国就高枕无忧,没有了竞争者,继续高科技霸权。

推动和保护恒大与封杀华为是一种策略的两面刀。

消灭中国国有企业是美国一直以来的政策。

美国制裁的中国企业,美国都说是国有企业,是国有高科技企业。这些企业发展高科技,对美国形成了产业竞争,危及美国国家安全。刚刚又对中国12家企业进行制裁,说这些企业帮助中国发展军工,威胁美国安全。

10月美国贸易代表载琪发表演讲,就再一次讲到中国的国有企业对美国产业形成了不公平竞争,中国必须改革。指责中国不遵守全球贸易规范,坚持以国家为中心的经济模式和经济体系,削弱了美国人和世界各地其他人民的成功。说美国继续对中国以国家为中心和非市场的贸易做法表示严重关切。

自从特朗普发动对华贸易战以来,美国政要就说,中美关系要实现正常化,中国必须放弃高科技,还要继续改革开放。他们所说的改革开放,就是改变中国制度,消灭国有企业,实现自由经济市场化。

这也是美国几十年来做的事情,为中国和苏联设计的市场经济改革入径和方案就是这样。他们为苏联设计了“休克疗法”的国有企业彻底私有化方案,再加上苏联党的修正主义路线形成了苏联党的特权阶层脱离人民群众,又失去执政的经济基础,导致资本寡头横行,前苏联轰然倒塌,与美国最强大的竞争对手倒掉了,美国的世界霸权更加牢固。这就是美国要中国改革开放的阴谋所在。

最开始的时候,他们说国家要富起来,就要实行美国那样的市场化经济,就要改革掉中国的计划经济公有制和国有企业。他们说计划经济会配置错资源,会给经济带来灾难。国有企业机制不活,没有活力。私有企业才有活力。

我们进行市场化改革和改革国有企业的时候,也是这样的。说国有企业是大锅饭,不能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说工人端的是铁饭碗,农村实行集体经济,工人农民没有积极性,因此必须改革。

可是美国后来的说法就不一样了。中国加入WTO15年,美国西方国家却不按规则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他们的理由就是中国还有大量国有企业,对美国和西方经济带来了不公平竞争。

当时,老徐(微信公众号:易经实修)就提出一个疑问,中国的国有企业体制僵化、机制不活,半死不活,不是美国和西方国家最愿意看到的吗?怎么就给美国企业带来了不公平竞争?

当特朗普封杀华为的时候,大家就疑问,美国制裁中国国有企业,是不符合市场规范,华为是民营企业,美国为什么要要封杀制裁?

美国就说,华为是国有企业,任正非是共产党员,还当过兵,华为是国有军工企业。

现在就明白,美国要消灭中国的国有企业,要改革中国的计划经济,并不是体制僵化、没有活力。恰恰 相反,中国的计划经济和国有企业有相当大的竞争力和活力,推动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崛起,让美国感受到了竞争压力和威胁。因此就要求中国按照美国的规范进行改革开放,放弃独立自主的路线,改革计划经济和国有企业。

不久前,欧洲议会就明确要求中国放弃科技产业的独立自主,完全开放市场。

通过对以上事实的梳理,我们差不多就理解了司马南揭批联想引发的主题,就是国有企业改革问题。

而改制后的联想,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的买办行径,也是被国人反感的地方。

国企为什么要改革?怎样改革?改革是对的,什么事物都要改革,国有企业就是新中国改革的产物。以前没有国有企业,建立国有企业就是改革。而私有化从来就存在,国有企业私有化就不是改革。国有企业也可以私有化,但要越改越大,越改越强。不能改倒了,改没了,改小了。改没了,改倒了,改小了,改革就是失败的。

到底应该怎么办?

想起了毛主席以前给我们讲的话: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

这道理讲的简要明了。美国要我们按他们的意愿消灭国有企业,我们当然要发展民营和个体企业,当然也要做大做强国有企业。

司马南和大家注意,美国的女秘书来了,胡锡进也来了。特朗普发动对华贸易战,胡锡进就说,担心中国被“逼左”,又回到计划经济和国有企业的老路。

果然,司马南就来了,揭批联想,要查国有资产流失,保卫国有企业和国有资产,也是保卫中国社会主义制度。

文:徐明天

1 thought on “司马南揭联想戳穿美国消灭国企改变中国社会制度的阴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