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只知大势将至,却不知未来已来

钱塘江大潮时,有段视频网上走红。

视频中的人们,江边观潮,前一秒还在拍照嬉闹,下一秒就遇浊浪如山,只得尖叫逃跑。

 

这和我们将要面临的人工智能浪潮何其相似。我们极有可能低估了新时代的力量,以及新时代到来的速度。

 

过去,AI封存在科幻电影中的未来。阿尔法狗亮相后,AI等候在“不久的将来”。直到生活中的AI痕迹越来越多,我们才明白AI已在“明天”,甚至“今天”。

 

我们只知大势将至,却不知未来已来。

 

演唱会开场之际,万人体育馆低语喧嚣;郭德纲尚未出场,小茶馆内杯盘作响;炎热的夏夜,乌云蓄势了整个黄昏。人人皆等雨来,只有少数人,看到云中缭绕的电光。

 

我们正处于一个躁动的调试时刻,人工智能正在调试自己的神魂和硬件,以待全面登场。

 

在谷歌、在亚马逊、在阿里和百度、在各领域大大小小公司内,无数工程师正在从不同维度,完善人工智能的神魂。

 

他们的做法,其实和传说中苗疆养蛊相似。

 

养蛊人寻多种毒虫,投入陶罐,择日深埋土下,最后罐中胜者成圣,以血肉定期供养。

 

对AI而言,它所需打败的对手,便是各类训练用AI,而它所放养的陶罐,则是整个互联网。

AI游走在巨大陶罐内,观察人类,并日夜不息地迭代进化。

 

对于那些拥有海量用户的互联网巨头而言,我们正充当着他们训练AI的人肉样本。

 

医疗AI正在识别龙飞凤舞的病历报告,驾驶AI正在模拟复杂多变的突发状况。

写作AI早已看完了金庸全集,并已经能流利写出郭靖和杨康的打斗。当然,它尚需学习人类的文学喜好,明白哪类句子在感觉上更好。

页码: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