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撕裂与文明大冲突:下一个十年的世界大势预测

 

08

政治稳定

 

未来十年跟过去时十年相比,各国政治稳定都是很困难的,维持成本会变高。过去十年,大家应该有印象,是非西方困难一点,不太稳定,像中东欧就有颜色革命,阿拉伯有阿拉伯之春。未来十年,我觉得西方东方都很困难。西方现在有一个问题,就是主流分化,民粹和精英在分化,精英原来主导各种资源,但是现在从特朗普现象、英国脱欧可以看出西方内部出现了民粹和精英的矛盾,还出现了左右更极端化的矛盾。

去年美国选出了地产商总统特朗普,但是请大家注意,还有人值得重视,就是左派这边,民主党桑德斯,他左右线拉得挺开的。另外,实业集团和虚拟经济集团的矛盾会上升,特朗普其实代表实业集团,他对虚拟经济是有点怀疑,过去十几年都是虚拟经济主导美国。

 

所以至少这三个矛盾从去年的英国、美国、欧洲选举当中可以看出来,民粹与精英,左与右,实业与虚拟经济的三大矛盾,结论就是西方的主流在分化,这会导致西方政治不稳定。因为多党民主有个前提,就是主流非常的坚强,然后再分成不同派系,这个时候玩多党民主可以斗而不破,可是一旦主流没了,多党民主就是对战了。

非西方过去十年不稳定,未来十年还是不稳定,因为非西方的发展中国家多,很多国家都在城市化,城市化本身会带来政治上的冲突,原来都是在农村,人群挺分散的,不太容易组织起来,会有刑事犯罪,但是政治运动很难搞。但是,到了城里面,人的政治觉悟会上升,要求会提高,组织能力也会加大。城市化和现代化是必要的一步,但是从政治角度来讲,会带来问题。

而且,现在所有新兴国家都面临中产阶级这个问题。城市化、中产阶级扩大、教育普及这都是现代化必须做的,但是它都有政治上的压力。另外还有网络的影响,网络会带来两个世界,一个现实世界,一个虚拟世界。在虚拟世界中有很好玩的东西,但有很极端的东西,很多人平时生活中很温和,上网后跟变了个人似的,变得神经兮兮,非常极端化。

 

非西方的很多国家都在城市化,也带来政治问题。原来人都是在农村,不太容易组织起来的,政治运动很难搞。城市化以后,人的政治觉悟上升,要求也提高,组织能力也会加强,带来社会与问题。现在所有新兴国家都面临这个问题。

 

09

文明冲突

 

还有就是文明冲突。这个文明冲突,叫做诸神的战争。而且,内部文明冲突和外部文明冲突交织。它是以利益为基础,但是超越利益。如果我们俩处于同一个文明,我们的矛盾主要是现实利益矛盾。如果我们是不同的神,那除了现实利益冲突,还有神的冲突了。

如果只是利益冲突,大家还可以算,然后调配,好解决。要是引入诸神战争,这个就挺麻烦的。

文明冲突就是诸神的战争,它以利益为基础,但是超越利益。那么未来十年来就是在内部文明冲突和外部文明冲突中交织进行。内部文明冲突主要体现在欧洲。欧洲难民越来越多,难民中穆斯林比例大,会引起欧洲主流社会反弹。美国也会有,但可控,欧洲问题非常严重。美国也会有,但是它可控。

外部文明冲突主要在两个地方:一个是西方世界与伊斯兰、,另一个就是印度与伊斯兰。

 

10

非传统问题

 

未来十年,非传统安全问题会更加严峻。社会思潮的分化会比过去更厉害。移民难民问题会更严重,再加上三种势力: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分裂主义,非传统安全挑战甚大。未来,如果从中国做起,能实现低碳增长,控制气候变化就很有希望。

 

咱们中国公知有一个弱点,就是他眼中的人类就是西方。其实他们是种族主义者,他们讲“中国与世界”,这个世界就是西方。其实那么中国和其他非西方国家,占据人类的一多半。以后思潮会变得挺分裂的,坦白讲,这两套普世价值谁也说服不了谁。

 

我现在年纪大了,年轻的时候我相信辩论可以解决问题,现在发现辩论根本不解决问题。一个人形成自己价值观以后,死倔死倔的,根本就不会改,辩到后来就是伤和气,你想说服对方根本说服不了。你知道人在什么情况下会变吗?就是他做事失败了,你的说法才有影响,否则光跟他讲道理一点用都没有。

未来十年我们人类解决气候、控制气候变化还是挺关键的。如果我们共同努力能够实现经济增长,同时又能控制碳排放,如果能做到这点,那么未来控制气候变化就很有希望了。但如果做得不好,那以后可能这个问题会变得非常严重。

 

以上就是我对未来世界十个方面的预测,非常粗糙、非常个人化的预测。我提出来之后就有一个讨论的靶子,大家可以在这个基础上去细化去校正。我跟大家的意见分享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页码: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