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万人民币,史上移民美国成本最低的事,被我做到了(详解全过程)

 

◎智谷趋势| 黄永明

01

 

我很庆幸自己没有读上博士。

 

我学历不高,大学本科毕业就参加工作了。自认为是个不擅长考试的人,没上过什么好学校,大学也是个不知名的二本,现在叫西安工程大学。有些人是擅长读书考试的那种,我不属于这种人。

 

但是我很喜欢科学,我喜欢了解科学的新知,那是一种很刺激的体验。从高中开始就痴迷天文,后来写了很多相关的文章。前几年,我开始对神经科学产生兴趣,偏行为的方向。

 

2012年,我联系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一位神经科学家,问他愿不愿意收我做博士生。我不是为了去读一个学位,我单纯地就是想满足自己的兴趣。另外一层考虑,其实想要到美国去,因为这是全世界科学最发达的国家。

 

教授说,我没有太多的经费,你来了可能会比较苦,你如果找其他经费充足的实验室会好一些。但是我不在乎,因为全世界只有这位教授在研究那个方向——神经科学与魔术的结合。这两者都是我的兴趣,太难得了。

 

教授说,好,既然这样,那你来吧。然后我就去考了GRE和托福,准备了各种申请材料,向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正式提交了申请。

 

我为了学习实验技术,还专程从北京到南京,在南京大学医药生物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当学生。与此同时,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一直在考虑我的申请。

 

中间我询问过他们一次,他们说,有些申请人已经被拒绝了,有些申请人还在考虑中。我属于还在考虑中的那部分。他们一直考虑到最后,我在2013年春天的某一天收到了拒绝通知。

 

失落了好一阵子。我从1999年喜欢上天文,2002年开始发表科普文章,我写过大量美国科学家做出的进展,但是我没有在美国生活过,没有在世界的科学中心待过,这是让我感到遗憾的一件事。

 

有一天,我很偶然地看到日本魔术师Cyril Takayama在一篇访谈中说“Everything happens for a reason”。突然间我就被治愈了。

 

Cyril在十几岁时曾经穷困潦倒,不得不到酒吧表演魔术挣点小费为生。但这段经历成为他后来成为魔术大师的基石。我想,everything happens for a reason,现在被拒绝了,不见得是件坏事,也许命运另有安排。

 

我在南京度过了有气象记录以来最热的夏天,然后回到北京,放下了读博的想法,放下了去美国的心思,开始将注意力放在魔术上。我和小伙伴合作搞了一台魔术秀,在北京西四环外的一家剧场演了一年半的时间。

 

02

 

我出生于1982年,有人说我们这一代人赶上了三个时代的红利:考大学的时候赶上了扩招,原本上不了大学的人考入大学;毕业的时候赶上互联网浪潮的开端,此时进了互联网企业的人后来都是中层以上;大学刚毕业的时候房价还很低,买了房后面就发达了。

 

我觉得自己是比较幸运的,大学一毕业就进了一家中直系统的事业单位,我的户口由此进了北京。那是在2005年,我赶上了末班车。如果那一年我的户口没有进北京,后面就再也进不来了。因为从2006年起,北京要求硕士学历才能进京。而2007年则进一步要求硕士学历且热门专业。

 

页码: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