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传志:社会对企业家的三种“差评”,我有话要说

第一是未来科技创新的优势。刚才讲到了发展是靠创新引领的,那么这里面现在有几条路,首先是智能互联网,包括人工智能和互联网的连接、生物工程和互联网的连接肯定是重要的一条;另外能源的变革,可能也是一条路,这个方面我都没有参与其中,我能够感觉得到的,智能互联网的发展必定是重要的一条路。从个人电脑开始以后,到今天移动互联网的硬软件的能力,中国毫无疑问已经是在世界前端的位置,这个对我们后边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后边怎么变成智能互联网方面,再比如像工业系统的控制,像部件级技术,比如像传感器技术等等,可能还有跟国外差得很远的地方,但是相信我们能够通过技术创新形成成果,再变成生产力,是能够做到的。

 

为什么能做到呢?这就是第二点,今天的中国企业家,已经懂得怎么把科技成果变成产品,这个其实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在咱们国家,以前是科研院所归科研院所,工厂归工厂,是分开的。经过了三十多年,我们认识到,科技成果变成产品,变成生产力,变成钱必须是在企业里面实现的,在学校,在科研单位是实现不了的,为什么呢?因为在这个从科研成果转化为最终产品的过程中,科研本身只是诸多环节中的一个环节,你得有钱有资金吧?你得懂得采购吧?实验室成果变成大面积生产,要形成供应链吧?你要能够有销售能力吧?你还要知道客户在哪儿,你还要有服务能力,而且还要有反馈能力,这些东西的火候掌握其实是要靠企业家去掌握的。如果企业家掌握不好这些东西,科技成果就变不成生产力。联想为什么要搞一个“联想之星”呢?就是因为我是从中国科学院出来的,我知道在科学院有很多好的科技成果,就是不知道怎么产业化、怎么推广,拖来拖去就过时了,就被别人超过去了。而在美国的机制就比较成熟,科学家本身非常愿意通过和企业的人合作去发展,他就能够推出产品。有些中国科学家又想当院士,还又想把产品推出去,两边都挂着,还想当CEO,这事他就不好做了。所以这个环节其实中国的企业家是非常重要的。现在可能更强调的是科研成果转移,转移是很重要的,但是在这个快速变化的行业里,一个企业要只等大学、科学院的成果转移出来,再去应付市场,华为能行吗?联想能行吗?根本都不可能,自己必须同时有一支坚实的研发队伍,这个研发队伍甚至要分成几个梯队,这些东西都应该是在企业里边实现,我觉得中国企业家是能懂得这个的,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条。

 

另外一个问题是科技成果,也就是科技创新怎么实现?一个小企业,或者说几个有科学成果的科学家或者有能力的人,他们怎么能拿到钱,怎么能有创业的氛围,怎么能够把他和风险投资或者天使投资结合起来,这是一个关口。中关村最近这些年有突飞猛进的进步,就是因为钱来了,这个氛围形成了,这个氛围确实是政府的大力引领之下形成的氛围。但是这些小企业,他有很多选择,有的是小企业最后做成了大企业,像今天BAT三家基本都是这样,靠自己的研发成果,最后自己变成了大企业,像联想曾经投资的科大讯飞,是一个典型的科学家群体,但是本身又是个很好的企业管理者,最后把它变成了世界一流的一个企业,是自己做大的。还有一种就是科技成果形成以后,一个小企业创业到一定程度,并入到大企业里边去,运用大企业的经济实力和更为全方位的能力,把这个科研成果推出去。

 

 

第三条,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条,就是今天中国优秀的大企业的领军人物已经有了能够跨行业、跨地区、跨时空的眼光和经济实力,也就是他的战略布局能力。跨行业、跨地域这就不用说了,所谓跨时空是什么意思呢?这就是说过去我在做企业的时候,因为钱少,所以非常注意火候到不到,就是市场成熟到什么程度,决定了我往外推不推这个成果。如果市场还没到这个程度,那就要有个预热教育市场的过程,你不能大批的出产品,要不然的话钱就压在那儿了。而现在呢,由于企业家成熟了,资金丰厚了,所以可以提前布点。也许现在看有的东西有用,有的东西可能根本没用,没用我也做了,在那儿等着呢,到了那个火候,它可能就会连起来,这就是眼光吧。你说我们眼光有没有不足的时候?早年BAT三家,百度、腾讯、阿里都曾经和我们的谈过投资,但我们一家都没看,一个是当时经济实力还不足够,一个确确实实当时的眼光也不够。那谁投了呢?你看钱都被孙正义挣去了,被日本人挣去了,被美国人挣去了,那是为什么?是咱们的眼光不够。但是时代走到了今天,情况已经不会那样了。我觉得现在中国大企业的领军人物已经有了这种跨时空的战略布局能力,现在看这些互联网企业确实当资金实力雄厚的时候,前瞻性的布点等等非常重要,说明我们的企业家们是能够正确地对待这个历史机遇的。

 

04

国家要支持企业家走出去

借助这个机遇,国家还是要支持企业家要走出去,要国际化,要用好国际资源。用好国际资源有两个方面:

 

 

第一就是优势互补,这儿我就举一个例子,就是联想集团(Lenovo),在并购IBM PC以前,营业额是30亿美元,今天的营业额是430亿美元,这就是国际市场跟中国优势结合的结果。

 

第二,我想着重想讲的,就是我们应该利用国际资源来改善中国的生态环境。联想控股战略投资的领域之一是现代农业与食品,在这方面确实给了我一些启发。我们的企业在中国种植水果的时候,对土地进行了大面积的调查,中国的土地的平均有机质含量大概占多少呢?0.2%。褚时健老先生种褚橙,好好的把土地保养了七八年,大概提高到了6%,而我们在智利合作的几个农场,最差的一块土地大概有机质质也能到12%,有的甚至高到20%。这样一对比,才知道我们这几十年来,不断的向土地要产量,拼命的施加化肥,再加上生态环境的破坏等等,土地已经贫瘠到了这个程度。那么,现在我们中国有了一定的经济实力,国外又在这方面有富余的时候,我们为什么不用国外的资源来改善我们的环境,比如说像某些我们稀缺的资源我们进口,土地让它去轮休轮种,让土地休息,配上有关的菌种,让土地的腐殖质能增加。这个东西需要顶层设计,比如城镇化,让农民大规模的集中以后,少量的农民在土地上耕作,其他的农民去做别的工作。这个当然是国家层面考虑的东西,通过这种做法我相信,慢慢地通过我们的资金实力,通过我们其他的能力来用国外的资源改善我们的环境。不能我们把事做好了,就说破坏了资源,今天当有能力改善资源的时候,又不让钱出去,大幅提高关税不让人家的东西进来,这就是两头都做得都不合适了。所以我觉得,希望政府层面在顶层设计上有更多考虑。

 

页码: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