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什么会勤劳而不富裕?

 

有对冲风险保障的,有承担风险博资产泡沫的。通过资产配置的攻守兼备达到整体收益最佳——前提是有一定规模,需要临界点前的低回报漫长积累。

资产性收入属于指数增长还基于以下原理:财富越多,声望就越高,接触的信息面就越广,获取财富的机会也就越大,以致有人形容为“赢家通吃”。

 

资产的收益还体现着明显的正反馈机制,每一次收益都能立马得到响应,并为下一步的更大收益提供动力,如此往复,循环不止,比如复利。

钱会让人越来越聪明,反过来聪明的人也会把钱的效应发挥极致,这本身也是一个芝麻开花节节高的正反馈,也因为资产收益的指数增长,造成的后果就是钱越来越聚集,表现出来就是贫富分化——穷人多是获取劳动性收入的人。

04

突破对数增长瓶颈,实现指数增长飞跃

通过以上分析,对数增长和指数增长是相互排斥的么?劳动性收入和资产性收入就互不两立么?当然不是,二者在一定情况下是可以交替循环的。

上图显示的就是对数函数和指数函数的交替循环,也是财富增长的最理想状态:初始享受高收益的对数增长,等稍停片刻蓄积能量后实现指数增长,稍后再遇到发展瓶颈,经过调整后又一次爆发。

所以勤劳在特定情况下可以致富,进入一个有前景的行业,选择一个可以技术/经验/人脉积累的岗位,自己勤奋努力加上好运气,可以晋升甚至成为高级经理人从而突破瓶颈天花板实现指数增长,此外一些做销售的人群同样也有突破对数增长实现指数飞跃的机会。

 

随着越来越多公司合伙人制的推行,有技术/勤努力的员工同样会有期权、股权的分配激励,这都给突破对数增长瓶颈提供了条件。

资产收益的增长整体上、长期看是指数增长的,但期间也会有小的波澜。

 

当资产扩大到较大的规模,因人员/技术/信息/操作等方面的不匹配也会让资产收益稍受影响,如很多公募基金偶尔会发布某只基金暂停申购的声明,就是单只基金并非越大越好,超出其管理瓶颈时会影响其收益,待管理限制调整到位时又可以扩大规模了,但财富长期指数增长的趋势是不变的。

页码: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