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超发也不能全赖央行

 

遗憾的是,这些论断非常片面。即便抛开土地财政依赖、建设用地供给政策错配、股票市场制度不完善等结构性因素不谈,仅仅认为货币存量高是央行“印”出来的这一命题本身也是错误的,是对货币创造过程的无知。

 

关于中国M2/GDP比值为什么偏高,已有大量的讨论,本文不具体展开;本文想要重点阐述的是,高货币存量是否是央行之错?在现代经济中,货币创造是由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共同进行的。

 

在很多情况下,“发”货币、“放”水、以及所谓的“印钱”,更多地是商业银行信用创造的结果,既非央行有意主动为之,也非央行能够完全控制。01

货币创造过程好比“蒸馒头”打个比方,中央银行的基础货币好比是酵母;最后馒头能蒸多大,一方面跟放多少酵母有关系,另一方面还取决于水面比例、温度、空气含量等其他因素——在经济繁荣期,商业银行信用创造很活跃,即便中央银行放很少的酵母,馒头也可以发酵地很大;

 

在经济萧条期,商业银行信用创造能力受到压抑,即便中央银行放很多的酵母,馒头可能还是发不起来。

 

2015年底以来,M1增速显著高于M2增速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实体经济不景气时信用环境变差,原先很多以民间信用、应收应付款为媒介的交易环节现在必须由现金来进行。从酵母到馒头的过程,在经济学学理上就是货币乘数发挥作用的过程。基础货币和货币乘数共同决定了货币存量。

 

但货币乘数只是一个抽象概念,是理论上对商业银行货币创造过程高度抽象的概括。

页码: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