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超发也不能全赖央行

但实际经济中的货币创造过程绝非机器印刷那么简单——这些纸币不会凭空进入企业和家庭的口袋,而是首先通过购买国债的方式先到了政府手中,然后再进一步流转到经济中的其他主体。

 

在正常情况下,现代国家都有一套约束机制来限制政府的发债行为。

 

例如,欧盟“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规定的3%赤字率就是国际上较为公认的一条红线;

 

尽管这一红线只是外交谈判妥协的结果,缺乏严格的理论和实证基础,因而并不是绝对的。02

央行难以决定货币的流向中央银行在货币创造过程中还有一个局限之处——对于货币的流向无能为力。货币的流向更多地是由商业银行根据经济和金融体系中的现实情况通过市场“看不见的手”来分配的。尽管中央银行近年来采取了“结构性货币政策”以试图调控货币流向,例如差别化存款准备金率、定向利率优惠、定向中期借贷便利(MLF)等。

 

但是,即便这些定向的结构性政策的确能发挥一定的作用;不过与市场的力量相比,结构性货币政策的效果极为有限。面对2015年大量货币流向股票市场,以及2016年大量货币流向一二线房地产市场这样的情况,即便央行希望抑制资金“脱实向虚”,现实中也往往心有余而力不足。

 

如果用力过猛踩刹车,采取加息、提高准备金率、限制贷款等措施,难免会误伤其他经济部门,对实体经济造成负面冲击。

 

页码: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