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产,是谁偷走了你的多巴胺?

 

中年危机似乎是中产阶级逃不过去的一个劫。

 

一方面是对得到的麻木。我跟长腿有一阵经常一起交流买买买,互相给对方种草。但是没多久就腻了。我说我早些年买个大牌手袋,恨不能抱在被窝里一起睡觉,如今买了什么新的包试背两下,就扔在了一边落灰。她说我几个月前买了一只芬迪的毛球,如今一次都没有拿出来过。

 

当初的小确幸,如今已唾手可得,当年定的大目标,至今却仍未实现。人生缺少燃点,越来越难分泌多巴胺。过去为生存为梦想,甚至为一个喜欢的包包而奋斗,如今的努力更像是出于惯性,人生就是被开了发令枪的马拉松,跑着跑着,就忘了当初是为什么出发。

 

一方面是对失去的恐慌。中产阶级的人生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每上一步都难如登天,跌回谷底却只是一夕之间。我的一个咨询者前两年创业失利了,巅峰时候,他的公司估值三千万,有两百多员工,仿佛上市都近在眼前。

 

可是资本寒冬说来就来,公司再也经营不下去了,两百个员工他还来不及认全,就要把他们全部遣散。早上见面还互相打招呼的人,下午就要离开了。有一个孕妇被遣散后再也找不到其他工作,从此离开了北京。

 

“我觉得是我掐碎了她的梦想。”

 

页码: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