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产,是谁偷走了你的多巴胺?

他的语气特别平淡,可你能感受到这中间藏着怎样的惊心动魄,大起大落。

 

我有几个做公众号的朋友,他们最爱问的问题就是:你说微信红利期还有多久?万一哪天不行了怎么办?

 

所以中产阶级是最渴望被认同的人群。朋友圈今天一个月薪两万如何过得优雅,明天一个月薪五万装逼指南。

 

微信刚刚推出朋友圈广告的时候,人们争相在宝马的广告下留言点赞甚至截图,甚至有人因为收到的推送是可乐而不是宝马郁闷好几天。生完孩子后,一个妈妈一直在给我安利某品牌上万一辆的童车,我说对于宝宝而言并没有太大差别,“可是对家长来说不一样啊,推个几百块的小车出门多寒酸,到私立医院打疫苗都掉价。”仿佛这辆小车里推的不是孩子,而是一个中产阶级全部的体面与尊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们个个都变成了演员,个个都演技精湛,我们早就忘了做自己,我们都在扮演自己。我们是完美主妇,模范丈夫,人前恭恭敬敬,人后战战兢兢。

 

除了焦虑、麻木和恐慌,人到中年,最现实的问题就是直面生与死。一个咨询者说,从去年一年到现在,他已经经历了四场葬礼,其中有一位,是他的父亲。同一年,他的儿子出生了。人生是一场轮转,我们就这样,毫无准备地,被推到了台前。

 

所以我们不敢生病,不敢休息,甚至不敢让自己犯任何错误,恨不能上天再借五百年,多长出三头六臂。我们的人生就像走进了珍珑棋局,事业有成家庭美满,看上去竟毫无破绽。

页码: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