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槿惠的大结局,小说家也写不出

于是,这些方式和模式被复制到国家治理中成为政治竞选中的一个重要砝码,但这也埋下了隐患。经济力量和资源的集中致使不法、不道德行为增加,少数家族和个人有更大的能力和更多资源去干预政治、影响舆论。

 

今天韩国出现总统朴槿惠亲信崔顺实的‘闺蜜门’事件并非偶然,不能仅用朴槿惠的个人能力、道德水准来解释,这实际是韩国政治体制的痼疾。” 吕超表示。

眼下,朴槿惠支持率一路下滑,公开道歉前夕其盖洛普民调支持率已降至25%,公开道歉后其下滑趋势更是一发而不可收拾,10月28日的盖洛普民调显示,朴槿惠的支持率再创新低,降至17%,不支持率则高达74%。而据韩国媒体与民调机构11月1日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朴槿惠的支持率已经跌至9.2%,这是其就任总统以来支持率首次跌破10%。

复旦大学朝鲜与韩国研究中心主任郑继永指出,眼下正值2017年总统大选前的热身阶段,如此好的主题没人愿意错过,在野党绝不可能轻易放过打击朴槿惠及新国家党的机会。

目前,韩国共同民主党、国民之党等在野党已纷纷将矛头直指朴槿惠,认为在此案中,朴槿惠拥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执政党新国家党的日子却是不好过,前有执政党党首李贞炫向朴槿惠建议实施“人员大换血”,后有近50名执政党议员要求“执政党领导层全部下台”。目前,包括发言人在内的部分执政党领导层人员也选择辞职,并要求朴槿惠的亲信、现执政党党首一起下台。

而在新国家党内部,其他被打压的派系也在趁此反击朴槿惠系,甚至在朴槿惠系内部,有些人长期保持“忠诚”却发现朴槿惠并不信任自己,干脆借机撇清关系,以保护自己的政治生命。

韩国庆熙大学教授李泽光表示,韩国国民对朴槿惠政府的最后一点信任消失殆尽,今后朴槿惠绝不可能获得大多数国民的支持。

“多年来,我承受了无数的出卖,简直就像是站在山崖的边缘岌岌可危。被曾经信赖的人背叛,让我看清了人类对于欲望和权力的执着……”

这是朴槿惠自传中的描述,历史如此相似,眼下朴槿惠又一次遭遇父亲朴正熙当年众叛亲离的局面,这一次会是什么结局呢?

 

 

 

 

延伸阅读

金泳三

页码: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