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崛起背后更本质的问题:自由主义终结了么?

 

智谷君语:

 

反全球化和精英主义的特朗普崛起了,于是有人惊呼:自由主义终结了!《人类简史》一书作者尤瓦尔·赫拉利认为:“到了21世纪,对于我们所面临的两个最大挑战:全球变暖和技术发展带来的颠覆作用,‘自由主义的故事’并不能提供很好的解决方案。”

特朗普的崛起意味着自由主义时代的终结吗?假如自由主义方案失灵,那么特朗普是更好的解决方案,还是全球性灾难的开始?理解特朗普现象,此文不可不读。

 

 

◎作者丨尤瓦尔·赫拉利(牛津大学历史学博士,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历史系教授,《人类简史》和《未来简史》作者)

◎翻译丨陶小路

◎来源丨东方历史评论( ohistory)已获授权

故事是人类思考问题的中心,而非事实、数字或者表格,故事越简单越好。对这个过去几十年在我们的世界处于统领位置的故事,我们可以称之为“自由主义的故事”。这个故事简单而有吸引力,但是现在,这个故事正在逐渐解体,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新的故事出现来填补它的位置,然而,唐纳德·特朗普出现了。

“自由主义的故事”告诉我们,只要我们让政治和经济制度实现自由化和全球化,我们便能够建造人间的天堂,或者至少能够给全世界人带来和平与繁荣。根据这个故事(乔治·W·布什和奥巴马对这个故事的接受程度存在些微的不同),人类必然会迈向一个拥有自由市场和民主政治的全球社会。

但是,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始,人们开始不再相信这个故事的主线。在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的第一个10年里,人们相信遵守游戏规则可以让他们的地位上升以及变得富裕;2008年以后,他们突然开始害怕自己被欺骗了,害怕这个系统并非对他们有利。

 

阿拉伯之春变成了“伊斯兰之冬”;莫斯科、安卡拉、耶路撒冷的威权政府一点点放弃了自由民主的价值观,转而拥护民族沙文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甚至生活在自由主义占据主流位置的西欧国家的人们都开始有了悔意。

 

如今,这股幻灭的浪潮正在涌向美国,而正是美国将这个“自由主义的故事”推行到了美国之外的许多地方,有时还是拿着枪推行。几十年来,那么多的承诺和保证令美国公民感到失望,幻想破灭后的他们可能会把特朗普选为总统,美国的精英们对此感到又惊又怕。

阿拉伯之春变成了“伊斯兰之冬”

为什么人们对“自由主义的故事”失去了信心?一种解释是,这个故事确实就是一个骗局,自由主义提供的解决方法只造成了暴力和贫困,并没有带来和平与繁荣。然而,这个解释是很容易被反驳的。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人类目前实际上生活在最和平、繁荣的时代,这点显而易见。到了21世纪初,历史上首次出现了以下现象:过度饮食造成的死亡人数超过了饥饿造成的死亡人数;老死的人数超过了流行病致死的人数;死于自杀的人数比战争、犯罪活动、恐怖主义造成的死亡人数加在一起还要多。

有关人们对“自由主义的故事”失去信心的另一种解释是,比较起过去的成就,人们更关心他们对未来的期望。如果你告诉他们,他们的祖先饱受饥荒、瘟疫和战争之苦,而他们却不用再受这些苦难,他们并不会珍惜自己现在的幸福生活;相反,他们会列举自己的债务、失望以及永远无法实现的梦想。

 

对于一个位于“锈带”(注:Rust Belt,指那些曾经历辉煌后陷入低迷的产业区,在美国主要指中西部一带的老工业区)的工厂的某个失业工人来说,他没有死于饥饿、霍乱或者第三次世界大战并不会给他带来什么安慰。

失业工人对他们的未来感到担心没有错。“自由主义的故事”和自由市场资本主义的逻辑鼓励人们对未来抱有宏大的期望。在20世纪后期,无论是在休斯顿、上海、伊斯坦布尔,还是在圣保罗,每一代人都获得了更好的教育、更优越的医疗服务,得到了比自己父母更多的实际收入。

 

页码: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