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国是ASML的“首选项”,中国市场是ASML“心之所向”。

WeChatQzoneFacebookTwitterEmailTelegramWhatsAppShare

中国是ASML的“首选项”;

中国市场是ASML“心之所向”。

荷兰芯片制造巨头阿斯麦(ASML)新任首席执行官克里斯托弗·富凯直言道。

4月24日,ASML,这家全球最大的光刻机公司正式换帅了。

ASML的“新舵手”

克里斯托弗·富凯,法国人,出生于1973年,物理学家,于2008年加入阿斯麦,16年来,先后担任该公司营销和管理等多个职位。

富凯是一位产品革命性改革的推动者,在他的带领下,阿斯麦推出了最先进的晶圆制造设备,推动运行极紫外线尖端机器计划,这些成果一度让ASML成为全球领先的光刻机NO.1。

2022年,升任副总裁兼首席商务官,成为前任CEO温宁克的得力助手。

“克里斯托弗·富凯是一位出色的继任者,这位法国人对公司和行业都了如指掌,对所有客户、员工和股东都非常熟悉,他知道如何与每一个人打交道的最有效方式。”ASML前CEO温宁克在给董事会的推荐信中如此写道。

 

为此,他的上任,被看作是公司突破性的选择。

突破性?如何突破?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克里斯托弗·富凯当然也不能免俗。

但你猜怎么着?

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法国人,一个欧洲企业家,一个跨国公司CEO,克里斯托弗·富凯上任后烧的第一把火,干的第一件事,不是关心产品的升级,也不是去关心股票的下滑,而首要关心的是如何处理与中国市场的关系。

为什么?

为了中国市场。

2023年,ASML在中国大陆市场的销售额达到80.1亿美元,同比增长157%,约占总营收的64%,由此看出,中国市场占据了ASML销量的半壁江山。

也就是说,阿斯麦公司一半的利润来源于中国市场。

然而,2024年,ASML业绩变脸,订单锐减,股价大跌。

据ASML最新发布的财报显示,公司第一季度销售额为56.7亿美元,同比下降22%;净利润为13.1美元,环比下降40%。

第一季度订单额为38.7亿美元,相较于2023年第四季度订单金额下降超过了三分之二。

股价大跌7.09%,市值蒸发超过272亿美元。

ASML的业绩为何塌方?

因为美国的管制禁令。

作为全球光刻机的扛把子,ASML在全球芯片领域举足轻重,而美国不断拉拢盟友打压中国,在芯片领域对华卡脖子。

去年9月,美国要求荷兰政府对ASML高端DUV光刻机进行出口管制,并于2024年1月1日起正式生效。

为何?

因为DUV可以实现7纳米到14纳米的制程节点,属于光刻机的主流技术,在中国拥有不少客户,比如华为、中芯等等。

美国一纸禁令就不让ASML向中国出口高端DUV光刻机。什么7纳米、9纳米……14纳米,ASML都别想卖给自己的第二大客户。

 

然而,这明明卡的是中国的脖子啊,怎么中国啥事没有,ASML倒呼吸困难了?

经ASML评估,美国的禁令将会影响该公司8亿到12亿美元的销售额。

美国国会老爷们动动嘴,抬抬手,起草一纸禁令,就让ASML蒙受上亿美元的损失,凭什么?

ASML的管理层对美国的管制禁令不满了,就在禁令刚刚出台不久,时任阿斯麦CEO的温宁克就表示,“完全孤立中国是没有希望的,这是在迫使他们变得更加优秀”,“试图通过出口管制孤立中国,实际上会削弱西方自己”。

 

相比起前任,这位新上任的ASML“新舵手”克里斯托弗·富凯,在反抗美国管制禁令方面显得更加激进。

他曾公开表示,“如果我们回到一个黑暗的角落并独立完成这一切的想法,很可能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概念”。

什么意思?

翻译成大白话就是:在半导体领域“脱钩断链”的代价极其高昂,取得成功的唯一途径是合作。

不得不说,富凯的言论,在扭曲的“政治正确”里,显得格外“人间清醒”。

ASML不傻,中国自主研发的光刻机正在高速追赶,华为麒麟9000s芯片、EFE-12光刻机的成功研发,中国实现了14纳米工艺节点的量产,并且正在加速向7纳米以下工艺节点进军。

中国半导体地位的提升将危及美国主导的半导体世界,中国芯片地位的提高将打破美国垄断的芯片产业链,这时候还玩“小院高墙”那一套,吃亏的只能是自己。

于是,ASML慌了、怕了、不安了,做梦都在想如何保住中国市场。

此时,如梦初醒的ASML意识到,要想保住中国市场,就要想方设法地绕开美国的管制禁令,摆脱阿美莉卡的控制。

怎么办?

离开荷兰,落地他国。

得知ASML要走,荷兰首相吕特简直要急疯了,一边亲自挂帅火速访华,一边制定名为“贝多芬计划”的挽留方案。

要知道,ASML可是欧洲市值最高的科技公司,全球最大的光刻机生产商,占据了80%的市场份额。

为了挽留这只会下金蛋的鸡,这位荷兰首相在访华期间,重申荷兰对于光刻机的出口管制不是针对特定国家,话里话外透露出的都是,中国市场对于我们太重要,真不能没有。

按照贝多芬计划,荷兰政府狂砸26亿美元,改善ASML公司的基础设施,以此挽留ASML。

对于荷兰政府的挽留,ASML只是轻描淡写地回应称,“我们需要做出的决定不是我们是否会留下来,而是我们将在哪里发展”。

显然,“贝多芬计划”并没有让ASML动心,因为ASML想离开的原因压根不是因为基础设施的落后,而是荷兰对美国唯命是从的态度,极大地限制了该公司在中国市场的业务拓展,挡了ASML的财路,阻碍了ASML的发展。

那么,这颗“荷兰皇冠上的明珠”,ASML准备搬去哪?

公司方面透露,已经把法国作为备选方案之一。

这次,ASML提拔一名法国人当“老大”,可见,落地法国的小心思,掩不住了。

因为,这位新任CEO的法国血统可能会在这场地缘政治风暴中为ASML提供更多帮助。

那么,ASML为何要迁往法国?

因为法国与荷兰不同,相较于荷兰的“唯命是从”,法国敢于对美国说“NO”,有更强的经济“自主性”,在法国跟中国做生意,不会像荷兰那样轻易受到美国的控制。

 

美帝,这次摁不住了!

ASML宁愿对抗荷兰政府,放弃公司总部,也要保住中国市场。

总而言之,都怪中国市场太香!

有理儿有面

WeChatQzoneFacebookTwitterEmailTelegramWhatsAppShare
标签: